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差三歲就三張了

感覺每年的這天給自己寫篇文章,已經不知不覺中變成了一種很要命的習慣。今年的生日和往年最大的差別,除去時逢大選的風聲鶴唳,該是老天第一次發面對親人病故的試題。不得不說,我是幸運的。同樣的一個題目,同樣的人生課題,有些人在還沒懂事前就經歷了,我則讓老天等到了今時今日。或許有如此的安排,雖然我是個邪惡該死的無神論,但總感覺冥冥中或許是想讓我接收到一些我還未能破解的訊息。希望在這個題目上,能夠考得接近及格的邊緣,那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頭髮從出事到現在都還未曾剪過,儘管過了頭七道士已經說沒問題了。可是我還是執意這樣留到現在,算起來從十二月多的時候到現在已經留了四個月多五個月的頭髮。雖然是也沒有到最長的記錄,但是老實說也很就沒到這個長度了。其實也說不上來為什麼要這樣做,或許是說想要保存一點抓不住稍纵即逝的回憶也說不定。可是過了這麼久,停下的也真的該繼續了。說是再也真的沒有很喜歡自己頭髮留到這個長度,所以今天下午沒什麼意外該會去找人剪一剪就是。

去年有在感嘆研究的進展匍匐前進,可是現在看來畢業離自己似乎也有點越來越遠了。說實在的,時間拖得越長,把東西完成的動力真的會越來越弱。雖然出事前前指導教授有稍微提點該怎麼繼續下去,但是事情突然間接二連三發生。當一切都落幕後,在我重新按照事情的緩急排過順序後,還是決定先把研究的工作先放一旁。雖然是這樣,但還是不想把話說得太死就是。

說實在,這些日子因為研究進度的拖沓,對於跟之相關的事情總覺得自己無法勝任。簡單的小程序自然是沒什麼問題,但是當一切scaled-up後總感覺自己好像不知從何下手。這種低落的情緒說實在也已經維持了一段時間,也就是因為這樣才開始逼着自己不斷寫文章看書定時運動,務必把時間盡量給填滿。可是生活仍然得過,肩頭上的責任也在不知不覺中漸漸加重。說起來,當時寫着入學的建議書時,倒也沒想到放在播放機不斷重播的Time Flies這張專輯的其中一個叫《大人》的這首歌是如此貼切自己目前的狀況。

普羅大眾 過了十八 膊頭開始重
追求大勇 勇到廿八 膊頭開始痛

好久沒真的開心過了,說實在有點想念起兩年前的我。那個滿懷鬥志,對未來充滿魯莽的希望的那個人,真的是事後回來了。

Happy 27th Birthday.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