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行事历

经过了约两小时的对峙,歹徒终于全数被拿下。算起来今天可真是个多事的日子,谁又会想到同样是一个星期三的下午,依然热闹的这条街上竟然会发生一起差点闹出人命的抢劫案。等等,说到这个,他记起了今早在一个同等寻常的路障行动中拦截的那位超速司机,难道世界上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今天和往常一样,在送了昨天刚过完生日的小女儿上学前非常例行地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表示为人父的一点祝福。在目送了小女儿混入了一群年纪相仿同伴们后,下一个目的地,也毫无悬念的就是临近的警局。今天的任务依然平淡无味得令人发指,只是在例行的交通指挥外额外多了一个,就是在前阵子频频出车祸的一个小路口子设个路障。据当地居民反映说自从邻近的一条小径给修成后,这个小路口多了很多外地的车辆,而且车速都頗快的样子。

设路障应该可以说是一个比较能够直接进距离跟民众接触的一个任务吧,主要的趣味应该来自跟明显犯规的司机对质的时候。也只有在这样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才会有点醒觉自己原来也是个人。有趣的个案其实随手就可以拈来好几个,只是今天遇到的这个人也未免太妙,要不是这抢劫案的提醒,搞不好对这个人的印象已经全然淡忘掉。

本来嘛,这个人也没犯什么大事,就是车头前的车牌有点松脱眼看快要掉下来了。好心的他自然先拦截司机试图提醒一下对方,只是在摇下车窗后映入眼帘的那张上算俊俏的脸孔却闪过了一丝的恐慌。再看清楚点,这车子只有他一人,旁边座位上随意地摆了一部手机。

原来是开车时忙着打电话,为了弄清楚是不是真有其事,司机被要求交出手机方便查看是不是有在驾驶时拨打电话。只是在检查了一阵子后也不见有任何在五分钟内发生的通话记录,看来这人的神经也太敏感了一点。才要把手机物归原主,对方才默默似乎是在提醒或建议着是不是应该看看行事历。

行事历有什么好看的,不过眼看司机并没有收回手机的意思,于是就顺着对方的建议看了一下行事历到底有何乾坤。原来对方也是个女儿的父亲,每天早上都要送孩子上学。看着看着,却开始发现有点不太对劲,就在十点多钟的这个时刻,上面是写着“路障”这两个字。再看下去,却越看越莫名其妙,比如说两点多钟后的两个小时会有一个注明“避开银行,抢劫案”的活动,地点就在不远处的闹市。

天,要是这是劫匪也太夸张了一点,而且谅他这样瘦弱的年轻书生型的小娃大概也不成什么大事,更不用说形式里里面提到的那家银行机构的保安是市内首屈一指的。尽管如此,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仔细看了接下去的事情。只是看到了最后一栏还是不禁颤抖了一下,然后再翻翻明天后天的行事历更是让整个背脊都充满了寒意。

他拍了拍这自称是在附近贸易公司上班的员工,安慰着对方希望有事记得求助辅导热线,而且要为了自己的女儿着想不要轻易动手。只见车窗背后的这人点头如捣蒜,一点都不像是行事历里面看到的那么陷入困境的样子,心想着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点太空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只是在经过了这两小时的抢劫案后那司机的印象又重新映入了思潮中。在准备出差去指挥下班时间的交通的当儿,手机行事历显示的“出勤”这两个字又在脑海里面浮了出来。再看看腕表上显示的时间,算起来时间还相当吻合,再对比刚才抢劫案发生的时间,也不知道说是不是巧合,不过时间倒还真的是刚好凑得上。

不错的记忆力一直是个引以为傲的象征,只是这时在洗手间镜子背后看到的这个人整张脸怎么呈现一种茫然似乎在怀疑着什么的表情?一阵阵的冷水放肆的随着手掌的摆动泼向了这张这时已经埋向洗手盆的脸,像是试图想要借着冷水的刺激重新缴活已经有点迟钝的反应以及思绪。

可是在指挥交通时连连发生的小差错却证明了冷水并不足以消散哪紊乱的思绪,回到警局卸下了装备后他神经质地看着墙面上的时钟,竟然一分不差。难道那手机里行事历显示的,并不是那小伙子的事,而是在描述自己的命运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在下一分钟会收到女儿拨过来的电话?

就在时钟的秒针默默地越过12这个指标后没多久,已经准备好回家才踏出警局时手机就响了起来。应该说毫无悬念吗?毕竟这通电话的确是女儿拨来的,彼端兴奋的语气喋喋不休地述说着老师今天是如何称赞这社区的警察怎么怎么让这个社区的治安大大改善的事情。到最后因为其实女儿也该是时候睡觉了,只听到话筒传来了一阵打呵欠的声音,接着结束这次通话的,是一把怎么听怎么陌生的声音语带颤抖地说了“晚安”这两个字。

其实也非常清楚知道,如果猜想准确的话,接下来在路上无论怎么不小心应该都会没事。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在回家的路上脑袋其实已经剩下认路这个本能,至于中间发生什么事也真的一概不知。

今晚路上异常塞车,尽管心里深处似乎在叫着要早点到家,可是另一方面却觉得这样的感觉很无稽。不过是巧合嘛,自己的事情在怎么用脚趾头去想也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小伙子的手机里面,或者应该说对于未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在一个行事历里面看到?虽然说是很理智,在脑海中萦绕不去的,却仍然是那行事历的界面和列表。

终于知道什么导致了这场不太寻常的塞车了,只见⋯⋯那被撞得如同废铁的车子怎么看起来有点熟悉,那不是早上拦截的那部车子吗?那在地上用着一块黑布包裹着的,该不会是⋯⋯在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背后不耐烦的车笛声打破了那已经被炸成碎片的思绪。无奈地看了最后一眼后,带着叹息和满满的疑惑踩了踩油门就离开了车祸的现场向家门驶去。

只是还没到家门,从住宅区的大门就看到了家里方向那边是漫天的红光。不会的,这一定不会是自己的家,不可能那么准,而且那小伙子不是如行事历说的死了吗?行事历不是说今天发生最后的事情就是“死”吗?还是行事历的奥妙还未曾参透看不出玄机?

也没时间去细想了,才开到家门口附近就看到火灾现场邻近的人纷纷从家里本了出来塞住了整条街道。再看看那火势最大的单位,那不是自己的家是什么?仿佛失去了心智的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还来不及拔出车钥匙人已经推开了重重的人墙不顾众人的拦阻狂吼着冲进了已经被火球吞噬的家门。宝贝女儿千万不要出事,昨天才答应会在这两天带她去见妈妈的。

火势才刚扑灭,一直拉着邻居阿姨的小女孩看着巷子口爸爸的车子惊叫着。这时候是已经快午夜十一点五十分了,那小伙子的行事历上面的这时候计划着的是——“向世界说拜拜”。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