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第四章 复得

吓到归吓到,午餐还是得吃的,更何况我约了人。待我的理智恢复后,就收拾好心情挂上灿烂的笑容准备下车。才刚下车,对面停车位刚好有人也在下车,原来是比比和他的男伴。一切都是那么得凑巧,而且凑巧的程度真的可以媲美市面上所有的所谓畅销书排行榜内的故事。还是很凑巧的,刚好比比也察觉到我站在她对面,于是我们双方把车子给锁好后就彼此走向对方寒暄一番。这时他的男伴并没有随同,而只是怔怔地呆在原地。

可能真的好久不见了吧,以前印象中那个腼腆内向的她现在变得热情大方。才一碰面她就来一个紧到中间一只老鼠都过不了的拥抱。这时我用余光望了望那应该是叫阿Ben的家伙,才一对上眼,他的眼神就立刻闪到另一边给我来一个“老子不在乎”的表情。正在好奇着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的当儿,这令人窒息的拥抱终于结束了。

“欸,你的脸色好像比早上更苍白涅。”

“当然啦,你好像抱到金块这样来抱我不窒息就得去还愿了。”

说笑间,我们三人就步入餐厅。有多少年没来了,上次来应该差不多是她终于对我死心宣布自己快要恋爱的时候吧。犹记得那一天,应该是两年多前的一个周末。她约了我吃午餐,电话里,她神秘兮兮地说要介绍一个朋友给我认识。正当我还带着疑虑坐下的时候,她就从不知名的角落蹦出来,身边还带着一个男伴,整个脸孔就好像一个小女孩捧着满手的糖果一样的雀跃,还用上小鸟依人的姿势看起来差不多像是个无尾熊般抱着她的男伴吓了我好一大跳。她的举动让我有点犹豫着我是不是坐错了地方还是眼前的并不是我认识那个腼腆又内向的比比。

当时,他们才刚坐下来不久,比比就马上转到一个小女人的频道跟她的男朋友小声说大声笑,就把我这个坐在对面的当成是透明的摆设。等到他们终于花了接近半个小时决定好要点些什么的时候,当时饥肠辘辘的我也已经接近吃饱喝足了。结果,我又多了大半个小时观察着他们在吃东西的时候展示他们的热恋。我不晓得要怎么给一个适当的反应以及表情,那个时候的他们真的热恋到一个很夸张的程度就是明明是她要约我介绍她的男友给我认识,可是她们一坐下来比比丢给我的唯一一句话就是:“你那么早哦。”,而那位男主角也只不过给了我一个有点腼腆的笑容。

看到他们你一口我一嘴的耍恩爱,真的过了大半个小时我真的快受不了有一种要反胃的感觉。不是我看不得人好,只是她这样做的用意,那潜台词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本小姐你不要还有人扑着过来呢。于是我借故说我又急事就赶快逃离那个现场了,反正她的主要想传达的讯息我也已经收到了,我想。可能我的猜测真的没有太大的错误,他们在那热恋的三个月,我几乎已经因为她没有主动找我而渐渐遗忘了她的存在。一直到她分手后突然闯上我之前居住的那间房子,我们才见到面,不过隔了好几天她也离开了。

甫步入那家餐厅,整个氛围仍然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依然宽敞的空间,灯火也依然如当年的通明,脚底下踩的毛毯也依然干净得一尘不染,餐桌上也依然摆着如当年的一些瓶瓶罐罐。这么多年不来,真的一切依旧,而变的,只是我们。一路上,比比跟她身旁的阿Ben有说有笑,言谈中发现,似乎阿Ben也是第一次来到这家餐馆。待我们坐定后,比比看着我们大眼瞪小眼,才记起说我们还没认识,于是就硬是要我们各自介绍自己。才接过阿Ben的名片,才知道原来这个阿Ben是比比曾经跟我说过的那在外国念书的弟弟。难怪阿Ben看起来就跟比比是那么的一个模样,就很腼腆的一个大男孩。

这时候,一位上了年纪的侍应生走了过来,看到比比整个脸孔快要整个皱了起来。比比的反应比他还快,说道“福伯,还记得我吗?喏,前几年常来的。”

“当然记得,你当时点菜花了大半个小时这里几乎每个人都记得。怎么啦,又换了一个?”

然后福伯看到我,又说“你啊,也好几年没来了,对吧?你妈最近还好吧?”

说起福伯,还真的不得不提起我妈。还记得之前还没搬到新居前,我和妈常常会带一群朋友来这里吃饭聚会。次数的频繁程度,甚至我们当时快要和整个餐厅的全体上下都混得他们家里有多少个人都知道了。而且当时我妈也很热衷于在这里替我安排一堆有的没的相亲饭局,已经和餐厅上下混熟的我经常也串通他们在饭局中当我发一个暗号就适时有人拨我的手机让我借故离开。说起来那也真是很久了。

“我妈哦,刚旅行回来,现在在朋友家玩一两天。”

后来看着比比从本来的喧闹变成很沉默,才意识到原来刚才福伯的一句无心的话挑起了她那段不甚美好的恋情回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阿Ben也看着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推了推低头看着菜单的比比,然后才看到她的眼角中泛着一点泪滴。

“我没事,福伯,给我来一客……”

就这样,我们的饭局由于福伯的一句话蒙上了一点点的污点。言谈中,我才知道比比这两年间原来经历了很多事情。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女孩变成一个能够自己打理生活大小事的人,也在那段游学生涯中学到不少东西。这个时候看来,差不多同年龄的我们,我看起来像是个生活白痴。阿Ben则是在那几年收留了他的姐姐让她不致于四处飘荡,在那两年间,这两个家伙还一起到处去背包旅行。

吃完饭回到家后,一阵莫名的落寞一下子侵袭而来,可能是最近这两天发生很多事情让我有点纳闷必须找个人来倾诉吧。才刚抵达家门口,就看到栅门内多了一个包裹。开了栅门进去后,我抱起了这个看起来不太大的包裹,用抱的原因是因为上面写着小心轻放这四个大字。我不晓得这是什么,但是从这两天的经验看来,这应该会是早上我看到的短讯附件中的那面镜子。

因为整个人陷入极度疲惫的状态,我选择去洗个澡。端倪着镜子的倒影,只见镜子的另一方那一个人让我觉得陌生无比。才两天的折腾,整个脸色苍白得有如一面白纸,整个脸色黯淡得就算再打上多少强烈的光还是无助掩盖那憔悴的脸容。人称灵魂之窗的眼睛看起来就像是个没有灵魂,没有神韵,甚至生命的气息也有点捕抓不到的感觉。原本高大挺拔直挺的身型,现在看起来就是那么的憔悴、瘦削,连要站得比较精神些都变成了一个难题。

好不容易洗好了,镜中的倒影看起来也不那么的憔悴了,我走出洗澡间,换好了一身白净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间很想穿白色的衣服,可能感觉这两天过得有点邪门儿吧。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从头到脚几乎都是白色的衣服,整个人的苍白也因为我穿得那么白净看起来更加明显。看了看镜中的倒影让我快要吓一跳,感觉我的脸色跟衣服没什么太大的分别。我不忍心再看镜中那憔悴的我多一阵子,就离开了四面都是镜子的房间到客厅,面对着那未知的包裹。

打开那裹着白色纸张的包裹,里面放着的,真的是我那记忆中的六岁生日礼物。镜子下面,还有一封信件。凝视着那面镜子,自然也看到了镜中的倒影他在落泪。豆大的眼泪一颗颗地落下。犹记得那时候是中学初中一的时候,那时候我第一次搬离陪伴我成长了十二年的老屋子。可是到了新房字把我的包裹拆开把所有我的东西一件件翻出来的时候,却怎么找也找不到我的那一面镜子。当时候我伤心得快疯掉,成天抓着妈追问她有没有看到我的那面镜子。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甚至我吵到我妈终于受不了把我带回旧房子找那面镜子还是怎么找也找不到。现在这面镜子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捧在我的手上,当年的回忆也一幕幕,像是电影倒带重播着。镜子中的人影,也在镜面泪水模糊中不时展露着笑容。

终于等到情绪恢复平静的时候,正当我拿起那封信想要打开来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内容的时候,我家的门铃陡然间毫无预兆地响了起来。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Exdeath 会咩?我已经写得很慢了
反正结局会很鬼扯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8-03-26
time
21:26:09

这篇已经有点看得出在赶进度,不要那么快写结局,还有很多伏线没收,我不要看敷衍的结局。
p/s:我什么都不厉害,最厉害就是找小说的剧情缺陷,姆啊哈哈哈~

author
Exdeath
date
2008-03-24
time
23:05:52

@ET 好啦,这两天内写好了就发咯(没想到你的比我快)

@Sheali 应该是,因为时间关系这两天内会给他结局。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8-03-24
time
01:36:08

就快大结局了吗?每天这样追,很累哦!
不追又不行!

author
雪莉 sheali
date
2008-03-23
time
22:25:42

好啦,很班乃吊人家胃口了啦,什么时候可以看第五章呢?

author
ET
date
2008-03-22
time
01: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