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真假难分?

有时候连我自己也被confused,我到底是在说真的事情还是假的。怎么我说真的事情大家以为我在闹着玩的?而我在开玩笑却常常有人当真?而且有着这样的烦恼看来不止我一个,我的朋友今天也遇上了这个“烦恼”。烦恼的缘起,就是在我收到前course rep的电话通知说今天的课取消(明明已经update tutor我们的courserep换了一个更重量级的女人了,她在搞什么?)。收到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好戏还在后头呢……如果replacement安排在我要看superman returns的下个星期一,我跟她死过),我当然是第一时间和我的coursemates分享咯,因为今天是他的presentation,很显然,他好像还没完全准备好。

当时的我们正在开一个简单的讨论会,讨论着我们的assignment的一些细节。所以这个消息我们三个是第一批知道的,差不多讨论完毕的时候,我们meet up with其他5个(你没有看错,没有数错,我们的系只有8人,还有一个比较不合群的,代号为zomok咧,但是很少跟我们一起上课,所以别提了……好现实),那个presenter wannabe就好心地通知他们咯,谁不知大家以为他在开玩笑。当时我走开了一下去买饮料(回来后听到一个很烦的问题——“Jeff,你有买气水啊”,拜托,我没有几何喝汽水的。还有一个常被问的——“Jeff,你穿两件(最深刻印象的是有人用条来作为衣物的数量词)不热的咩?”,晕死,本少也喜欢又怎样,女生也不常穿两件的么?怎么,不热的咩?男生也大多穿两件的裤子的咯,不热的咩??!抱歉,离题了)

说到我买饮料回来,可能有些course mates对我还不大熟悉,比较信任我吧(我的脸比较老实相?),就重复问了我。好啊,既然真话你们不信,我就用谎言取悦你们好了,我就“将计就计”(不要怀疑,这个是滥用成语的典型例子)说今天又上课啊,xxx骗你的。于是大家就带着10%的怀疑上了课(在被cancelled的课之前有两个小时酱死漫长的闷课)。

这两个小时的课就在一个让人心条一百的随堂测验结束,还玩不够的我,就特地很大声地问presenter wannabe准备好了没有,然后催他快点做完去上课。结果他没好气地答我:“你不要闹了啦”,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玩不够,又如何?呵呵,当每个人都交了卷后,因为我有没有上课都要走去哪个科室的方向,因为我回家的路途正巧和上该课需要走到的路线相同,所以就很废地问了问:“你们不要上课咩?”,不过我向他们也终究选择相信了,所以没有人跟上来。哈哈哈哈哈哈……

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或许下次我说实话要考虑板着脸,然后开玩笑要嬉皮笑脸,不然大家可能会真的confused……

今天很多人写关于轻生的话题,或许可以看一看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