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分不分離難離

剛才從小白家回家路上,聽到電臺DJ用很感性的聲音念一則故事。雖然我沒有從頭開始聽起,但是聽了兩三句卻有種熟悉的感覺。這種故作矯情的故事,不用說肯定是從網絡上找來的。想一想第一次看到這個故事,應該沒十五年都有超過十年吧。有時候真得不得不同意,電臺節目真的越來越容易做了。這位DJ算是很客氣了,更多時候聽到的就是一則社交網站留言就能做一小時的叩應也真是夠了。

好像模糊了焦點,今天要說的是故事而不是什麼電臺生態。

這種故事通常都有同一個模式,而且情境都差不多一樣。故事大多是從夫妻瀕臨離婚,然後在之前設個飯局吃一頓飯什麼的。男主角通常都是白手興家,一有錢下半身就癢起來的混蛋。接着餐桌另一頭的女主角呢,就大多數都是當初爲愛走天涯患難以共的準前妻。在這個飯局中,想當然小三不會出現。另外,吃的也不會是什麼山珍海味。不過重點,總是在用餐途中準前妻有意無意提醒這奸夫一些往事。這種往事,通常也跟餐點的內容有關就是。

俗話害人說得好,寧可勸和都不要勸離。故事說到這裏,兩個人至少有一個都會梨花帶雨,偶爾會附送一點聲淚俱下。念完舊情,丈夫也總是會懺悔不該白白把錢都花在金絲雀身上。故事的結局也總是寧可辜負小三帶來的性高潮,也不要虧待熬成黃面婆又嘮叨的原配。若故事調味還嫌不夠,偶爾還會附送接待的老闆也跟着反省自己的婚姻狀態。

最好是每碗雲吞麪,都如此這般黯然銷魂。

食神沒打算拍續集吧?

當時後年紀小,所以想也沒想第一個感覺就是「這男的好仆街哇!好感動!!!」。難怪人家形容年少的時候,都會說什麼粉紅色乳頭,可遇不可求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所以長大成人之後,回想過去都會覺得自己當初怎麼會那麼單純。單純的點在於這種故事有問題的部分,實在也太多了一點。有時候真的是要有點情感上的歷練,人才會懂得拼命叫人家脫離幸福的戀情有所成張。

首先很大的問題,出在故事的主要角色——丈夫和妻子。當然,以下的所有探討,都是建立在故事的主角們是異性戀的。誰要是跳出來問如果是兩個男生或兩個女生之類的問題,請狠狠地用雙手不斷親吻自己的臉頰。確切點來說,問題其實不出在主角身上,而是爲什麼出軌的總是(十之八九)丈夫?爲什麼一定要等到有錢的時候,才來與以煲湯著名的姐姐另有感情?妻子就必定要成爲故事的受害者,受到同情之光的照耀嗎?

再來,丈夫出軌了爲什麼妻子一定要對他餘情未了?爲什麼這準前妻,一定要擺着受委屈的姿勢?丈夫念着舊情的時候,爲什麼要陪着一起懷念往事?這些故事的寫手,若一定要讓男女主角處於同樣的角色可不可以來點創意?比如說燒盆熱水澆到準丈夫的私處之類的。雖然大家都認爲要勸和不勸離,但如果雙方都沒了感情爲何要勉強回想?

還有故事的最後,爲什麼一定要夫妻重歸舊好?這樣小三怎麼樣?搞不好人家也很委屈不是?就算是情感的騙子,在進行一段感情總會傾注一點心思進去。再說了,在這樣的設定下最大的贏家自然就是丈夫本人了不是?一方面可以把妻子吃得死死的,然後在外頭還可以另外擁抱另一個女人。反正到頭來,妻子大吵離婚時去吃頓飯懷念下舊情模擬下當年的苦況就能和解了。如果這故事是要提倡些什麼,那麼大概就是男人你們儘管去滾吧,老婆總會原諒你的。

別說我偏差,我只是很糟糕。

女生們大可以紅杏出牆去報復。

這種謬誤,實在是有待修正。爲了讓故事更有時代感,我額外提供兩個比較有真實感的故事大綱好了。如果你也是這種販賣煽情的故事寫手,看後儘管拿去用。我不求什麼,你有空鏈接回來我就很開心了。

政治正確故事一

話說阿珠跟阿發這幾個月吵吵鬧鬧無數次,終於到了個臨界點時雙方協議離婚。就在結伴去律師所辦手續前,各自前行的兩夫妻正好在不遠處的小吃攤碰上了。爲了展現無謂的紳士風度,阿發提議坐下來吃頓飯。阿珠不置可否地坐下了,但是全程只是忙着按手機。其實雙方此刻都沒什麼胃口,找到這家小吃攤也只圖個不胃痛。餐點內容是什麼,說起來還真的是一點都不重要。

阿發點的水餃湯很快送到,阿珠看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看着不動聲色的阿珠依然忙着按手機,阿發嘆了口氣說很久沒吃到阿珠自己做的水餃湯了。阿珠聽到這話,似乎刺中了什麼痛處一樣馬上起身拍桌反彈。要不是你這混球把好好一家公司弄到快倒,本小姐我哪裏可能會爲了挽救日夜奔波。這些年要不是我勞心勞力,公司又怎麼能夠有現今的規模。你就只知道吃吃吃,小心吃死你。

看到老婆勃然大怒,阿發也只得坐在原地呆望着。這時候附近出現了一個身影,一個阿發根本就不想見到的人。只見公司的小馬疾步跑了過來,忙不迭地拍着妻子的背,還不斷安撫着。接着這對姦夫淫婦就這樣離開了,只留下阿發、因拍桌而泄了滿桌的水餃,和阿珠臨走前放下來結帳用的一百塊錢。小吃攤老闆看了這場面,也不敢過來跟阿發收錢。送走了連聲感謝的這個男人後,老闆忍了許久的眼淚也落了下來。

難道,老天要用這樣的事情來提醒自己快點簽署離婚協議書嗎?

政治正確故事二

話說小花跟大豬這幾個月吵吵鬧鬧無數次,終於走到了離婚一途。就在離婚的前夕,雙方約好了要好聚好散好好吃頓大餐。於是這兩個人來到了一家裝飾甚是氣派的餐館,想說要好好大快朵頤一番。道明來意後,服務生將兩人引領到包廂去。在這位服務生的介紹下,兩人決定了吃一頓應景的離婚套餐。反正人生也不會有太多次這樣的經驗,要砍菜頭也就只有這次罷了。

決定好後,服務生要求各自爲對方點一個最愛的餐前點心。雙方遲疑了一下,大豬總算打破了沉默說,要爲小花來一個炸水餃。小花聽了心裏蠻不是滋味,明明上個月才說過要減肥所以不吃煎炸食物。好吧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滿是怨念的小花不顧醫生的警告爲對方點了他最愛的鹹蛋炸花枝。『千萬要記得重油重鹹,我先生口味一向比較重』,小花還不忘裝出賢惠的模樣叮嚀着。

好不容易吃完前菜後,嘴巴滿是油光的大豬看着突然走進房內的服務生驚恐地叫了一聲。只見這人拿着一束玫瑰花,說是要他重溫第一次送花的情境。沒想到才說完,已經忍不住氣的小花從鼻孔哼了一聲。大豬連忙把服務生給打發走,腦海浮現的正是當年威迫中送花的情境。原來當年還是學生的他們,身上根本沒什麼錢。在正式交往的幾天後,正巧是情人節。還沒收到花朵的小花磨着說要花。在軟硬兼施下,大豬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錢都買不到一朵,於是只得臨時向小花借。從此之後,每次吵架小花總會拿這件事情來說嘴。

突然間,門外涌進了一陣濃煙。兩人還道是火災,於是就爭先恐後地衝向逃生門。沒想到一打開包廂房門,外頭迎接的竟然是驚恐地服務生。氣上心頭的小花從支支吾吾的服務生口中聽到原來這是安排好的,更是氣炸心頭。在盛怒之下,小花叫來了經理說要求賠償否則要找律師。大豬勸阻不果,於是就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折騰了老半天,賠償不但拿不到,雙方還爲此付了一筆爲數不菲的金額。爲此感到羞澀的大豬,看到金金的車子趕到了連忙丟下準前妻揚長而去。

看着大豬頭也不會地走掉,小花又是氣又是悲,只得在餐廳門口的探照燈下蹲下痛哭。

那次爲什麼不把他的雞雞切掉?!

(全文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