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雄心壮志都放假去了,生日快乐

如果用四字来概括这几年生日当天的心情,前年大概该用满志踌躇、去年叫雄心壮志,拿到今年就变成了意兴阑珊。嗯,拖沓了近乎半年,竟然还没有毕业,不是好事,我知道。数数手上一些事情,除了研究工作外、打算今年发布的小说写了半年目前快写到一半、游泳课上了近乎九个月,半马拉松的目标仍然还在努力中,可是怎么好像大多数都是长期的事情?我好像好久没有那种工作完成大呼“发达啦!”的时间了,我到底是怎么了?

最近强迫了自己临睡前必须看一些书,其一是因为自己好像真的很久没有给自己一点时间看书,其二是书买得太多,书橱上买过最久但未阅的书已经是二零零七年入手的,很可怕。再过去的一个星期我读完了Freakonomics的续集Super Freakonomics,仍然是本非常引人省思的书。有时候我在想如果给我重新选择,我会不会舍电脑科学跳入心理学,甚至Microeconomics又或者是社会学或者哲学?

多了看书的时间,既然时间是既定的,那么意味着我必须放弃一些什么。自从购入我的手机后,我花了每天好大的一块时间去追踪一些相关的消息发布,以及新应用程序的发布。半年过去了,其实改装的大概也撞得七七八八了,所以也应该是时候把花在之上的时间给大幅度减少。当然目前仍然还在适应期当中,所以偶尔在工作上提不起劲(嗯,很常)的时候还是会无意识地打开了一下。不过还是希望自己来日多点看书就是。

其实今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大半,除了研究生之路仍然在艰辛地匍匐前进中,其他的其实也没太坏。尽管写了快半年了,但是小说的雏形早就已经定好了,只要按照铺排好的剧情填补角色的刻画就可以了。至于游泳课其实四式大概都学会了,只是蝶式仍然游得很可怕就是,打算再多四堂课后才来考虑是不是跳到比较竞技式的高级班这样。半马的进度仍然比较缓慢,这阵子开始了比较另类的训练方式就是比较重于呼吸的训练方式,会比较慢,但至少每次回到家不会是半条命的窘样。研究生之外的工作,其他的同事也在进行着准备的工作,希望我如期毕业可以早日投入工作吧。

好吧,我发现我其实也没那么多东西可以说的,适逢最近换了个look,也顺便更新了手上所有的avatar这样。

Self-Portraits 2012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