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思念N部曲

去年写的很少,少得在报名的时候本来想再度挑战艺文类却落得文章不足的窘境。其实也不是写得很少,应该说是发表的很少,因为前半年都在写一篇长篇的。后来这长篇写写下又停了,所以造成整个高不成低不就不上不下的情况。其实停了一阵子的唱片也是时候在忙完手上一堆东西后继续了,所以这阵子有在刻意逼自己隔几天要写一篇很短的故事上来。故事不见得需要很完整很原创,因为其实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重新找回写作的感觉,算是个练习吧。

其实写文章很容易,但是如果没有方向下笔的确是很难的。所以为了让自己可以一直写,我是初步定了“思念”这个主题。其实一开始没有想太多,纯粹是想写写个三篇就算了,可是写完了三篇,却发现自己又把自己给局限在一个小框子内,所以又写了第四篇出来。其实这主题可以写的东西好像还有很多,加上我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找下一个主题,所以暂时就继续把这个主题继续写下去好了。

最近一直在挖旧东西出来翻新,首先是重新翻阅一年前还能用的程序,现在仍然在修着已经冒出来,和还没有浮现的问题。看到程序跑了半天突然跳了错误讯息出来的那刹那其实真的有点放弃想要直接不管这个硕士学位了,说的很洒脱,但是想到接下来要还的贷学金还是感觉很不甘心。不甘心的同时其实很焦虑,有点担心在期限内真的做不完要大包(而且目前看来很可能就是这样)。

然后就是回收了我学院时期跌坏(过后有拿去修好)的老笔记本电脑,这电脑再度回到我手上的时候其实说实在有点很微妙的感觉。毕竟曾经是日夜相对的东西,但是过了好一些日子周边设备坏的坏,旧的旧,连装个新版的操作程序也搞了老半天。本来是说想要当成伺服器在家里二十四小时开着远程回到家要拿点资料可以比较方便,可是弄好了开了几个星期停电后就没再开机了。结论就是——白搞一场。

前几天应朋友所讬要帮忙录电台节目,为了保险起见,除了用手机录下FM直播,我还挖出了在学院时期我买的古董随身听(现在的动辄8GB,我以前只能用很贵的价钱买到512MB的)来录以防万一。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这该死的东西就是不开机。无奈下就只好回到官网想说下载个软体来刷韧体,可是虚拟机Virtualbox下用随身碟之类的硬体完全就是让人想骂脏话。反正过了好几个小时,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最后还是成功刷了新版韧体,然后随身碟又能用了。只是我现在的手机已经是64GB,这……修好了也不知道拿来干嘛。

接下来想到要弄的,就是放在房间里封尘的老电脑,一开机不得了,才开了没几分钟电脑就挂了。重新开机又哔哔哔个不停,后来查到是记忆体出事。反正就折腾了好一阵子终于又能开机了。因为开机的主要目的是想要把资料都移到移动硬碟里面,可是弄了好阵子都没辙。于是就想说先把两年了的系统一口气升级到新版好了,结果弄一弄搞到了快半夜,结果开机却什么都看不到。弄了好一阵子都不行后,只能任命再重新安装前一版。

最后这个其实也不是翻新,可能是老天觉得我最近很适合坏东西吧,最近车子不但换挡的那根摇杆的外皮整片剥落。连雨刷都在我开车的途中刷刷下断掉了,所以现在是怎样?当时候好险是开在车流量不太多的大马路上,可以停在路边暂时等雨停,但是开车看不到东西的那种惊恐真的毕生难忘。我是不太在现实生活爆粗的(我知道我文章会很粗鲁没错),但是数起来每次爆粗大多数都发生在车上,我真是太糟糕了。

除了车子的事情纯粹是顺道一题外,其实会想到思念这个主题其实跟这几样事情有一点点关系的。有时候你没有在眷恋着什么就不会突然间把东西挖出来看,然后看到坏了就扑心扑命拼命去把它们给弄好(嗯,我在尝试把主题兜回来)。其实我有在考虑是不是要把旧电脑拿去送人还是卖掉,虽然不是很舍得,但这老机器放在那边我又不能用(记忆体太少,然后处理器只有一芯不能同时跑太多程序)也实在是一种浪费。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