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废事不可

现在朋友间最潮的问候语大概就是:“你fb了没有?”而不是老一辈(是的,我在指你⋯⋯隔壁的老王)的共同问候语:“吃饱了没有?”。是的,我们现在是不需要吃太饱的,不然看新闻时连隔夜饭不小心可能都会一起呕出来,比如说看到那个什么一级妓女训练班俱乐部。嗯,说到这个,男人是时候成立一个无敌阳刚顶级男妓训练班俱乐部来跟这堆安娣死过了。如果你是歪果人,欢迎来到一个肉欲之国(不好意思,我真的在那几个字后面打不下自己国家的名号)。

刚才说到朋友间已经不用吃饭了,那么遇到陌生朋友在找话题的时候那台词是什么?当然不是问最近肉干好不好吃这样尴尬的问题,尤其是当你觉得对方的脸怎么跟年龄有差距的时候这更是不能问很恐怖的问题。所以,既然有关于吃或者食物的问题不能聊,那就只好分享附近那一家宾馆可以共度春宵而又没有暗装闭路电视好了⋯⋯当然不是,你思想怎么那么偏差*指*。我的意思是,现在连问电话号码也太out了,该问的是:“你有用fb吗?”⋯⋯等等,应该是问:“你有玩fb吗?”。

是的,我应该掘弃那种古老又无谓(怎么又无谓起来了)的思想,现在fb已经不止是个通讯工具了。我应该把老旧的概念给抛弃掉迎接更美好的未来(是什么?),而开始在上面(嗯,不是下面)滥交“朋友”(整个好害羞)。所以,从此之后我要拼命把所有才见过就算那么一次的人给加入朋友群中,比如说什么霆锋柏芝奕迅这些,不加白不加啊,谁会去管他们是不是真的朋友,在网络这数码世界,我们比的是数字,而不是真正的人脉*激昂*。

所以总结就是,我们应该要玩,而不是用社交网站。所以以后当你有了孩子,尽管他未满十三岁,也不管了,在小孩一出世后快点为他开一个户口,当然名字暂时还是放自己的,不过资料照片这些放小孩的也没问题。那为什么要冒被block的危险开这个户口?真聪明,除了知道花是花胡姬花是Orchid外,你竟然还想到孩子那比稀土厂还遥远(明明很靠近了不是吗?)的未来。是的,学会玩fb,学会滥交(朋友不是炮友),学会散发个人魅力更是一个重要的技能。

如果你从来没听过什么是fb,那容我暂停一下先说明一番好了,第二番其实也没有比第一番重要的关系就在此点过就算。话说fb是个让你可以在网络世界跟朋友保持联系的一个站点,类似好多年前风靡一时现在归为本地企业大亨的fs。哦,你山芭到连fs是什么也没听过?简单来说就是一群人在上面注册建立自己的一个专页(profile),然后在茫茫专页中找出你在现实生活或认识或不认识或曾经有过任何关系或已经断绝所有心灵或肉体关系的人设立的那个见鬼的专页(如果你能一口气把这段文字念出来应该很厉害),然后告诉那个站点说弄这个专页的人是你的朋友(是的,我很爱陶杰伯伯说的这类站点把朋友这高尚的词刹那贬到比万一反对党领袖再次成为阶下囚后更低级的词)这样。

那听起来很无趣不是吗?当然能风靡全世界人家公里不仅仅如此,人家可是不用穿性感睡衣喷魅惑香水来骗网民一窝蜂去注册的。现在的人大概是太寂寞的关系(没办法,网络盛传有个叫哥的人好吃不吃吃寂寞喔)所以很爱把自己正在吃正在穿正在做正在拉正在干嘛的东西都分享上去。加上因为这是世界末日前的一年的关系(明明就没有任何的瓜葛),所以图文并茂完全是必要的,阿不然你以为为什么现在那么流行床照(顺便在这里恭喜下被我硬拉上台链接个床照的雪莉夫妇)?

另外是有人归功上面可以玩游戏可以种菜很盏鬼什么的,但是不在讨论之内。为了你儿子比核电厂更光明的前途(是说爆炸的时候核电厂才有光明不是吗?),身为家长觉得不应该灌输滥交的思想没关系,但至少要教会孩子怎么设立粉丝页来吸纳粉丝的朝拜或跪拜也是可以啦,不然的话现时最流行的仆街我也没意见啦,反正不用去裸蹲就是,那并不是表示敬仰的动作,请勿效仿(虽然在报纸上这词儿最近出现的次数相当多而且都跟我们敬仰的人挂钩就是)。反正不弄白不弄,因为这种粉丝页甚至粉丝会专业之类的东西都•是•免•费•的。

好啦,成本是免费的,那么当你的孩子已经掌握好如何用比招魂更有效的方式来吸引一大串搞不好都是跟本地逢选举都几乎会出现的东西一样诡异的幽灵粉丝后,你就可以去投注站对着一堆排着队想要发财的呆瓜肆意狂乱(或你要豪放也可以,我不会阻止你的)地大笑。哦,我竟然连个原因都还没给你哦,没关系,让我在下一段文章约略告诉你好了。

最近不知道那个好事多为的家伙不知道从那里听回来说那个真的很应该主持一级妓女训练班俱乐部的安娣级部长(不要开玩笑,我要很严肃地提醒普天下所有的人妻,为了预防小三,请穿性感睡衣和喷香水来伺候你的老公,这是我们很睿智的部长告诉我们的)属下的部门据说花了一百八十万,对,是一百八十万,就是那个一和八后面跟着五个零那个很诡异的数字,就字数比四个多,但要凑齐买个积宝又不够的诡异数字,一百八十万去弄几个粉丝专页。还记得我刚才说的成本是免费的吗?好啦,说句公道话,粉丝页其实是得有人定期清除那些持反对意见认为应该穿镂空睡衣而不是性感睡衣的留言啦,这很累的好不好,啊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女生睡衣和香氛有千百种不同的款式吗?

在推特上朋友问安娣所属的政党会不会有所评论,我想大概这安娣已经在挑选着要穿哪一件睡衣上阵开记者会澄清那个甩头鸡听事情听一半就跑出来仙家说什么一百八十万,只要到时候来个梨花带雨或者回眸一笑,那就可以把所有的冤情给洗干净,完全不用去敲什么冤鼓了。至于此举会不会顺搭让歪果人动心嘛,人家号称自己在歪果星人家歪果人只认得她因为大街小巷只挂她的大头照宣传我们的肉欲国(好害羞),我想大概为了符合我们连接吻都要吃传票那么保守的形象(虽然我们报章用词相当强烈,比如最近这几年很常见到什么鸡奸通奸追债之类的),她老人家应该在拍海报是不会穿让自己受寒的衣服才是。

所以,你的孩子fb了吗?

哦,对了,我要在文章的最后加个的*sarcasm*和*比那天杀的一百八十万还要大的大误*,不然官老爷以为我在妖言惑众那就不好了。要是我有这样的本事,我可能会带刀站在投标箱前守着以防别人跟我竞争这个投标,一百八十万涅,我只是学费都可以付到好几十年后了。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