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致命秘密 完结篇

一桶冷水哗啦啦就这样泼到海文身上,这时候海文的倒数时刻也近乎归零了。仍然迷糊中,被两个大汉挟持着的海文看着面前的女人,只见到穿了一身天蓝色的她正注视着鱼缸里面不断游动的小鲨鱼。逐渐恢复力气的海文一面看着她,一面在伺机反攻。只是,还没等到他动手,张君就冷冷地道:“放了他!”


在看完了林阳手机里的所有笔记和电邮后,海文也大概知道林阳本身是个职业的杀手。而手机就是他收发任务讯息的重要媒介。从里面的笔记看来,在这半年之前任务的主要对象都是比较有钱有势的人,在核对了相关的命案资料后,才发觉当时候被认为是意外的好几个轰动命案其实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暗杀行动。不过海文比较想知道的还是围绕在这个秘密游戏的几则命案,庆幸的是林阳有把任务内容记录下来的习惯,没用多少功夫,海文就找到了关于汪清这个人的记录

这倒霉鬼像是事先知道自己会死的感觉就执意的要跳楼,后来来了几个警察之类的人想要把他抓下来可是这疯子还是跳了下去。要是以后的任务都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好省事。不过自从任务的内容转变后,这些倒霉鬼似乎好像都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是这样吗?

再翻了几下,就看到杜锋的

今天的对象是个警察,从证件上看来,似乎跟之前晨跑认识的海文有关系。在下楼的时候又刚好碰到他大概算是证实了我的假设吧,无论如何,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暂时先搬走好了。

看着看着,想起杜锋惨死的海文不禁捎然泪下。


就在两个大汉松手后,双脚仍然无力的海文“砰”一声就跌坐在地上。他看着仍然在逗弄着鲨鱼的张君,虚弱的问道:“你是谁?”


看完林阳手机里的讯息后,海文想起之前在街上认识的钱强,于是就冲出了警局。在奔出警局前,吴凡刚好从外头办案回来,这时候海文的突击检查也在这个时刻发生了。吴凡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脸上却仍然不动声色的和海文打了个招呼,送走了海文后,回到办公室的吴凡冷汗直流的瘫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先是杜锋,后来连海文也是被卷入这个游戏内。难怪这两个人这阵子那么忙碌,那么热心帮助其他同事调查一些发生在普通市民身上的命案。吴凡责备着自己的迟钝,可是每当想到平日活蹦乱跳的杜锋是怎么死的,还有林阳为了张君奉献了那么多结果却难逃一死,抓起的电话筒还是凝在半空中。


“你们可以出去了!”,张君手一挥,示意着两个彪形大汉可以先离开。

就在两个大汉离开张君诺大的办公室后,张君把一身天蓝色的长袍给脱了下来,优雅的挂在了旁边的挂衣架上。她缓缓的走向仍然虚弱的海文,然后跪坐了下来,极具诱惑的对他说:“怎样,杀了我这么多人,心里是有更畅快吗?”,说完,还在他的耳边呵了一口气,然后又转身走向身后的一个架子上。


终于找到钱强的豪宅后,海文顾不着车子还在开动中,就跳下车去拍打钱强住处的铁栅门。等了半响,钱强终于施施然的走了出来,但一看是海文就吓到快步转身想要回到家里去。快被急疯的海文眼看钱强就快跑回屋子里就拔起了手枪,吼道:“你再走我就开枪,快开门!”

惶恐的钱强看着海文的手枪,深怕海文一时失控开枪把他打死,就慌忙的从口袋中找出铁栅遥控器,手忙脚乱的开了门让海文进来。


“首先,你一定很想知道,是谁举报你和你的同伴出来的。”,张君一面把玩着放在架子上的手枪,一面缓缓的说道。

“吴凡是个很有趣的人物,没有他在,恐怕这个游戏一开始就玩不成了。”,说着说着,张君拿起了一条皮鞭,应是甩了一下制造了清脆的“噼啪”响声,“可是你却在没有我的允许下把我安置的棋子一枪给打死!”,语毕,海文就硬生生的被狠鞭了一下。

望着仍然是一身蓝色紧身皮衣的张君,海文想要反驳,却没有任何的力气。

“没错,吴凡的确是把你和你同伴供出来的人。这阵子还多得他不少,要不是他,林阳在外闯了那么大的祸我们搞不好没那么早知道。”,说完,海文又硬硬的吃了一鞭,只是虽然承受着剧痛,可是海文仍然不吭一声。

“很坚强的样子嘛,很好!”,张君的脸上又再次浮现了一抹冷笑。


吴凡的思绪继续在飞快的运转着,他想起了这半年来许许多多无辜的市民是怎样的一一被惨杀,杜锋和林阳是怎样的被自己的一句话被杀死。他明明是个警察,可是到头来怎么感觉双手沾满了鲜血。可是,内疚感却没有持续多久,当他拿出外套口袋里的那张被小安设计拍下的照片,所有的内疚感陡然就一扫而空。看着那张照片,他只是担心着那一天万一光碟的内容哪怕只是被挂上网,那么不止是他的饭碗不保,甚至信誉也会跟着落地。

看着照片里的他和小安,吴凡想到的还有张君和谭丁的冷笑,这冷飕飕的笑脸看起来是多么的令人不寒而栗,更加不用想自己是怎么不可能是谭丁拳脚的对手。吴凡摸着还在隐隐作痛的伤口,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他拿起了电话筒,拨了张君的秘密联络号码。


“你也一定很想知道,我是怎么把从事警务二十多年一直公正不阿的吴警官收为己用。”,张君再度跪坐在海文面前,托抓着跌坐在地上海文的下巴,然后把海文的耳朵凑到自己的嘴边,轻柔的说道:“很简单,色子头上一把刀听过没有?”,说完,就只听到“啪”一声清脆的一巴掌就扫过了海文俊逸的脸庞。

海文被这结识的一巴掌打得翻了一个跟斗,然后他就看到面前的荧幕上上演着吴凡和小安火辣辣的性交。

“设计吴凡不用太多的手段,毕竟他是一个男人,有什么比女人投怀送抱更难以拒绝的?很明显吴凡不是圣人,就算家里有老有少,但是面对魔鬼身材的小安,面对着技巧高超的小安,就算是警察总长,说不定也难逃小安的五指山。”,张君继续讽刺道。


钱强战战兢兢的拿出了上次胜出得到主导游戏的一方发放的奖励信件,然后将之一一排在海文的面前。海文看着上面写的地址,跟林阳手机里面的地址几乎是完全的吻合。在经过钱强解释完毕当初是怎么从这新盖好的建筑里面拿到奖金后,跟钱强确认好方位后,就打算先回到警局跟其他同僚请问其他同僚这建筑物的主人到底是什么背景。

还没踏上车,海文习惯性的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手机上此刻只有一个倒数表,而照上面显示的时间看来,在钱强家快要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他的失败倒数已经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匆匆的脚步也因为突而其来的惊吓停了,紧张的钱强从家门口喊道:“我知道的已经全部都说了,真的不骗你!”

海文恶狠狠的回头瞪了钱强,就继续跑向车子,开回警局准备布局。


越想越不对劲的吴凡在放下电话后,就马上和下属了解海文到目前为止到底掌握了什么情报。可是问了好几个人,都不得要领。越想越是着急的吴凡于是反常的在没有通知下属之下就直接离开警局,然后开车到张君的办公大楼去,想要快点跟张君先部署怎么对付海文。而张君这里,也已经在接到电话后马上启动了海文的失败者状态。


在了解这外面看起来像是商业大厦的大楼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后,海文就开始紧张的准备自己的装备。他赶了回家洗了个澡,然后换上轻便的衣服,就开车出发到该商业大厦去了。终于抵达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钟左右的时间了,他看了看自己还剩下不到五小时的时间,深呼吸了一口气,就快速的穿过马路然后潜入这商业大厦了。

所幸这阵子海文也没有落下体能和敏捷度的训练,只是在好几次的枪战中,他竟然意外的击倒了吴凡。在他感觉快要抵达关键的地方的时候,却一个不小心被迷昏,然后被送到幕后主使人张君的办公室。

“怎么样,吴警官的演出很精彩吧?”,张君看着别过头刻意不看萤光幕的海文,调侃的问道。

“可惜,你如果不看,也没太多的机会了。”,这时候张君手上拿着的已经不是皮鞭,而是一支精美的镀金手枪。

“啪”一声,还来不及反抗的海文就这么样结束了短暂的生命,此刻的时间刚好是海文倒数归零的时候。

张君从容的回到办公桌上,看着游戏的设置,喃喃地道:“三十天好像有点长,然后如果这个人无所事事三十天很容易过……”,一面说着,张君一面修改着游戏的玩法。

就在她招来的两个大汉把海文给抬出去的时候,张君满意的看着最新的游戏规则,然后选了谭丁做为这新规则的第一个参赛者。


谭丁看着手机上显示的电邮咒骂了一声,然后越看心里就越毛,尤其是这一段:

……游戏的进行时间为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内参赛者必须举报至少一个其他的参赛者,否则在两个星期结束后虽然没有被举报也被视为失败。

(致命秘密——阶段六失败。续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