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Latest Post

喵的你們這些家長可以再虛僞一點

最近爪夷文書法鑒賞加入課綱一事鬧得沸沸揚揚,但這事情就像照妖鏡找出了各方醜陋的嘴臉。自從政府換掉后,教育部就算不是新聞最多,但大概也是前三無疑。這次抓蟲搞出大頭佛,我想除了抵死之外大概也沒有更貼切的評論。能超越豬隊友的,果然還是豬隊友本人啊。

首先要説的是自然是教育局本身,推出一個政策之前應該要很謹慎,畢竟説到教育就影響深遠。教育部長大人Maszlee本人可能對此不敏感,但説得一口流利華語的副教育部長張念群不可能不知道華社會有什麽反應。結果硬推以爲人民因爲一句Malaysia Baharu可以硬吃,結果連續几個星期這話題還在燒。張姐姐如果不是太天真,那李組長大概可以出來演眉頭一皺的戲碼。

辭職之前,大概是去年我因爲工作的緣故從同事口中第一次瞭解什麽是爪夷文。其實充其量,也不過就是把阿拉伯文會使用的符號,來拼寫馬來文。也就是説,在馬來文羅馬化成ABC前,馬來語系的文字其實就是爪夷。這次的課綱調整,旨在介紹另一個書寫馬來語的方式。

人説,學會多一個語言,就表示多了一雙眼睛。説實在從客觀的角度來看,這有什麽不妥。我雖然沒有贊同,但我絕對不反對這件事情。不反對的原因,除了剛説的,其實就是多學一點有什麽問題?但沒有贊成的原因,就是這背後明顯有政治動機,張姐姐最好真的是天真到從來沒預估華社的反彈。

是的,現在要說反對的人,你他喵的可以再虛僞一點。

先不要鞭那些抓民族大旗説自己是鬥士,但其實什麽都不想讓的那堆老人。

你們那些說小孩子負擔很重的家長,你們真的是那麽想的嗎?爲什麽回復用母語教數理時,你們在那邊嚷嚷說要恢復英文。聰明如你們不會不知道,如果換回英文教數理,首先學生要學會如何看懂另一個語文的問題,才能瞭解和解答。難道這不也加重你們寶貝的負擔?

再説,你們最好是真心認爲會加重小孩的學習壓力。如果今天學的,是高大上的法文西班牙文,這些你們孩子日後留學海外用得到的語言,甚至是什麽電腦編程語言,你們還會反對嗎?

巴不得馬上推行吧?

虛僞的你們純粹只是覺得國語國文是個不入流的語文罷了。

你確定我沒説錯嗎?

當然,我是故意overgeneralized這些家長的。例外的肯定有,但是我還是相信就算剔除這些例外還是會剩下足夠多的。至少凑夠好幾桌麻將臺。

扛著民族大旗的中華膠,你們夠了。

我不需要你來代表我。

如果友族小孩來華文系學校到最後學到中文系,你們會放鞭炮慶祝。但如果華族小孩從小不懂中文華語等等,我想不用我説大家也知道這些人從小會聽到什麽樣難聽的稱號「冠」在他們身上。

這不是雙重標準,是什麽?

再來如果那天教育部決定全部人都要用華語學所有非語文科的科目,嗯,你們會很開心是合理的,説這是民族間的文化交流。但如果他們膽敢把所有非語文科的媒介語文强制轉到國語國文,到時你們是不是要出來喊這是同化這是迫害,所有贊同的華人都是漢奸?

(是的我是你們口中的漢奸來咬我啊)

爲什麽人家學華族的語文叫交流,但華族學國語國文就是同化?獨立到現在六十二載,爲什麽對國語國文還那麽忌憚?不是説Malaysia Baharu嗎?冀望政府能有改善的擔當之外,人民自己是否也要多點寬容?

如果教育課題上一步都不能退,老實説,我會覺得這些扛著民族教育鬥士跟土著權威組織Perkasa本質上根本沒差。他們為自己族群爭取利益(先不談他們已經是多數但還在爭取是否合理),一步不能退,跟你們這些老屁股們在教育問題上一步不能退,不正正是五十步笑百步的最佳示範?

用母語教非語文課,真的是一個非捍衛不可的底綫?

爲什麽不換個角度去想,是不是減少小學生的必修科目(地方研究啊什麽的,反正到了中學這些内容還是會無限loop),但要求國語英語從一年級開始教起,另外要求學生學一個選修語言科(華淡甚至少數族群的語文)。

還是你們跟家長都覺得,國語國文相較華語華文5000年底蘊,不入流?

話題扯太遠,反正這個馬騮戯演到最後,就是最近熱炒民粹主義的前執政黨紛紛撿到槍。教育部腹背受敵抵死,家長華團套上了民族主義的罪名,卻也是該死。反正到最後,掀起千層浪的教育部好做不做,最不值得可憐。你們確定不要坦白這政策背後的政治動機嗎?

當把你們拱上臺的選民是白癡耍來耍去很好玩是不?

Leave a comment

Other new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