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生命与附赠的遗憾

今天看到一则据说快四千字的suicide note(本文和链接内的遗书文调沉重,请慎阅),虽然说一早起来看到这样的东西怎么说也不是什么快乐的事情,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也没什么能做了。至于为什么会特地为之写一点什么,而不先优先处理我的研究生活已经满2周月或吉安的年味专辑?主要的还是那张suicide note。

当然文章并不是说要谴责他的死很不应该,对自杀者的立场我至少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转变。不巧的是,而且我绝对也不想被证实的是,虽然死者生前绝顶聪明(嗯,他是个PhD),可是从遗书已经可以感受到那种满满令人受不了的那种压力。

里面其实有一句话像是刀子划过我心脏一样刻骨铭心,大意是“这些年我也一直希望着自己被巴士撞上或在拯救水池中的婴孩时溺弊以让我的离逝更为容易让人接受,可是却没有这样的福分”。他用Lucky这个字来形容这种遗憾,老实说,在极度不如意的时候自己是的确有曾经浮现这样的想法(所以感受才会那么深刻,也间接解释为什么会有这篇发文),但是从来没有付诸实现是真的。当然我不是说他很自私,如果你看完整篇的遗书,你就知道他未必是个自私的人(也就是因为不想别人断章取义,所以他希望别人完整地转载或链接他的遗书而不是只取一段肆意解读)。

生命慢慢地充满着无数的遗憾,可是我们自己却为彼此扮演了什么角色?虽然身边能倾诉心事的人不多,但是在这不多里面我自己给于他们多少的信任?甚至应该这样说,当我们交托很重要很私人的事情给所谓“专业”人士的时候,他们到底是怎么衡量轻重去决定是不是在整个neighbourhood散播这是非当人情?当我们一直鼓励寻求自杀者把心事吐露出来的时候,可是我们是不是可以也让他信服说我们不会把困扰他的事情当作没什么事这样乱传开来?当一个人跟你坦白说明(或试探)自己最私人,如死者佯称自己是同性恋者的时候,那么这事情会不会很快就传遍一整个社区?而且从很多“专业”人士听来的那么多案例,你确定那是他应该说出来的吗?可是我们都很爱听不是吗(好吧,我知道有些人是没有那么八卦的)。

遗书满满的都是遗憾和绝望,有时候一个人读书越多,并不代表着对待事情会随之变得更为豁达。有些人宁愿终生带着秘密进入棺材,但是这一切不代表我们如果自觉不能把自己的嘴巴缩紧的话,就不要去关心别人。当然我不是在鼓吹自杀,但是当你觉得自己人生充满绝望要求个了断的时候,不妨看看这遗书,不是要徒增负面的思想,我只是觉得尽管自杀这行为不可取,也不是要比较到底谁的处境比较糟糕,只是有时候接受生命中的遗憾虽然痛苦……好吧,我词穷了。

借此哀悼对这行业贡献良多的Bill Zeller,虽然我们的人生没交集过。此外也借此文提醒用玩笑口吻说要死的人,当你说出这句玩笑话的时候,请好好想想你身边可能也在考虑寻死的人的感觉。

文章末段有一些关于自杀这个课题的几个链接,有时间可以一看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