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暗钮 第十章

“小硕,你还好吧?如果你听到留言,请马上打电话给我!”

赵硕厌恶的按掉了艾佳日复一日的留言,今天已经是他躲在酒店的第三天了。在这几天,因为赵硕不在主持大局的关系,关于公司会突然倒闭的猜测也陡然间开始此起彼落,员工们也开始一天比一天少,直到还有两天才到元旦的今天,还在上班的人已经从高峰期的五六十人,已经直线滑落到不到十个人。着急的艾佳在这几天,不仅是电话打个不停,甚至还登门造访,要不是赵硕在心血来潮的时候会报个平安,她几乎快要去报警求助了。

望着镜子中满面胡渣,蓬头散发,和可能因为睡眠不足导致的无神双眸,他几乎快要认不出镜子里面那个极度瘦削的人,就是在去年还仍然叱诧业界,意气风发的赵硕。想要举起左手感觉着自己已经整个凹进去的脸颊,可是竟然发现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进食的自己已经快要丧失举手的力气。艰难的,双脚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把沉重的身躯慢慢挪到床边,仍然虚弱的双手下意识的伸向了就在床边的酒瓶。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酒瓶,已经压抑已久的怒气像是找到了一个出口,接下来听到的,就是酒瓶撞向墙壁发出的巨大声响。

闻声而至的服务员就在砸酒瓶事件后的几分钟内连忙赶到了赵硕的房间,在急促的敲了几下门后,因为没有听到任何回应,所以服务员就打开了房门想看看房客是不是已经陷入了什么危险。破门而入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扑鼻而来的酒臭味,接下来就是看到一个已经快没意识的人已经近乎瘫痪了在床上,呢喃着无意义的字句。就在这个时候,赵硕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迷蒙的对着服务员说:“你叫她不要再打电话来了,反正我都快死了,不要管我!”

服务员抓起了手机,才按了接听钮,就听到一个女人在连珠炮式的质问:“赵硕,你在哪里?你知道现在只是剩下我和老福在公司里,我不相信你就这样放弃了先锋,你怎么样都先出来,大家好好谈,一定还是有扭转的余地的。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和老福马上来接你……”

服务员看着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赵硕,于是对着话筒说道:“不好意思,我是个酒店的服务员。其实赵先生现在在舒适旅馆,现在他似乎整个因为酒醉的关系没办法自理了,整个的状况看起来很糟糕,我看你还是亲自来一趟看看他好。”


在烟花争相斗艳的元旦日凌晨,王晓寒、小迪、和陌生男与手下就在上次谈判的顶楼餐厅对峙着。

“不要,小迪是无辜的,我……我愿意代替他跳下去,我求求你放了他,要不,我跪下,我……”,话说到一半,王晓寒已经“咚”一声整个跪下。


“喂,你病很重吗?不然明天的倒数演唱会你要一起去吗?你这几天没来上班我都快闷死了,喂,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小志?”,才按下接听钮,小陈连珠炮似的问题就让凌云志想马上挂断。

“我这几天不太舒服,你们自己去好了,还有……”,说到这里,凌云志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哽咽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我会想念你们的。”,语闭,就挂断了电话。

凌云志看着放在自己面前,已经被摔得有点毁坏的模型车,斗大的眼泪就开始不听使唤的缓缓流了下来。他已经好几天都吃不下东西了,自从节礼日过后的那天发现自己已经被注定要被牺牲后,心情的沮丧完全不能用任何已知的文字来形容。说想要合个眼睡一下,可是闭眼后,眼前见到的,仍然是王晓寒的样子。这个让人动心的女人,却在美丽动人的表面背后,布置了一个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局面。


“不要啊!小迪……”,已经濒临崩溃的王晓寒,看着陌生男的手下已经抓着小迪,准备随时将他抛下这离地三十层的建筑物。

“妈!不要啊……把拔!”,就在陌生男的一声令下,尖叫着的小迪就这样被丢下去了。

元旦日的烟火仍然此起彼落的绽放着。


到赵硕终于恢复意识睁开眼睛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焦急的艾佳。

“来吃点东西吧,你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眼眶泛红的艾佳此时压抑着心中的怜悯,把手上盛着一口粥的汤羹递了前去。

“我不要,你走,你快点走!我不要看到你,我不要看到任何人,走啊,快点走!”,说着,赵硕马上就用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把手边能抓到的任何物件向前抛去。

老福见状就赶快走了过来抓住了发狂失控的赵硕,并且示意艾佳先行离开。这时候的赵硕仍然不住的扭动着试图要挣脱老福,只是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进食的他力气怎么也没办法逃出老福的钳制。终于挣扎的力道渐渐减弱,老福放下了赵硕,然后生气的对着他说:“我不知道你这几天怎么了,不过你知不知道艾佳这几天因为你不在也是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在寻找你的踪迹。你是不是知道这几天她在公司受了多少鸟气,你是不是知道她为了你已经来回了你的家无数次?”

“我不稀罕,我不要任何人来关心我,你滚!滚!滚!”,仍然极度愤怒的赵硕,用着全身的力气喊着。

“走我是会走的,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么多年来,你知不知道艾佳会保持单身的原因,是因为她一直在暗恋你?你每次出远门艾佳来帮你打理整个屋子你真的以为她只是顺便?你每天在公司可以舒舒服服的看你的公文,你以为艾佳只是在尽责?你以为这次艾佳把你从旅馆把你抬回家,然后还彻夜未眠照顾你,还要去熬粥给你吃,只是朋友间的关心?醒醒吧!”,越说越气的老福已经不管此时已经怔住无法东弹的赵硕,转身就想要离开。

才转到房门口,老福再转了个身过来,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公司将在下周一正式结业,如果你可以的话,你只需要做的,就是当天到公司露个脸。手续上的事情艾佳已经处理好了,算起来你还真走运,这样下来亏掉的还算不多。还有,如果你改变主意要吃东西的话,艾佳留了一煲粥在你家的厨房。”

说完,老福就离开了赵硕的家,坐上了车子扬长而去。呆滞的赵硕坐在自己的床上,耳边周而复始响着的,仍然是刚才老福的那一句:“……是因为她一直在暗恋你?”


“老娘跟你拼了!”,已经陷入失心疯状态的王晓寒冲向了陌生男,想要跟他来个同归于尽。

相对高大,健硕且灵敏的陌生男轻易的就躲开了王晓寒,然后身边的手下也一拥而上紧紧抓住了王晓寒。

“真烦,我们走了,不要管她。我们的游戏还没玩完。”,说着,陌生男就施施然的走了。


凌云志拿起了手机,终于下定了决心拨了个电话给给王晓寒。

“嘟……”,是空号。

凌云志愤怒的把手上的手机用力的一甩,就丢到了面前的电视机,“哗啦”一声,整个电视机应声破碎,硕大的电视荧幕就在刹那间碎片散落一地。他大大的喊了一声,然后就抱着双膝,把头埋在怀抱中,任由已经快要流干的眼泪再度决堤而出。


“哇,怎么把小孩子也丢下来,这做父母的真无良。”

就在小迪被抛下楼不久,围观的群众就好像蚂蚁遇到方糖一样堆积了起来。

“你们看,上面还有一个人要跳下来……啊,跳了,快跑啊!”

还来不及散开,大家的耳边就传来了一声巨响,接下来看到的,就是一个女人就整个人瘫在小孩旁边。

就在这个时候,救伤车和警车的铃声从远处慢慢传来了。


赵硕坐在自己的工作台面前,翻着日记,看着自己这一年来是怎么样的陷入了这样万劫不复的境界。今天,离元旦夜已经是只有几个小时的晚上十点钟了。他看着日记,眼泪就慢慢的从已经快要凹成一个乒乓球大小的脸颊滑落。

如果游戏是要我放钱,来诱使对方不要杀掉陌生人。那我会放多少钱?一分一块?两分一块?还是不管多少分就还是那一块?既然陌生人对我来说这么不值钱,我为什么要贪那么一点钱?

他的心微微一触,于是他拿起了笔,写了点什么,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入了信封内。


凌云志抓着自己的审判仪,看着倒数栏目上面的数字在慢慢的接近零,心情,却是异常的沉静。就在倒数栏上面的数字终于归零的时候,积分栏出现了一个让他惊讶不已的数字,接下来,他不住安慰自己道:“这不是真的,我一定又是算错了,不可能!”


深夜的一点钟,一个无论是平日或节庆都一片死寂的社区,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就是要一股强烈到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的强光。陌生男看着远方的那道火光,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道:“还好你真的在房子里面,不然我的炸药可要给浪费掉了,新年快乐!”


“叮咚!”,门铃就突然间在凌云志的心清越来越忐忑的时候响了起来。

“该死的,要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死就死吧!”,于是,他站了起来走向门口,一下就把门给打开了。

“恭喜您凌先生,你已经赢得了我们公司的年度大抽奖,这是车子的钥匙,和价值一千两百九十一万零六百的累积现金奖。新年快乐!”

面对着脸带微笑的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和门外一堆穿着啦啦队服装的少女们,凌云志的脸色非但找不到任何的喜气,反而是呈现一种担心的样子。

“去试试车子吧!”,就在半推半就间,那西装男就把凌云志推进了车子内,然后示意他发动引擎。

车子跟自己曾经朝思暮想的梦想之车完全吻合,无论是内外的设计,或者摸上去的质感,理应让他感到兴奋,可是这时候他的内心,却是充满了重重的忧虑。他下意识的开启了收音机,这时候电台刚好在播报着社会新闻。

在今天凌晨的时分,在闹市中的知名商场大厦前,怀疑是母亲遇到人生挫折的关系和孩子一前一后的坠楼身亡。经过证实后,女死者的名字为王晓寒……

凌云志整个人震了一下,接下来新闻在报什么也没有办法再听下去了。他装着快乐的脸,跟着西装男推说自己要开车出去走走,西装男当然乐得轻松,于是就和一众啦啦队离开了凌云志的家。眼见这一行人离开后,凌云志就马上把车开去了赵硕家的方向。

还没开到赵硕的家,他远远就看到赵硕的独立式洋房已经整个被大火夷为平地,把车子停好后,不可置信的凌云志慢慢的走向赵硕的家,每一步都走得极其沉重。这时候赵硕的家已经布满了一些执法人员,拉起了警戒线禁止任何人通行。不得其门而入的凌云志于是只好走回自己的车上,就在走回车子的路上,他感觉到脚下似乎踩到了一些什么,拿起来一看,是个有点被烧到的信封,上面写着的,是自己的名字。

@凌凌志,

相信你也注意到了,请原谅我当时候一时冲动按下了杀害你的决定。这笔钱,就当作我对你作出的赔偿。

赵硕


“请问你是艾佳小姐吗?”

“我就是,请问两位警察先生有事吗?”,不解的艾佳看着两个警察问道。

“我们很遗憾的必须告诉你赵硕先生已经在凌晨的爆炸中死亡,我们在他的家里找到了这封东西,我想大概是给你的。”

艾佳用颤抖的手接过了警察先生手上的信件,并且缓缓的展开,然后用被泪水迷蒙的双眼看着这张还没有被烧毁的信件。

艾佳

我知道这些年来自己的迟钝让你受了不少委屈,我不是个值得爱的人,希望你之後会找到一个更好的人。

“不好意思,我们想请您回警局……艾佳小姐!艾佳小姐!还看什么,快叫支援。”,在一旁的警员对着另一个呼喝道。


就在离城市不远的港口,突然一辆看起来很时髦的跑车失控的飞驰着驶向大海。

“轰!”在旁边的情侣们还没来得及反应,接下来就听到车子飞驰入海的“扑通一声”。

“好浪费啊,这么漂亮的车子就这样沉入海底,下次要自杀那车子可以送给我,跟我换那部烂车啊,在一旁看热闹的一个男生,对着旁边的女朋友说道。


“老板,这几个审判仪……”,望着台面上好几部审判仪,一脸狐疑的下属问道。

“我已经安排好了这些人,把审判仪照着上面写着的地址送过去。一个月后,我们就有很好玩的游戏可以玩了!嘿嘿。”,陌生男阴森的说着。

(第十章 完结篇——续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