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Latest Post

傳單

疾跑的少年口裡咬了個麵包,埋頭往半反背裝得滿滿的背包里翻找什麼。由於沒注意也無暇看路,於是在餐廳前正撞上了準備去用餐的一家三口。顧不得這家子的責罵,他只是胡亂道歉就爬起來鑽進餐廳。

碰撞間還掉了張傳單。

是附近娛樂場所新張大吉的優惠通知。

媽媽看了一下,就皺起眉一臉不屑隨同大夥入內。

「不是說了不要加蝦子嗎?」

看來是換上了制服,但那沒塞好的白襯衫卻滿是皺摺痕跡。上錯湯的侍應少年低着頭,任憑食客指手劃腳謾罵也悶不吭聲。沒人留心他已面色慘白,身軀也開始不由自主顯得有些搖曳。

在對方罵得正興起時,他打了個呵欠。

食客見狀一怔,更難聽的謾罵很快又連珠炮似連射。

從旁觀察的媽媽,目睹後對兒子不經意說了句:

「那種人就是只顧玩樂,你呀明天第一天上班要好好幹!」

兒子此刻根本無暇注意,沒什麼比攤在桌上晚報上斗大標題和內文更有趣。是剛才路過報攤,僅看了標題就不假思索買下的。

頭條消息,是關於明日即將就職的公司。

眼前牛排煎得香脆,可放涼了也沒切掉多少塊。報導內容,事關該集團經重重篩選覓來十位新高階職員。但成為頭條,或與破天荒非全數為貴族後代有關。

「刀子不要去碰報紙!」

逐字指報上小字的牛排刀即時收回,兒子快埋到報紙上的臉只得抽離然後專心把剩下的食物吃掉。只是本來滿面春風,笑容滿面的臉染上了一片愁雲。

早上自己訪談的部分隻字未提。

少了可炫耀的部分。

唯一獲刊載的感言,不外乎都自名單里少數的公子哥。

少年小心翼翼又從廚房端出一碗湯,但腳步輕浮甚至感覺隨時會一個踉蹌倒下。但此刻兒子腦海只想到當年求學時期,公子哥成天只會吹噓自己的夜夜笙歌。難得獲社區推薦和資助才得到深造機會的他,就算每日挑燈夜讀也只能勉強追上課程進度。可惡的還有成績放榜,貴族學生都紛紛名列前茅。

起跑點本來就不一樣,人家自小透過家教該學的都學會了。

或許也是自己也偶爾成績會攀到前位,所以看在程度相若同學間偶爾還是會聊一下。只是每次聊到吃喝玩樂的部分,他都會下意識把手插入褲袋。

趁沒人注意時握緊拳頭。

都快可以榨出汁來。

回到餐廳,果不其然湯還未曾送達,少年就眼前一黑跌倒在地。手上熱騰騰的湯,頓時也灑了一地。

在場的侍應趕忙前去攙扶,其中有的女生更是紅了眼眶,趁着旁人不注意擦拭了眼角。

恰好在座有個醫生,就趕去稍微檢查。間中還與他同僚說了些,後見有人照顧了才皺了眉頭繼續晚餐,過後臨走結帳前再探查一次。

慶祝兒子上班首日的這家子早就離開,回程兩夫婦還不忘抱怨。出生貧籍的侍應成日玩樂,無心工作的態度不可取。

後來又有個年紀看來跟剛才少年相仿的小孩,拉着兒子的衣袖然後硬塞了一張傳單。

是剛才進入餐廳前看到那張。

「老闆說沒發完不能回家」

似乎看到對方眼裡的的慍怒,少年低頭不好意思道。

後記

限行期間,身邊甚至網絡上出現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一方面造成的結果是可以有很多題材,但因為很散亂難以組織。再說如果寫得太明白,也只是平白招惹神經病攻擊(雖然我不在乎)。

安妮為,後來因為整個人沉浸在Final Fantasy 13的世界裡(我還在考慮要不要特別寫文記錄玩後感),然後零散地找到了一些輔助資料。在這中間,我發現我似乎可以先創建一個約略的宇宙,把這些想說的光怪陸離現象都丟進去,任由不同的角色去重新演繹。World building很有趣,但是要做個完整的倒還沒有經驗,所以行前還是跟阿甘老師和寫作課的老師先請益。

暫時的計劃是看看可不可以先建構一個約略完整的世界,然後就透過一些微型小說去豐富化。這世界的背景,會在故事中扮演一個小小的角色(至少它讓故事合理化)。這是第一篇,乍一看應該也沒太明顯點出這世界的輪廓,後來的故事應該會慢慢深挖。

另外也要特別感謝南洋編輯的青睞挑選了此篇刊登在南洋文藝版

Leave a comment

Other new Posts

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