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人生第一次得文學獎記事

知悉得獎已經有一段日子,只是當時並不知道排位。不過從開始就不奢望會得獎,就貪玩圖個參與,所以得優秀獎三百塊我就很開心了。是故就開心了那幾天,把領獎日期記下來後我就沒掛在心上了。中間偶爾當然也會跟朋友約略提起(畢竟也很得意在社交網站炫耀了幾下),但也就這樣而已。

得獎了

一直到幾個星期前另一個朋友博士生畢業典禮,在前往的中途跟另一位與會的朋友聊起。當時才頓悟有時候這一切好像不是理所當然的,我的意思不是在說我得獎的部分。我的意思是我們當初有約略算一下辦這樣的比賽,需要耗費的心力跟金錢(畢竟有獎金)。

結論是我們哇了幾下。

今天去領獎依然帶著「啊怎麼又要那麼早起」拿個三百塊去買太鼓達人就好的心態出門(我人森好像太偏差)。但抵達會場我首先見到的,在我意料之外已經是我祖父母輩的人先跟我打招呼。大會司儀在開場的時候那段感慨的講詞,說到了他們七八十的年紀,礙於沒有接班人還是得擔當起承辦比賽的責任我整個只得肅然起敬。

老人家們比我們青壯年的還熱血是可以的嗎?

真的不能不欽佩這些老校友們,對推動文學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的熱情。本地閱讀人口,素質到什麼程度,其實不用看別的地方,看網路文章甚至新聞報導的用字就可以略知一二。再回想我們就學時,文學是以什麼樣的形式出現在課程裡,其實就不難想像這種事兒並不是什麼優差。

因為臨時才決定紀錄,所以我錯過了大半比賽籌委陳慶地博士跟會長黃文華先生的致詞。不過從他們的致詞還是聽出了一點對未來寫作人的期待,跟期許這比賽可以為本地所謂中文文學圈子盡一點綿力。

就算不把他們年紀看在眼裡,這毅力還是很想讓我寫個服字。

雖然我字很醜啦。

後來評審們也有大約說一些事情,有部分描繪得很灰暗,有部分則很樂觀。不過前景的事情,我畢竟不是浸淫在其中的一份子所以聽過就好。但主評有句話我很喜歡,大意為文學如時間,雖然沙漏不再流行,但時間依然還在,而文學也以不同的面貌走入了更多人的生活。君不見社交媒體裡頭,出口成章的人比比皆是了嗎?

其實三位評審對於微型小說的標準和要求,都很類似。只是畢竟是以文學角度出發,說到審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眼光。不過肯定的是,尤其是追求文學素養的比賽,用字遣詞的能力,是致勝的關鍵之一。另一個大概就是題材的選擇,這次比賽的冠軍雖然格局相對小但卻仍然把散文化的故事與讀者共鳴。

評審的評語

至於我的部分(btw是優秀獎),我事後也沒去追問。故事取材之前一群少年半夜在高速公路騎腳車遭遇車禍的新聞。事後看到不同的言論,加上後來跟一些大人的討論,讓我有一種人們似乎遺忘了同理的能力。於是故事就從同理心的角度出發,再把意外事故拆解包裝到另一個虛構的小販身上,再透過食客的9up談話勾出主角最沉痛的記憶。

回頭看其實發現沒寫好寫滿的部分很多,部分是我依然不適應篇幅的關係,但另一邊的確功力有待深磨。我也是時候該多翻一下買了還沒看的一疊書,去細嚼別人怎麼用字。最後送上老師的評語,讓大家看看。至於詳文,因為我不曉得版權是在誰的手上,所以大概短期內就不把原文發過來這裡了。我想透過南大校友會應該可以買到一本集結本的。

(另外我深耕時期獲刊登的作品,也可以透過馬大中文系購買《馬華文學期刊》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