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第六章 初醒

我重新捧起了那面镜子,凝望着它,看着里面的人的泪滴一滴滴地掉下来。我心疼得抚摸了一下冰冷的镜面,想要说句安慰的话,却不知道怎么样能够传达给另一面的他。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恢复理智的时候,陡然想起我应该带我妈出去吃个饭当作接风。于是,我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并把镜子和那封信件给妥当收好。才走出房门,就闻到整间屋子飘满饭菜香,再看看墙上的时钟,原来已经差不多要八点钟了。

“舍得出来了?看你这几天憔悴到我好像跟一个丧尸一起住我会怕的,洗个脸然后准备吃饭啦,死仔。”

我妈就是个如此明理的人,她晓得我如果愿意说就自然会说,否则怎么逼我都不说。那一晚的晚饭在一个很寂静的状况下度过,虽然我个人是没有什么胃口, 但是看在妈如此落力弄了满桌的菜肴我也很赏面地吃了两大碗的饭。饭后,妈突然崩出一个问题:“听说比比回来了,是不是?有时间约她来吃个饭呀。”

我似有若无地“嗯”了一下当作答应,心里想的,却仍然是刚才的事情。想要知道那传信者是谁的欲望越来越烈,感觉如果我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的话,那信中的传信者会是个关键。当晚,我睡得比平常更不踏实,睡梦中不断浮现这两天内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还有小时候收到那面镜子的情景、不见那面镜子的时候。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比比的样子浮现在我的梦里,可是这个时候的她,是被一个看起来很像我的人拖向远方。他们俩越行越远,一直远到我看不见为止。

看着比比被“我”拉走,我却只能无助地站在原地,心里陡然间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担心。后来,我大叫了一声,就整个人跳下了床,才意识到我原来在发梦。我望了望镜子,看到另一边的人脸色铁青、披头散发地张大着嘴巴,然后用着凶狠的眼神注视着我。我妈这时候敲着门,问道:“喂,死仔,有人打电话给你啊,手机怎么不收回自己的房间的,一大早就吵死人。”

我带着疑惑的表情走出房门,拿起桌上的手机一看,原来是则短信。

城中某咖啡厅三点钟见

又是匿名短信,到底是谁在开玩笑?这时的我,已经无暇再去思考早上的那个梦境到底代表着什么,梳洗完毕后,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得空么?今天下午去吃个饭如何?”是比比爽朗的声音。

“哦……可是我三点钟有约,我怕赶不上,不然这样……我妈想要见你,你今晚得空来吃晚饭吗?”

“这样啊……那好吧,今晚见。可是……你还没告诉我你搬到那里去了?要不你今晚来载我好不好?”

答应她后,我就跟妈交待说比比今晚会来吃晚餐,就更衣准备出去透透气。星期天的早晨,风和日丽,四周因为昨晚的那场雨而显得生机勃勃。我漫步在城中这家购物中心外的公园,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做出的结论除了是无尽的荒谬,还是荒谬。我拍着背包,感受着里面的那面镜子,整颗心突然间不知道怎的仿佛找到一个定下来的理由。大概一阵子后,我走累了就随便找了个在湖边的地方坐下来看着我自己的倒影。

“你很早嘛,不是说三点钟才见面吗?”

一个看起来精神很抖擞的年轻人,看起来大我一两岁左右吧,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你是谁?”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我只好问了一句至少不会让我看起来很笨的一个问题。

“很好,骚扰了你这么久,我也是时候正式地介绍我自己。不过,在这之前,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弄坏了你的手机某部分我也应该负责。新手机还合用吧?”

“你……原来这两天都是你在搞鬼?”我的声音夹着一种我竭力控制住的怒意。

“如果我说,我只不过是在做个实验呢?”

我的怒意在陡然间升到最顶点,我站了起来,对着他吼道:“这有什么好玩的?”才说着,我的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他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四面投射而来的眼光,然后从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跟四周的群众示意说没事儿,然后抓着我的双臂说:“有话好好说,我今天不是来跟你解释的么?”

在他强力的坚持下,我重新坐下,这时我仔细打量他的样子。他的穿着显然经过了仔细的考量,整个人衣着带出来的形象就是个朝气勃勃而又不失庄严。

“你昨天已经看到那面你不见了许久的镜子吧?那面可是个宝镜啊,呵呵呵呵。”

接着他说了他最近正在极力想要科学化去否定的一个想法,那就是镜子前后是有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听到这里,我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位打扮入时的年轻人大概是读书读到神经病了,也隐约有点想要离开的意思。

“当然,这听来很荒谬,但是如果不是这种想法,你背包里面的镜子会回到你的身边吗?”

我带着满脸的疑惑看着他,终于选择安静地坐下来好好听听看他有什么要说。

他说,镜子前的我们和里面的倒影,实际上是两个对等的世界。也就是说,每次当我们照镜子的时候,镜子的另一边同样也有个人在照镜子,所以我们才看得到有倒影。因为是对等的,所以我们这里发生什么事情,在镜子倒影的那一边,也在发生同样的事情。或者可以这样说,镜子倒影那一边,是在很被动的状况下被我们控制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可是,这些镜子都不是互相连接上的,这连接的概念就和互联网的连接几乎完全一样,一个连接可以把目前显示的页面转换到另一个页面。所以,我们只能在镜子中看到我们的倒影,而不是别人浴室中的镜子倒影。

而意识到这点的古代科学家,都在想办法研发一面可以证明这两个对等世界的镜子,来看看是不是可以掌握到这世界的另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某程度上,这科学家是成功的,至少他弄出了一面可以随意连上任何镜子倒影的一面神奇镜。可惜,在他研发到可以用那面镜子来看一些镜子看不到的东西的时候,他就离奇辞世了。遗留下来的,就是你背包内的那面镜子。

拿到爸交给他的镜子后,因为不知道我住那里他就先拿来研究那上面刻着的字符到底是什么意思。后来,他发觉那是一个很简陋的使用指南,只要遵循上面的指示,就可以随意连接到任何的镜子看别人的倒影。可是刚开始用的时候,他却被里面显示的成千上万的影像搞到眼花缭乱。后来有一天,爸的影像出现在那面镜子里。

“可他不是……”

“对,可是那面镜子除了可以连接到别人的镜子外,显然有一些研发者意想不到额外功能。”

他继续补充道,当时看到爸后,在爸的协助下,他找到了我。而且在爸的指导下看到了我从小到大的成长历程,才进而发现到这面镜子除了是个镜子连接器,也是个历史课本。后来在百般无聊下,他看到我十五岁那很儿戏的誓言后,就决定跟我来个恶作剧,进而用尽所有可能的管道,甚至费尽心思匿名躲过所有的管道跟我联络上。

“你老豆看到你这几天受尽煎熬看不过去把我狠狠地训了一遍,甚至不管会吓到你的后果,在那天晚上你临睡前去你镜子那边看着你入眠。”

够了,我觉得我再听下去除了会更加一头雾水,然后更加觉得我是个疯子在听另一个疯子说话。站起来真的想要走了,当我不顾一切想要飞奔而去的时候,他丢下了最后一句:“你不相信的话,你爸自然会透过那面镜子跟你交待。”

当我不顾一切赶回家,然后冲向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妈已经出去了,大概是去买今晚要烹煮菜吧。回到房间,我从背包拿出那面镜子,想从里面看出什么特别的东西,啊……难道我相信了那个疯子说的话?我看着镜子里面那呆头呆脑,脸带着说不尽的疑惑的那个人,只见他伸手出来想要摸摸镜子旁边到底有些什么神奇的地方。

突然间,我感觉我摸到一个似乎能活动的一颗圆球,就顺手滚了一下,那里知道出现在镜子面前的不再是我的倒影,而是千千万万个不同人,不同事物的影像,或者应该说是倒影。难道那疯子说的是真的?我眨了眨眼睛,拼命说服自己我只是在做梦,可是当我又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爸……

“小锋锋,你没有眼花……”

就这样,我跟爸这样子独处了整个下午。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机会,这样的感觉了?我流着泪,一口气说出我所有的思念。两年了,他这一走就两年了,我也没有再听到任何人用他那俏皮的语气叫我小锋锋了。我如获至宝地看着他,也不管他是不是什么该死的幻觉,只是一个劲儿地说出很多我永远找出一堆借口一直不说出来的话。镜子另一边的他听得也是泪流满面,只可惜我们不能再向以前能够用抱彼此。一直到妈回来了,我爸才匆匆忙忙地跟我告别,并且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还说不要再信守那十五岁无聊的约定。

“我知道你终究还是爱着比比的,她离开的那几晚你没睡好我从镜子中看得一清二楚”

说罢,他就像雾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看着镜子中那怔怔望着我的人,眼睛哭得红肿不堪不在话下,整个人还看起来像是刚睡醒的傻瓜。是梦吗?还是那疯子一直都在说真话?我凝视着那面镜子,试图想再次找到那颗活动的圆球,可是无论我怎么找,怎么模,镜面看到的却仍然是个看起来有点笨笨,然后满头是汗滴的一个傻蛋试图在镜子中想找些什么。过了好大半天我终于宣告放弃然后把镜子珍而重之放进了我工作台的抽屉内。不知怎的,这面镜子失而复得的事情我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或许是深怕别人知道了会想把镜子拿去做什么研究吧?又或许我是想把这和爸爸再次见面的事情永远深埋在我心里的一个秘密吧?

我看着工作台上,还有一张我和比比在两年多前我们在妈安排的饭局中拍的那张合照放在照片群中的角落。难道我自己对她有意思而我真的一直不自知?难道我这两年来故意不再去我们之前爱去的地方吃饭,看电影等是因为我怕触景伤情?难道我急于搬离那间屋子是为了不要再记起她在我家最后一次那次的控诉?我又想起早上的那个梦,难道我在爱他的同时,如同在梦一般,也同时把她搬离我的生活,搬得越来越远?而这一切,真的是跟那可笑的誓言有关吗?

“欸,比比你来啦?”

不知怎的,突然间有种想要抱她的举动,我冲出房门,看着比比,就狠狠地抱了下去,管不上在旁边目瞪口呆的妈。

“欸,你干嘛啦,我快窒息了涅”

“我这两年很想你,真的”说着,我抱得更紧了。

“我……其实……我也是”

(续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

Comments

完了哦?
结尾很好。如果妈妈不在更好。点子是自己想出来的吗?很引人入胜。可以考虑卖给电影公司咧,不是在酸笑你的。最后,我是比较喜欢含蓄的爱情。

author
ET
date
2008-04-1
time
00:2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