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和讲师的长谈

有时候有个谈得来的讲师也不错,至少有时候有着数(真希望是真的)至少有时候面对课业上的问题可以找他们之余,同学间的摩擦也可以得到一些比较好的建议。至少他们见过的风浪(学生之间)比较多,知道得比较透彻,不过太透彻,如我们称呼为靓仔的讲师那就有点太过分了。你不会expect你的lecturer在教你的juniors的时候说关于你太多的事情,比如说你单身,你拍拖多少次等等,不过我们到还蛮喜欢听他讲鬼古的,因为把鬼古讲得像喜剧还真的没有多少人。回到话题,我有一个朋友,言谈间常会触犯到别人的想法,参与了我某讲师有份举办的活动,但是还是人事间的问题,我的讲师来问问我对他的看法。

我不是什么新闻系的学生,我就以我自己了解的对他的解读很残忍的说了出来。的确他是说话很不留分寸,但是很多时候他都是带着善意的(或至少未至于恶意),这和以前的我有点相似,不是说我嘴巴留情了很多,只是没有这么尖锐了(虽然对很多人来说没差吧)。可能是因为这样吧,我和他才能够到现在还没有很火爆吵上一架。不过事情可以真的很多面化,有时候但凭一个人的说话你不能了解整件事情的全部,就比如我说regina有多么多么美,你也不应该全盘相信(但是这句很明显是说反话,大家麻烦好好丑丑都收下那句话吧)。

算比较婉转吧,我转达了我讲师对他的期望,和希望他说话不要太直,插死人都不知道怎么搞的。而他看起来也应该算是接纳了我的意见,是不是如此我像大概从他的blog可以略知一二。

之后就谈了很多事情,从我们对资讯科技的一些看法(我自己的算是粗见,难得讲师肯大发慈悲看一看,我要还愿了),关于大家的一些观点的看法,对功课的看法,Final Year Project/Imagine Cup,对同学的看法,关于自己这几年的一些转变等等。虽然很杂,但是有些部分,比如说人和人之间的东西谈得比较深入。尤其是我对自己和一些同学的看法,虽然有点主观,而且我也有强调过主观性,所以应该不会造成他对某些同学有不一样的judgement吧。说自己好了,我自己其实应该满乞人憎的,尤其是以前。

近几年,乞人憎有没有越来越恐怖我不知道,但是我自己心境上应该有所改变。比如说对一些意见的包容度,多得很多来自不同背景的同学影响,我看见了很多不同的意见,所以包容度在无可奈何之下(好像很不甘愿)得提高一点。然后自己的臭脾气也慢慢开始收敛了少少,至少没有这样容易动气。看东西也因为如此看多了几个观点,间接影响自己的思想,变得有点理想化,没有以前那么极端。写blog也越来越难写,因为不像自己太主观,有时候要想想是不是自己想的然后强迫人家接受。但是很多时候还是没有来得及想到啦,在努力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