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是不是投了X黨就會有這樣的馬來西亞

跳坑進行了數月,這幾個星期已經有幾位戰友快寫無可寫了。於是,有人就開始出來呼籲說是不是能出個命題作文之類的活動。想想其實設立了題目也沒關係,所以自幾個星期前開始就嘗試在跳坑戰友的幫忙下每星期出一個題目。延續這活動的歡樂元素,雖然說是“命題”,但是其實也從來沒強迫說參與者一定要寫。不寫其實也沒關係,反正雖然我揪跳人偶爾會出題,也不見得有那個時間和篇幅寫出來。

是說現在選舉風正吹,正在寫這篇文章的當兒提名日和大選日已經在上午揭曉(分別為四月二十和五月五日。想說趁着這股風在吹,就來號召大家從自己的觀點出發展望一下五年後揮霍在怎樣的水深火熱中環境裡。其實到了這個時候,各政黨早就祭出了各自的宣言和政綱。我個人是還沒時間去找來看,也不知道兩者是不是有共同點。所以這篇文章其實跟各候選政黨的政綱什麼的,其實沒什麼關係。

由於自己已經報名成為觀察員,雖然已經心裡有數想要投給誰,但也不好為任何人宣傳就是。其實兩大陣營誰贏了感覺下場都不怎麼好,加上雙方人馬宣傳大軍人強馬壯也論不到我來說話。既然這樣,那我就來自己爽一下,來期望來年自己活在一個怎樣的國家好了。反正幻想不用錢,過程搞不好自己又會樂在其中,何樂而不為呢?再度重申,本人還沒細閱相關競選宣言和政綱,所以本篇文章純粹為自爽而寫。

政經

說到政治,無可否認的就是自從上次大選後更多人關注相關新聞了。政治新聞版,也不知怎的突然間極富娛樂性。各位政客閒來無事放着正事不做就算了,還要天天隔空透過傳媒不斷噴口水互相攻擊。是說各位老大爺,人民封你一個YB頭銜不是給你這樣用的。另外,放着正事不做的若只有政客就算了,高官們怎麼也跟着染上這樣的惡習?三天兩頭報紙總會刊登這些政客和高官說的一些蠢話,不是為了是非題爭論不休,就是為了一間學校搞到一鍋泡。

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再看到政客用惡質的手段去攻擊對手嗎?口口聲聲說我們是保守國家,應該秉持“東方人應有的品德”,可是三兩年總會爆出一單性醜聞是怎樣?今天是阿伯搞嫩男,明天嫩妹搞老伯,那後天是不是要效法人家上床自拍?反正已經有先例,也不自在了不是。另外,如果這些新聞能見報,我真的不理解電檢局的標準到底是要多保守。如果X交的影片截圖可以打馬賽克上報紙,為什麼接個吻要刪戲?快點把各大影片的床戲歸還給買票進場的觀眾們吧,拜託了。

長這麼大,我從來沒看過像過去幾年那麼誇張的政治對立。如果說外國人以顏色分辨政治立場,那我們這裡該是用什麼?華哥幫vs.吉哥幫?雖然說也沒有到憂慮若有人落敗發爛渣,就會馬上掀起內戰。可是長期政治上的對立,似乎也不是好事。舉個簡單的例子,同樣的事情,如果由不同的人去做,評價就會有不同。雙重標準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會怎樣發展,不需要學者出來說話,自然應該會覺得不太妙。

我家親戚不知道是不是住在新村的關係,每次拜訪總會聽到有派錢的消息。今天可能是哪家公司為了宣傳大派產品獎金什麼的,明天就是哪個政客為了爭取選民的支持分派紅包(或美其名叫什麼輔助金)。後來沒過多久,可能是這樣的方式奏效,所以政府也效法起來了。從幾年前開始,政府從年頭到年尾都在不間斷地發送輔助金。受益的群體,幾乎從三歲到八十歲人人永不落空。放着一大堆該處理該撥款的地方不去做,而把派錢此等事當成正事大張旗鼓。我們此等愚民收錢是很開心沒錯,但是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們政府怎麼年年赤字還可以派那麼多錢?

獨立了快六十個年頭,虧政府還好意思推行什麼一個馬來西亞的口號。種族政治分而治之,這殖民時代留下來的產物到今天仍然還在我們的社會纏繞不休。政客們最會說的,就是好聽的謊話。美其名,就叫做度身定做的政策。可是,我卻不禁在這很漂亮的包裝下想着,對於華社來說,這樣的政治氛圍得利的,到底是底層的人民,還是永遠都在振臂疾呼保衛捍衛華教的那群人?又或者,是那些打着旗號說“凝聚華社”,但人家另起爐竈又群起攻之的那群人?

文教

大課題我此等愚民斷是寫不出來的了,但一些小事要發發牢騷倒也不無不可。想要寫文章,沒讀過幾本書想寫得好幾乎是難如登天。儘管網絡資訊氾濫,但是會去書局買書的人其實應不在少數就是。不然的話,每年書市應該不可能會看到一群人拖着好幾籃的書去結帳。可是買過兩本書的人,都知道書本的售價貴得驚人。先不說本地書了,外來進口的書幾乎都是接近兩倍價錢起跳。政府寧願豁免相關稅務讓手機降價,卻不去檢討書本的售價,是為本末倒置麼?

另外,人長越大,對某口口聲聲捍衛華教的一些人有一些反感。有時候站在局外,其實也很難不瞭解為什麼外人會覺得這群人很偏激。個人專業不是社會或心理學,所以真的有點不瞭解為什麼一些弱勢族群常常有被害妄想症對外來的言論展開過度激烈的回應。母語教學乃身為人類的基本權益,長期跟執政黨團成員勾肩搭背的團體卻奮鬥了超過半世紀連個獨中都弄得一鍋泡。更不用說相關師資每年到了某季節,總會冤鬼纏身一樣登上新聞版面。

有時候我在想,這些人長期坐在領導的位子上是不是真的那麼舒服。分明辦事不力,還可以有本事厚顏無恥坐了這麼久。有時候我不得不很黑心的猜想,是不是真的把母語教學提升了,會抹殺他們存在的理由。因此這群人是故意不努力,但又不得不大鑼大鼓對外宣示自己“有用功”。當然這一切,只不過是個猜想,是不是和事實相符,我不知道。可是看到華社像是被制約了一樣,一打出“捍衛華教”的名號,錢就從四面八方涌進來感到很弔詭就是。

衣食

百物騰漲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推着滿滿百貨的推車去結帳,搞不好一張一百快都還不夠結帳。先不說別的,我搬到現在住的地方已經快二十年了。在這短短的二十年裡面,我去離家不遠處買包面來吃,從以前的兩塊半變成如今的四塊半。二十年不到,漲幅已經快翻倍。我有點瞭解以前父母輩是怎麼感慨以前他們小時候只要花個幾十仙,就可以吃一頓飽飯的感覺了。

年紀漸長,朋友們的話題已經開始慢慢不多不少觸及購置房地產的事情了。無論是要來自住或投資,現在房地產價格翻倍的速度,搞不好比十次起薪水的幅度還要來得快。可是,在巴生谷真的是能住人的嗎?我住的這個地方二十年前路有多寬,二十年後的今天高樓公寓租屋林立,車子以倍數增長,但是所謂“要道”仍然也就那麼寬。同樣的狀況大概也發生在巴生谷,甚至很多其他的地方。城市規劃的失敗,真的能容納如此多的居民麼?

過去的一年,陸陸續續傳來一堆關於外資進來設廠的消息。有外來資金是好事,這不容置疑,可是這些投資都有個共同點——政府總是挑一些人家不要的計劃。首先是稀土廠,再來就是石油化學產業,未來搞不好還有核電廠什麼的。是說我國國土天然資源豐富,這點連小學地方研究的課本都已經強調了無數次的東西是為什麼相關單位都集體遺忘了?或許他們真的沒有忘記,因為我們雨林消逝的速度,也曾經鬧上了不少的媒體版面,算是“善用”天然資源的表表者。

上下班花長時間在路上是個隱形的殺手,可是在巴生谷沒車寸步難行卻也是事實。每次燃油價格喊漲,政府都推託說要把那筆津貼來提升公共交通。可是到最後,公共交通是有改善沒錯,但幅度是不是有追上擁車率?說有改善真的有待商榷,回到父母輩的那個時代,他們沒車但搭公車也一樣可以抵達目的地。重要的是,不需要什麼路線都要兜個遠路。可是我們這時代巴士不是幾個小時來一部,就是從A點到B點都要先途徑吉隆坡,再不然就是入夜後巴士公司以虧本為由拒絕行駛。

以前還在吉隆坡上班的那段日子,有那天沒在上班時間讓路給有警察開路的高官顯要,那真的該去買點彩票。是說口口聲聲體恤人民,夠种的以後也學我們凡人一樣天沒亮就起床,然後開車去上班。人民花那麼多時間在路上去上班,才賺了那麼點錢,還要給你扣掉一大部份的所得稅。為了表示感恩,高官們是不是也可以跟人民一樣在路上一起咒罵為什麼路上那麼多車子?周末了怎麼還會塞到死,為什麼路上的每個人都不回家喝奶?

開車真的很好玩麼?雖然說在巴生谷變成了一個幾乎必要的技能,但是給大專生優惠買車真的可行麼?教育貸款是不是該免除這點就不說了,反正高官們也清楚知道這是少出國考察亂花錢就能實現的東西。我等愚民也不好說拜託不要再花一百五十塊吃晚餐,免得人說沒有品味。可是畢業後,除了教育貸款還要付利息長遠來算高得嚇人的車貸是哪招?高官們是不是可以考慮高抬貴手,讓車子變成奢侈品而不是必需品?

暫時想說的就是那麼多,接下來的日子,應該會抽點時間來看看各陣營的競選宣言和政綱到底是什麼。寫到這裡窗外的大雨下了也快有整個小時了,是說到底意味着什麼只有老天心裡有數。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