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熱血觀察選舉吧!

選舉的腳步越來越靠近,四周也開始悄悄的掛上了大大小小的黨旗,彷彿當選舉委員會沒到(實際也不見採取任何行動)。有感這接下來的選舉應該會是有史以來最為激烈的一次,也想要好好記錄這人生第一次的選舉,所以在上星期三就出席了Bersih 2.0、MAFREL和KOMAS號召的觀察員Pemantau簡報。其實與其說是簡報,其實倒不如說是個介紹活動。會上除了講解觀察員的一些守則之類的,也約略講解了選舉的意義以及在期間可能會發生的種種弊端。

選舉是民主社會附贈的一個責任,活在這制度之下的每個公民都有義務投下手上的一票,來選出代表來組織政府。是說本國也沒有硬性規定公民一定要註冊為選民,所以對之不感興趣的朋友大可以不投票。這些人,只是對於社會上因政治衍生的種種不公,不投票就坐在安穩的沙發上大放厥詞抱怨這個抱怨那個,其實是不會覺得這也太便宜了嗎?見到社會不公就快快跳出來大喊十一番,這種行徑也太便宜,或者說,你又沒投票喊個屁?!

是夜的簡報說是從七點鐘開始,可是我儘管提早了一個小時多出門,但是抵達的時候已經是快七點十分了。不過好在活動尚未正式開始,熒光幕上看到只是前幾次的街頭遊行情願的錄影片段。登記完畢後才坐了一下,一位叫Shahrudin (Othman?)的來自MAFREL(Malaysian for Free and Fair Election)的代表就開始介紹一些背景資料(官網可以看,就不轉述了)。所以這票人號召的觀察員Pemantau是在場外,以在選舉期間記錄弊端而成立的(I see, I record and I report)。至於官方的Pemerhati,則是主要是在選舉日當天在投票區內工作的。

說到Pemerhati,他們也有約略介紹其他被官方欽點為合作伙伴的一些非政府組織,和簡單交代為什麼一些團體推出的緣由。不過無論是在場內或場外,Pemantau和Pemerhati已經確定了將會互通訊息方便監察和確保選舉能公平進行。接着差不多七點三十七分左右的時候就是晚餐時間,事先沒想到會有晚餐,也沒想到會搞很夜,所以也沒去吃(結果持續了好幾個小時,難怪有晚餐……)。

接着差不多八點十分時,就換了另一位叫Azmah Hashim(我不知道有沒有拼錯)的女士繼續講解。所以每次的投票都是差不多五點開始落閘,待還在投票區裡面的棒油完成了投票手續後,五點半開始就開始算票。接着又回到Pemantau和Pemerhati之分的小小講解,如剛才說的,雙方會合作,然後其實Pemerhati也有在招人。在接下來的選舉,Pemantau因為人數相對較小只是會重點觀察上屆選舉一些較少多數票的國會選區,而Pemerhati則需要更多人安置在所有的投票站。

接着就是簡短介紹選舉期間最容易發生的一些弊端,所以這簡報在這裡就是高潮了嗎?馬來西亞是個逢大選就鬧鬼的鬼地方,所以首要的弊端自然就是冒名投票這一項。與會的出席者也有簡短介紹自己親人的一些經歷,如果你以為冒名投票已經很扯了,君不知在這個鬼地方還有冒名登記選民這等鳥事。不過講解人也坦然Pemantau是沒法做什麼,不過由於會盡量安排當地人到附近的投票站關係,一經發現奇怪的人踏進投票站會設法通知合作伙伴Pemerhati。

接下來就是宴請,由於自己上次被郵政局陷害導致無法投票,所以沒經歷過這個。從與會者的分享,為了保住選票,大家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從送水送毛巾安排免費接送就算了,竟然還有送腳車?所以這種另類的賄選是可以做到如此的極致,倒是讓我大開了眼界。與會者也有分享說原來這些免費接送很多還是有關係人士安排的,是說人脈之广令人咋舌。

然後就是Undue influence(不知道怎樣翻譯),也就是說國會一經解散就沒有了所謂的部長什麼的。這也解答了我一直以來的困惑,先不說本地的,之前在某國選舉期間,電視新聞還總統前總統後的稱呼,整個覺得就是彆扭和怪異。所以在選舉期間是差不多無政府狀態,沒有首相沒有部長的哦。所以這群政棍按理是不能動用國家機關,在選舉期間呼風喚雨,得空叫那個政府部門的官員接送,到那裡用部長身份剪綵之類的。

接着就是賄選啦(我好像沒抄完),也就是用錢買選票的事情(是說看到的案例照片很是驚人)。講解人說着說着就分享了前陣子造神選舉活動的一些現象,話說當年他們還是用pemerhati的身份觀察,結果有個白目投完票後離開前抓了個觀察員問那裡可以領錢。我聽了整個哭笑不得,更不用說在現場的他們。是說其實年中也聽過不少,尤其是在新村常常聽到我家長輩三不五時都去排隊領錢,是說這些政治人物的錢也太多。

除去剛才說的,其實還有這些前部長不得使用已經過氣的身份踏入校園競選,若租用禮堂造勢也必須付費。另外大眾媒體也必須給予每個候選人平等的曝光,不能因為任何的原因偏頗任何一方。至於選舉委員會,則必須在這期間繼續保持中立,不得參與競選(是說這群人竟然挖到選舉委員會的官員為某陣線競選的照片)。

剛才也說過,若報名成為Pemantau,除了在投票日當天值勤,若在競選期有空閒也須到各個造勢活動記錄。從投影片看來整個表格看起來也不難填,看起來參與門檻也不太高的樣子。其實也跟之前說的,觀察員的主要責任是觀察、記錄和舉報。只是如果人身安全收到了威脅,則切記馬上離開現場。

寫到這裡才發現我只寫到活動的一半(這時已經差不多九點零七分),其實這時候也開始餓了,難怪一開始有晚餐哈哈哈哈哈。過幾天再寫寫趴兔吧,只是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先到這裡登記成為Pemantau觀察員,然後出席其中一場的觀察員簡報,再靜待相關的協調員聯絡就是了。若在推特有帳號,可以在這裡follow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