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比賽誰更會吵架

當世界越來越進步,一般人會以為人民會越來越自由。可是這幾年下來,卻發現我們只停留在發現自己多麼不自由這點停滯不前。當然同時間引發的,是很多很多很多非常多爆炸多的討論。討論是好事,但是這幾年我發現幾乎什麼課題到最後變成只剩下兩方人在交鋒。渴望改變的人,會指責對方是體制的加害者。諷刺的是,站在對立面的,不一定是反對的,更大可能只是覺得無關痛癢的群體。不過終歸到底,比較激進要求改變的那些人,都給標上了正義魔人這個標籤。

雙方陣營互相叫囂,誰也不讓誰。

本來可能出於善意的事情,總會在雙方經不起激的狀態下演化成強烈的對峙。

有時候只不過為了一個五秒鐘就能完成,無關痛癢的改變。

通常到了最後,只會有兩個結果,不是成功就是失敗(廢話)。可是成功了的背後,目的真的達到了嗎?還是在這麼激烈的過程之後,換來的是一個新的之前從來未有的問題呢?打個比方,我不喜歡做給女生的玩偶是粉紅色的。於是經過一輪大亂鬥爭論後,玩具公司妥協了換成了橙色。可是回頭一看,牽扯進討論的人都得到獲得什麼?本來要傳達的訊息傳達了出去嗎?

是的,重點是在表面的改變背後訊息傳出去了嗎?

或許一開始的設想是想要打破性別的標籤(藍色代表男生粉紅色代表女生),但是吵架到一半焦點話題變成粉紅色有什麼不好。然後雙方在理性討論的表象背後,開始瘋狂討論粉紅色代表什麼迫害。覺得荒謬的那邊,就不斷提出這一切無關痛癢搞不懂這一切有什麼關係。最後搞不清楚狀況的玩具公司妥協不用粉紅色,改成橙色。

結果性別的標籤仍然沒有打破。

提出需要改變的人覺得好像改變了什麼,但反對的人仍然覺得自己輸了,覺得輸在自己不夠正義魔人大聲。爭吵到了最後,變成最大聲的人得勝,這樣好嗎?

於是正義魔人繼續往更多課題前進,繼續跟更多的人吵架,甚至到最後會因為認同的人不夠「正義」開始掉轉槍頭。你不夠積極,你做得不夠好,你⋯⋯就是敵人是加害者。

WHAT THE FLYING FUCK?

所以你知道為什麼我很多時候寧願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去看他們在幹嘛了。因為到最後這一切只是一個比賽大聲,比賽誰比較正義的遊戲。真正重要的訊息,總是在聲浪的背後躲藏著無人發現。只要牽涉了情緒,所謂的討論就會淪落為誰講話比較大聲的比賽。

寫完發現也好像沒什麼好說的。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