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出席428有什么好光荣的?

要是真的得说有值得光荣的事情,那一定是我们不用等到八三一在twitter,也能体会到其实马来西亚人真的是可以抛开成见不分彼此的。沿路上不断可以看到有人分水分盐说不感动是假的,当然我不会说我被催泪弹攻击过很自豪,但是在看到大家互助的场景,我找到身为马来西亚人在这么值得引以为耻的活动找到一点欣慰的感觉。所以,去他喵的什么种族冲突的狗屁恐吓,如果是为了大家的共同利益,大家还是有可能携手一起的,不是么?

我第一次行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常态,但是这次出席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不甚被珍惜的棋子。主办方有本事号召这么多人是很厉害没错,但是这么多人出来主办方是怎么对待我们的?我不奢求会有认为我撑伞、为我递水、水炮来帮我挡,因为我知道要维护那么多人的安全是不可行的。其实人在现场,我们已经贡献了人数,可是我们可不可以知道前方发生什么事情?我只是在一两百米不到的地方,可是前方发生什么事情我完全不知道,就算尽量向前挤了也仍然无解。我了解当天有通讯上的干扰,或许这使得资讯无法很快速地传播。可是有干扰器所以无法即时传递讯息,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个借口。其实人群召来了,所以就应该任由他们自己自生自灭,什么都不知道之下就中催泪弹么?好吧,理智一点,催泪弹不是他们的事情,那么至少,解散的消息我站在我的位置是完全听不到的。

接着,既然定调是和平的集会,为什么还是会有人冲破重围冲进独立广场?之前不是说会严格控制场面说不能带进头盔和雨伞么?我不要说是不是看到这两样东西,因为我没有拍到照片不想给人说没图没真相。但是回到突破围栏的事情,既然不愿意出席者冲破,那么是不是应该早早预备一群人守在前面?人数超乎预料是个借口,既然人越多越好,但是我是没有看到主办方对此有任何的预期做出相应的应变。基本上,除了通讯出问题外,人群控制老实说我也看不到。

我在香港九龙发现很多街道看起来都差不多,主要是因为店面都是那几家连锁的。所以同样的,当一群人站在一起,大家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可是里面都是有差的。现场很多人来的主要问题,就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企图,有人是来反清复明的,有人纯粹是不满政府,有人来凑热闹,也有人来是期待被催泪弹射中(嗯,我在轻快铁在当晚吃饭是听到有人炫耀)。所以想要骑劫这次的游行,只要选中一个可以让很多人有共鸣的事情,其实就很容易办到。

所以人民也不一定就是无辜的小绵羊,排除摆明是来滋事的不说,但是满场Hancur BN到底是怎样?如果这是反清复明式的抗议,我绝对是来错地方了。可是在整个活动同样的口号仍然不绝于耳,所以现在是怎样?民众来之前不是应该好好看看诉求是什么么?因为通讯被切断而主办方没有很好的应对措施,我在这次行街做错的其中一件错事就是应该是接近解散的时候听到前面大喊Buka pagar的时候附和了。会这样做的原因是,在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的时候,来自前方的任何呐喊,因为会有集会的领导在那边,就会以为一切都不会有错。在那个当下,我非常天真的以为这样喊是因为领导的人希望利用群众的压力希望执法人员网开一面解除障碍让大家进去坐,没想到好心做坏事变成让真正的暴民一个理由和勇气去拆除这些障碍。

然后在警车经过对其伸中指,掷水瓶又是什么?他们同样也是人,也会有情绪,虽然他们应该尊重制服需要专业,但是他们在这么多人面前尽管有武器也是弱者。当弱者被逼到墙角,心理承受了足够的压力,会宣泄是很正常的不是?当然我不是说他们动粗是应该的,这点必须要搞清楚,因为无论如何警察打人就是不对,尤其是面对手无寸铁的民众。可是大多数参与者对待执法人员的敌意和仇视,就是绝对正确的么?

事后报纸报导不合意大肆抗议谩骂又是什么?而且片段拍得不清不楚一味责怪警方又是怎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开始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我发现对很多人来说,只要是政府或官员稍微做错什么,或者出丑,或者政策有所纰漏,就马上有一堆人一窝蜂出来仿佛是正义之士一般对其指责。反而当有人为他们打圆场,或者分享一些对政府有利的真实消息时,就会被人大肆数落说是什么家畜都不如这样。

更令人无解的是,事后不出席就算了,还要冷嘲热讽出席者说他们很蠢的到底又是什么居心?我不违言出席根本没有指望当政者会做出正面的回应说要怎么怎么顺应诉求改革,毕竟他们无赖了五十多年已经习惯了。可是我出席,只是要尽一个很卑微的公民所能做的最大的事情,要是民代不能把我的话传进议会,那么我就上街跟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说。

我没有很fancy会被催泪弹攻击,毕竟我不是以去嘉年华会的心态出席,但是我还是有准备倘若真的发生了一些必须要有的物事。可是,这并不代表我把这当做是一场战争,我出席的心态,就是表达我的立场,我不是要前往战场壮烈牺牲,因为我只是一位很卑微的小市民只要活得安乐就好,没有打算因为一场街头运动就为谁捐躯这样。如果有两场同样的活动,两个距离我相等的距离和规模,但其中一个会比较安全,我会毫不犹豫去很安全那个。

警察镇暴队无论如何都是错,对付手无寸铁的人民用起了催泪弹就算了,还将之丢到人群中又是怎样?最后我还看到有一颗丢到挤满人的清真寺门口又是怎样?最后撞死人,无论车子是不是失控,那又是怎样?殴打记者,那又是哪门子的道理?催泪弹直射人群,而不是根据指示应该射向天空又是怎样?催泪弹射进无辜市民(不是参与者)的车子内,又是怎样?出席者已经逃离了,最后还被水炮车赶回来,那又是怎样?

当政者更是仆街,如果警察镇暴队是依指示行动,那么就更加罪加一等。人民只是要求开放独立广场静坐,宁愿花两个小时晒到死,也只是要来申诉那八项诉求以及对政府滥权批稀土厂的事情。你不听就算了,现场很多人可能也预料你听不进去,可是你连让人家申诉的管道也不开放是怎样?人家说要在那边办静坐讲了好一阵子,一星期前你才告诉人家申请不批,还佯装好人说那里那里可以,可是一场大型的活动要人家怎么一星期内交代?而且,不要忘记,你前脚才指控人家是非法组织,你觉得触角相对比较深远的主流媒体后脚是可以替他们宣传换地点的事情么?

我不说被暗桩插进去的内鬼阴谋论,我只要说人民为什么会在有人带头下大喊Hancur BN的事情好了。无论这句话是不是内鬼喊的,当有震天的附和声音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你们自己很多事情都做得不对?人民已经不是当年可以在三更吃了个糖果就忘记一更时被打得半死的事情的了,尤其是糖果现在越给越小颗这样。

感觉这场游行是主办方和当政者的一场博弈,而执法人员跟人民就是双方掌握的棋子。本来我在跟我其中一个网友在聊起是很意兴阑珊的,说我最多会再出席多一两次(虽然更想不要再有),就不再来了,因为怎么都在感觉自己只是人家的棋子或谈判的筹码。但是他提醒了我出席的初衷,就是因为良心告诉我我必须站出来为目前的不平宣泄我的不满。而且为了让我更好过一点给了我两个连接,表面都是影评观后感,但是其实用来解释出席的动机,倒是相当切题,仅此分享。

人群控制不能说完全没有,至少在后期人群开始被攻击的时候,还是有人在沿路通知人群要往什么方向逃这样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