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倦怠·怠倦·誕

倦怠這一詞的順序,很值得考究一番。到底是疲倦導致怠惰,還是懶到了頭進而誤會自己累了?我發現自己隨著年歲增長,智慧卻似乎沒啥長進。至少今年快三十的我,似乎比二十年前的那個傢伙更不認識自己?似乎如果不是外圍的一些因素,有些事情似乎就這樣永遠不見天日。這樣聽起來似乎有點可怕,好像說我白過了對很多人來說大概是半世人的人生。

我到底是對自己多不老實?

三個月了,算起來這裏從來真的沒有試過連續這麼久開天窗。理由嘛,也不是什麼很浪漫的要去享受生活充充電幹嘛的。不要說寫字,我連看書的時間甚至雅緻也挖不出來。真要說這陣子有什麼可說的,好像除了逼著自己一星期最少去一次打拳外就沒了。

是的,我無趣的生活呈現整個直線插水的狀態。如果把生活激情指數化成一張圖表,我想那看起來就是一條沒什麼起伏的橫線。往好處看,我沒有不快樂,但同時間卻也說不上快樂。

為什麼快樂不起來?要不是有人突然問我類似的問題,我想過了一輩子也不會去想。現在的我有個上下班時間很松動的工作,有個相愛的對象,有很好的朋友,甚至最近也開始多了運動,說起來應該知足才是。可是同時間我也沒有要埋怨什麼,物質上我的確什麼都不缺,那到底有什麼別的原因導致快樂總是這麼近,那麼遠呢?

這篇文章本來是要趁着愚人節發佈的,結果寫到一半也不懂怎麼繼續下去。

最近看了一部電視劇,是很罕有的從頭看到尾(機率大概爲一年一次)。對上一部應該是香港電視的選戰,這次是同一家電視臺的導火新聞線。製作之認真,已經到達那種只怕你看得不細心的程度。不過最可怕的還不是製作,而是故事本身寫得很精彩。由於主打的不是政治新聞,所以裏頭讓人感動的地方頗多。他喵的編劇快點還我的眼淚回來。

說起電視劇,這家電視臺我完整看完的兩部有一些有趣的共同點。其一,是有把政治人物丟下樓的情節。是說這些編劇們,是不是受到了大時代丁蟹把四個孩子丟下樓啓發太深刻(是說鄭少秋的臂力着實驚人)?其二,就是都不約而同有同學情節。這就算了,兩對同樣都沒有完美結局。

今年的生日,沒打算怎麼樣度過。雖然想吃一整個蛋糕,但是算起來可以同時跟我一起吃的,最多也不過加起來三個。雖然也不是正在減肥,但是爲了想吃個完整蛋糕跑去硬買好像也太奢侈。不過好在小白前幾天搶先買了蛋糕給我科科科(炫耀狀)。

好啦,真的已經說到了不懂怎麼繼續下去的地步。期望因爲一些意外而突然出現的長假快點到來,只是就算到了手頭上也沒有太多錢可以花就是。

祝我二十九歲生日快樂。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