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洗涤不了心灵,徒增满腹的愤怒与附赠之惆怅

认识我的人大概都知道我家卖冰橱的,所以我很冷*误*。说实在,早上遇到吉安的时候,他问我为什么这么热血,我只记得我答了我只是一介良民说不上热血只是来行街之了的话。事实上,我真的是这样想的。虽然我不狂热,但是我关心我手中一票的重量,我希望我的一票是足以让候选人重视,而不是沦为选委会操弄的棋子。是怎么听怎么卑微没错,但当人民如果要一而再,再而三低声下气,得不到回应,会愤怒,我想是正常的。

今天第一次参与街头请愿,朋友打趣说希望可以看到我记录些什么,其实我真的很不希望我可以写些什么,因为当有东西可以写的时候很常都不是好事。我只是希望可以很安静去街头走走,最多喊喊口号,如果可以取回空间的话语权,就这样。结果,去是去了,喊也喊了,可是回到家,我却没有功德圆满的感觉,反而觉得这样下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呼吸道其实有过敏的现象,加上哮喘的缘故,所以小时候我很常病。虽然没有到呼吸困难到窒息的地步,可是要忘记呼吸不畅顺的感觉真的很难的。不巧的是,今天我又遇到了。相对于一些觉得被击中很酷的怪胎(Seriously, what have you been smoking?),当我在挣扎着呼吸的时候,那种久违的感觉带出来的恐惧是很可怕的有没有。因为是菜鸟的关系,我真的不知道是这么可怕的,所以我手上并没有很多盐(恰好够我中几次,但我只是不小心中了一次,然后就躲得远远的)。

愤怒刚才说过了,当人民一再要求同样的东西,无论用多卑微的口号呐喊,可是却没有得到回应的时候,会愤怒真的不是什么预料不到的事情。人民毕竟不是狗,不能说三更丢颗糖就忘掉一更被打得死去活来的事情。刚才也说了,我虽然不尽然是完美的,但毕竟没有杀人放火应该还能算是良民。可是对我们这群手无寸铁的良民,原本应该保护我们的执法人员竟然像是免费一般,实际是大家透过缴税买回来,狂射催泪弹。亲爱的议员们,不好意思,我可以说我们不想要买单吗?请选委会和市长掏自己的钱去付账,我是认真的。

在回家路上,在吃晚饭的时候,听到的尽是那些觉得被喷很酷的人,最欠打的是大家竟然还相约4.0。真的,人类们,虽然大家在遇到催泪弹很互助,可是很抱歉,我真的没有很想见你们多几次。虽然被催泪弹吓坏,但其实并没有阻吓我继续参与活动的决心。虽然我之前说不要以为一次行街可以解决问题,但是当事情变成常态的时候,进步的步伐会有多快?

至于惆怅的部分,其实我觉得再过几天等心情平复下来写会比较好,或许同时间我可以等到关于行街晒太阳的消息已经不再让我觉得惊讶的那个时间点再写好了。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