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继续忙碌的农历新年

呵呵呵呵,前两个星期从马六甲回来后,上个星期是保持着中等忙碌的状态,到了这个星期也是一样,天啊,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好好休息的呢?过年了,除夕夜过得很冷清,在老豆的老家,其实也没有很远啦,在PJ双溪威那一带,去年因为那边供应爆竹的被人抓去导致有点静,今年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怕了相关单位来抓要罚款,今年的夜空相较之下变得冷清很多。冷清归冷清,月旅行(那些飞上天然后爆一声)还是隔几分钟就有一粒,尤其是过了除夕夜的十二点。然后我公公的邻居真的让我之前的猜想成真了,他们真的可恶到在人家的门口放鞭炮放烟花。于是乎我跟老妈子笑言道如果有人上门要抓人,我们全部人可以一起督他背脊给他死。

无惊无险又到了年初一,因为实在很多年没有给亲戚看看了,所以跟随大队一起出去“展览”(不要把我说的太市侩,我并不是为了红包而去的)。好多年没去了,去看看也好啦,虽然会见到我妈最生气的某亲戚,皆因他曾经公然出言侮辱我老豆让她把鬼火,出言侮辱的原因还要是因为老豆在争辩一个很明显他(我老豆)是对的一些称呼上的问题。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是个鬼佬的话有多好,不过这几天倒是学会了去查“通胜”内的称呼表,看到我八只眼。整个展览大概历时几小时才结束,不过不得不提的是,怎么吴宗宪的节目好想做不完似的,这样低级的笑料很多时候看到我都笑不出(虽然有些很好笑,但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啦)。年初一让我觉得过得比较值得的是NTV7播了许冠文先生的脱口秀,看完了可以不用再看其他的节目了。

还有,我新年前老妈子要我买的一件裤子,因为是极低腰,而且是两层的,里面那层已经是有点低腰,然后外面那层就像是很随意挂在外面(看得明白?),然后外表看起来就是我外面那层裤子想是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样子(事实上是车死了,只是个造型),而里面那层就看起来就像是我的内裤,所以我公看了很不爽要我从此不穿,睬他都不得空,虽然我也不很喜欢(很重),但是这件裤子点都要穿个够本的,哇哈哈哈哈。

接着当天晚上,我们一家四口下了BukitBintang走走,因为时间已晚,购物中心都关门了,我们就一行四人慢慢在街上溜达,很热闹呢。接着,我们就到翻版街走走(茨厂街啦),妈买了一条烧肉,还蛮贵的感觉。比较值得一提的,就是我看到某挡口旁边贴了一张很有趣的纸张(因为大家都要收挡了,我才看到挡口旁边贴着这张纸),纸张上写着:“在茨厂街,除了会走动的东西外,全部都是假的。”,我个人就非常同意这一句话。那边严禁兜售冒牌货的告示板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接着我们就到附近的面挡吃了一顿超级贵的夜宵(好贵好贵,鬼叫是新年咩)。

年初二?还好吧,个人觉得,因为……有一大部分我是睡觉中度过的(在我外婆家),接着另一部分就是电脑千玩一个很白痴的游戏。另外还拍了一两张照片,是彻底破坏了我一直以来建立的形象(虽然本人没有太帅,但是那张照片真的丑毙了)。

Chinese New Year 2007
阳光下的自拍

Chinese New Year 2007
蓝天白云涅

Chinese New Year 2007
同样是蓝天白云,但是比较喜欢这张,比较蓝

Chinese New Year 2007
菊花台,满地伤……

Chinese New Year 2007
这张有点偏暗

Chinese New Year 2007
丑毙了,咩~虽然我是白羊座的

Chinese New Year 2007
咩咩~

年初三……有大半天我实在车子内度过的,因为忙着去我朋友家坐坐。因为是在学院认识,所以大家住的地方都还蛮偏远的(除了Kepong-Selayang那几位)。我早上11点多先到SS2一边吃McD当早餐边等我万挠的朋友抵达,然后从SS2回到我Subang Jaya的家,接着就到Leisure Mall(RM4.4就这样没了,去他妈的*消音*)去载朋友。因为也已经是下午了,就在那边吃个午餐。在旺角茶餐食坐了半个小时后,因为很糟糕的service的关系,我们转移阵地到忘了什么名字的日本餐馆吃了一顿午餐,对于一些同行的朋友来说,还蛮丰富的。

接着,我们就兜了很大一圈到Selayang,还真的蛮远的,大概如果从MRR2过去都没有这么远。接着就从Selayang驱车大概十五分钟到另一个朋友的家,然后由另一个十五分钟去到非王力宏不嫁的朋友的家。在那边,我很庆幸有人认同我对王力宏近期的歌曲不好听的言论(就是当事人的妈妈啦),而且……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听到有人用“打斋”来形容王先生的歌的,哇咔咔咔咔,实在太贴切了。这位朋友的妈妈还蛮风趣的,但是爸爸每次出言呢,都会技惊四桌(虽然有点寡言),让我有点庆幸我妈当天并没有说太多话。接着我们就诱拐这位朋友到达下一站——万挠。(本来我们要撇下她去看电影的,谁知道订不到票,我们还要是在6小事前订的。到了万挠,我就一面看童梦奇缘一面看我朋友玩一个叫“Lami” 类似接龙的麻将游戏(虽然看到最后还不太懂他们玩什么,我不赌钱的,我是乖小孩)。另一个非王力宏不嫁的朋友,就很专心的看电视节目。

接着大概十点我们就到万挠街上随便简单的吃了个火锅。然后我们就打旧路回Selayang然后一个个把朋友送回家咯,我自己就从万挠一路上在路灯缺席的状况下把朋友送回Cheras,另一个驾车的朋友就把另外三个朋友分别送回Selayang,Manjalara和Kepong。就这样,我就没有了RM2(来回Cheras),然后回家也没有了另外的RM4.4过路费。今天收到的红包钱还不够还过路费呢,天杀的*消音*。

年初四,我算是休息了整一天。可是我很想杀人,因为我办公电脑的硬碟挂了,我还在打算迟点把里面的照片全部打包出来拿去晒的,现在吃西北风了,气死我。到了今天,我的Streamyx不知为何又重复前几个星期的噩梦,又不能上了,还好过了几个小时后算是修复了。待会会出去见见中学的朋友,想想我也好几个月没有跟他们见面了(鬼咩,约到我的时间我都在忙,简直就是强逼我不去jek)。接着下来,我将会出席小学同学的同学会,地点就是小学老师的家。

明天星期五,大概会去“塞太岁”,很巧合的是,我们全家人都犯太岁涅,不过是什么来的huh?星期六要下KKB(Kuala Kubu Baru新古毛)拜年,接着星期天白天大概会去椰壳洞走一走,然后晚上就是准备拜天公啦(我妈是福建人啦)。然后下个星期就要去走走找个parttime了,三个月漫漫长假,除了赶projects,我还要开始储蓄旅费去我的柬埔寨越南旅行涅。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

Comments

我可不想用躺在大路上被车碾过来印证KL是座死城……
某些地方KL仍然是塞到爆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7-02-24
time
12:24:19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原来你也是白羊的,幸会幸会:)
噢!不不!还是别快乐比较好,免得乐极生悲……
话说回来,新年期间吉隆坡基本上是座死城吧?有没有
在空旷的大马路上躺个大字型啊?哈哈

author
ahnew
date
2007-02-23
time
22: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