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附身奇緣之老鼠遇上貓

附身這個現象,如果背景是講華語的世界,那大概會拍成驚悚鬼片。再不然,創意的極限也只是拍成鬧劇(如開心鬼之類)。雖然不見得說好萊塢出品必屬佳品,但能拍得如此炫目真的不得不寫個服字。其實抽掉附身這部分的話,片子的內容就會變得很普通。是說若沒有這個橋段的話,用乏善可陳來評斷此片真的其實不太過分。不過端出了是Twilight系列作者的名號,本片的劇情算起來應該還是算比預料之中要好一些。

首先要聲明的是,我真的沒看過暮光之城系列電影和小說。是以其實本人對整個系列的印象,只是停留在坊間流傳的你愛我,但我愛他,但為了拖戲又不得不糾結于兩男之間的故事。若這很刻板的印象成立的話,那麼這部《The Host》(譯名:《宿主》,又名《寄主》或《天煞逆缘》)應該算起來節奏有比較輕快了一些些。加上相對新穎的題材,雖然還是有情情塔塔的部分,但還尚能忍受就是。其實我是跟我妹看這部電影的,說起來我倆其實還是覺得可以再排得乾脆些就是。

親誰都不行?

本片子最妙的佈局,就是這外來品種Wanderer附身於Melanie Stryder(Saoirse Ronan飾演)後,還能感受到她堅強的意志。面對Jared(Max Irons飾演),無論有沒有動心Mel完全就是不允許對方親近Wanderer。可是既然身體已經是Wanderer了,在她想要行使自己的“主權”的時候,身體裡另外的靈魂卻也極力阻止。這自然逼得Wanderer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境界,雖然身體變成了自己的,但是卻只能屈服于腦海裡的那把聲音。

或許換個角度去看這件事情,或許換個更大的角度可以看得更清楚。想象如果一個國家,在一夜之間成了另一股突然壯大彈丸小國的殖民地。同時間,這個殖民地為了順應主權者的外交政策跟與之關係不好的邦交國斷交。由於這侵略的國家勢力一夜之間翻倍的關係,那麼巴結的人自然增多了。可是這些有意巴結獻議建立邦交的國家,卻給這殖民地源源不絕的內亂給嚇壞。到最後,儘管戰爭是勝利了,但是這彈丸小國也只是贏得更廣大一些的國土而已。行政的主權或多或少還是受到殖民地的內亂給牽制住。

說實在這兩個靈魂的牽制,雖然Wanderer因為佔有了身體的支配權而佔了上風,但感覺其實也沒得到全然的自由。其實個人不是很喜歡電影對這個狀況的處理方式。整部電影看下來,因為代表Mel的腦內音也最多只有飄飄然的回音,加上Wanderer本人也是同一把聲音,結果會讓人有這個人太吵的感覺。相對於前作Hanna的演出,其實我覺得這回Ronan演得有點很電視劇。

雖然兩個角色脾氣什麼的應該有很大的反差,但是最大的共同點卻也不容忽視--灑脫。試想Melanie這個人若意志如此堅強,這人角色自然不會是優柔寡斷之輩。至於Wanderer這邊,雖然她相對應該看起來比較柔弱,但是也別忘了這個外星人若沒幾分灑脫如何遊走宇宙間?可是在電影裡把這兩個角色共裝入一個軀體裡面的時候,卻發現兩者的結合並沒有改善什麼,行事處事反倒變得有點拖泥帶水。

If our memories are still alive, are we?

記憶真的是一個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嗎?這幾天youtube根據我的瀏覽記錄推薦了部紀錄片,說一個人中風後醒來變成同性戀。其實我還沒看完,但是裡面有提到中風者通常會喪失了一部分的記憶。先不說同不同性戀,當一個人一朝醒來過去有一段記憶變成一片空白的話,那這個人還是大家都認識的那個人嗎?同樣的橋段,也出現在了一部我在看的電視劇(為了方中sir而看的《仁心解碼II)。失去了一段記憶,這人還是大家熟悉的那個人嗎?

這部電影切入的角度,卻是如果一個人記憶未失,但是靈魂已經被替換或者正在承受壓迫中,那這原本的人是不是還是活著。人生在世,除了珍貴的記憶,一個人的形象和印象是不是還有一些更大的未知還未曾發掘出來?失去了一段記憶,跟僅存記憶其實已經是兩個極端的例子,但是在我看來卻都是一樣。儘管Melanie在電影裡常常會神來一筆這樣,在關鍵時刻影響Wanderer這附身的靈魂之動作,但對外界來說她已經和死去無異。

失去了一段記憶,表示說這陣子對自我的認知等於零。另外曾經交過的朋友,也得從頭開始重新建立起關係。雖然對方曾經熟悉,但由於外界永遠都在變幻中,使得人也一直得因順應這改變而成長。其是到頭來,失去了記憶的朋友,也只是個陌生人。人與人的關係,從這角度去看其實真的可以很脆弱。這一點,其實可以從Jared重逢已經被Wanderer佔據的軀體時,從內而外散發的怨恨感覺出來。

So we stop acting human?

我不是歷史系專業,所以對過去發生過的事情很多時間幾乎沒有概念。但是若要我猜想,我會覺得以德報怨是以如此受到推崇,甚至在歷史裡讓後人歌頌之其來有由。雖然說人之初,性本善,但是如果每人都是善者,那世界上就不會有壞人了不是嗎?編入歷史的,絕大部分應該都是以暴易暴的場面。不然的話,為何戰爭永不停歇?是說這其實有可能涉及到了不只是歷史,還有哲學,社會學跟心理學,都是我不擅長的就在此說了就算。

對於對己不善的這些外星人,人類非得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暴烈來跟本質“善良”的侵略者對峙來凸顯自己本質的醜惡麼?儘管意圖不善,但是在片中這些人展現的情操卻相對更高尚。可惜的是,這種個性本質上的衝突並沒有過多的著墨,感覺有點浪費。時說其實這外表的高尚,其實背後也埋藏着最骯臟的手段。一直到最後,這還能不能視之為高尚的商榷空間是可以很大沒錯。

可是回到這句台詞,這acting human卻隱含了人類其實該是還有很高尚情操的意義在裡頭。我們都曉得該以善待人,尤其是對自己有恩的人。可是當面對一個曾經利用各種手段謀害同胞利益的人,這個善字是不是還寫得下去。尤其是,面前的這個人,也只是被動的接受了好處,而不是施暴的人。更何況,站在Jared面前的Wanderer,也不過只是個手無寸鐵,毫無殺傷力的一個人。以德報怨這行動,之所以如此罕有,原因自然莫過於它的知易行難。

The Earth is at peace.

片頭的一段獨白,其實就已經設定了整部電影的背景。首先的第一句話,就是“地球正處於和平中”。Peace,最常用的翻譯詞就是和平。那麼什麼是和平?在現今的環境來看,似乎是說插手內亂國家的內政就叫作和平。壓抑異己者,使之喪失言論權亦謂之和平。選美大賽裡候選佳麗說希望世界和平的那吐氣如蘭,那內裡蘊含著歌舞昇平的意境似乎只有童話裡才會發生。這段獨白,正是對表面和平的現狀最大的諷刺。

電影裡描述的世界,情況就好像說我的家突然間全部人被驅逐。取而代之的,就是跟我們長得都一樣的東西都住了進去。這家人從不在電梯裡偷放屁,每天都在上演你愛我我愛你決不吵架的迪迪尼卡通片劇情。接著,這家人就對外自我感覺良好的曬著自己多幸福。可是實情是,誰又會關心遭到驅逐至千里之外的我們。誰又會關心這群人是用什麼手段趕我們出去?虧他們還說得富麗堂皇,搞不好在這漂亮非常的假象後面卻埋藏著一家人妻離子散的陰功內情。

We all want to help you.

說這世界是非不分,其實一點也不過分。之前說了和平這二字從最美好的內涵,到如今變成了最齷齪的詞彙。可是同樣正在地上忍受踐踏的,還有幫助二字。這部電影裡,對這詞所賦予的新意可說是發揮到了極致。讓我們來幫你,你不再是你,而是一個更有禮貌的一個人。但首先,你得放棄你的軀體。一個又一個,在毫無選擇下,對外來的這股勢力毫無招架能力的地球人就這樣“重生”。

假設地球人糟蹋地球導致地球暖化的論點成立,那麼這也是我們自作自受。誰給了一個從未接觸過的外來者一個如此居高臨下的位置,來評斷人類的所作所為?是說我們認識這個角色嗎?扶老太太過馬路前,也得確保人家真的要過馬路吧。如果人家只是要到隔壁的便利店買個安全套,你又何必硬把人家拖到對面去買豆漿水(欸?)。幫助一詞,到頭來也不過只是美化醜行的手段。

後記

說實在,其實這部片子可以拍得更深刻一些,但作者卻只拘泥在小情小愛的兒女私情上面。片裡面最受不了的,莫過於表面上涉及Ian(Jake Abel飾演),Melanie/Wanderer和Jared之間的“三角戀”。片子排得再眩目再氣勢蓬勃,但是到了中途變成了肥皂劇的劇情馬上使得電影變得小家。感覺就好像一個漂亮的淑女一登場豔光四射,可是一開口就是在計較自己身上的行頭跟其他人相比如何如何昂貴一樣。

電影尾段安排的伏筆更是落入俗套,作者在經過了之前系列的成功似乎沖昏了頭忘了見好就收。說真的,現在人年紀越大,越開始珍惜起留白的美感。有時候,好故事未必得非要說得完全。過於刻意去填空,結果出來若又有熟口熟臉之嫌卻又何必?說起寫腳本兼執導筒的Andrew Niccol,他撰寫的前作The Terminal其實還不錯。來到這部是也不壞,礙於原著的小家子氣,拍得出如此氣勢其實已經很了不起了。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