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第二章 手机

过了半响,当我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抓起还在水中飘荡的手机,机械化地走回到我的办公台上。经过了一个早上的恐惧冲击,我的理智慢慢开始恢复,到底是谁在恶作剧?可是十五岁那年的誓言甚至到现在我还没跟别人说过,天晓得接下来我还会收到什么讯息,不过至少目前对方已经少了一个媒介跟我联系吧。午餐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同事们也陆陆续续地回到办公室。这时候我的同事拿了一张纸条要交给我,说是一个小孩在他们用餐的时候交给他交待他要把纸条交给我。

突然间,刚退去的恐惧感突然间像是回潮一般重袭我的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不知怎么的,伸出的手突然间开始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而且浑身感到无比的寒冷,更不用说鸡皮疙瘩已经散落一地。同事看我的脸色突然间变得苍白,脸上浮现出一种很关切的表情,可是在这当下我并没有办法去解读任何事情,终于我把那该死的纸条接了过来。纸条拿在手上,我实在没有勇气在经过两次的打击后立即打开这张纸条。我那不通气的同事还在旁边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环顾四周,我发现全办公室的人都在刻意用不经意的眼神看着我。

“谢谢你,那……小孩还有说什么吗?”

“哦……哦,没有了。那好,我去忙自己的事情了。你脸色看起来很苍白,你还好吧?”

我低头不语,看着手上的纸条,我真的不晓得还有什么人可以在这个时刻给我以这样的方式传达讯息。纸条是封起来的,就是说我同事们还没有看到里面的内容,想到这里,我突然间放心了一半。终于鼓起勇气把封条弄掉后,慢慢地我开启了那张便条。便条里也只不过是几个字,可是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刺眼。

今晚记得签收一只新手机

这意味着什么?是说我的住处也已经被掌握了是吗?那我会不会有危险,除了会被威胁把那可笑的誓言曝光之外?事情曝光后,我是不是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怪胎?我会不会被抓去心里辅导?那我镜中的倒影会不会从此离我而去?我该怎么办?我的同事会怎么看我?一连串的疑问突然间就像是猛龙出闸一样一下子涌上脑海,不用说,当时我的脸色可以说是苍白到了极点。

突然间,电话响了起来,我突然间失态地大叫了起来,然后全办公室的人都站起来看着我到底怎么了。想象在一个办公室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突然间一个人大叫,然后全部人,除了大叫的那位都站起来看着他那种情况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不过也还好有这么一叫把我的恐惧突然间都驱逐出去了,我抓起了话筒,示意同事们说我没事后就继续停我的电话。电话是我的上司从出差地点打来的,他也只是要我汇报一下这几天发生什么事情。因为之前没有准备到,所以一时间我变得手忙脚乱,也把这些纸条短讯电邮的事情完全抛开了。

好不容易终于可以回家了,刚经过两个小时的堵车抵达家门口时,恰巧快递公司的快递员也刚好到家门口。可能是因为一整天工作下来,再加上那有的没的的骚扰人已经很疲倦,所以我只是很麻木地签了个名字然后把包裹拿进屋子里。

一如往然的宽敞明亮,可是我的心情却是出奇的黯淡。在洗澡的时候,我凝望着眼前的镜子。才看第一眼我就倒抽了一口气,才那么一天,竟然可以把一个高大挺拔的人搞成像是一个月不吃东西的样子。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空洞,似乎整个灵魂已经被厉鬼勾走的那种无神、空虚。镜中人的脸色,更是显得毫无生气,整个脸容似乎像是一个生意失败的中年汉。镜中人勉强想笑一个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有点生气,可是笑起来却让我想哭的冲动越来越甚。

好不容易终于把身子抹干净,镜中人的脸孔让我不忍心再看下去,所以我比往常更快离开我的洗澡间。说是离开,倒不如说是逃离,因为看着镜中的自己越显憔悴,我就越不忍心看。着衣后,我走到客厅,看着刚才放在客厅的包裹,凝视着他,却始终拿不起勇气打开它。刚才看着上头贴着的快递讯息,送件人的名字怎么看也不觉得合乎逻辑,因为送件人的名字是我在前两年才接获他死讯的父亲。

明亮的客厅,透明的茶几上放着那不甚重的包裹。凝视着它已久的我终于鼓起最后的勇气决定把它打开,我不晓得接下来如果还有更深的打击我可不可以经受得住,但是我知道这包裹已经在让我恐惧的同时,也挑起了我的好奇心。反正怎么样我的恐惧也不会随着把这包裹忘掉而远离,那么就干脆把它打开看是不是能够有解开这种恐惧的线索。缓慢地,我一步步打开这个包裹,包裹里的物事也渐渐呈现在我的面前。是个普通的、全新的手机,是我在前些时候在盘算着要去买的一只新手机。

看着这只新手机,我不知道是不是该笑,更不晓得我是不是该哭,我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只手机,同时间翻转了整个盒子把盒子内的所有东西一下子倒完出来。甚至我把整个盒子拆到支离破碎只是为了想看看在盒子上是不是有什么讯息遗留或者是不是有什么暗格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物事。直到我终于宣告放弃,我拿了旧手机把晶片取出来安装入新手机内,再开启这部新手机。在新手机启动的时候,我的心跳陡然间上升到一个极点。这时候的我是面对着我的电视机,在没开电的电视机前看着我的倒影,之见倒影中的我手是颤抖着的。

新手机在无惊无险地终于启动完毕,需时也不过好几秒的时间。可是这好几秒的时间却让我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由于需要我去设定时间,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才知道从刚才进门到现在才不过过了半小时左右的时间,现在是大约八点钟。手机启动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也让我有个机会稍稍喘了一口气。

因为午餐我并没有吃东西,所以我开始有点饥饿的感觉。这种感觉突然间变得如此强烈,强烈到一种我快受不了的程度。于是我走到冰箱找到前几天买的盘算着分作几天吃完的一只鸡,草草料理后,等不及拿到饭厅就在厨房大口大口地把整只鸡给吃完。虽然如此,吃完了整只鸡被掏空的感觉仍然还存在着,我看了看冰箱内还有什么可以马上放入嘴吃的都一块拿出来一下子都把他们给解决了。

终于吃饱喝足后,就已经是大约九点半了。往日的这个时间我都是已经在床上呆望着自己直到睡去。可是今天我却不太敢这个时候回到床上做我往常会做的事情。于是,我回到客厅,打开电视看着胡闹的电视节目让噪音充斥着我依然空虚的心灵。不知道过了多久,到我的眼皮终于忍不住开始打架的时候,我才拖着疲惫到一个不行的身子回到我的房间。才看到镜子,镜中人的眼泪开始不听使唤地流下来,我的心中突然浮起一种很不舍的心情。是的,我在怕,我在恐惧,我在担心有一天镜中的人会离我而去,但是另一方面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

由于担心使然,我不顾一切地冲到镜子前,用着崩溃的哭音诉说着我这一天遭遇的那种恐惧,说着我是多么担心自己会有一天失去镜中的我,终于我累到脚再也站不稳跌坐在房间的角落。因为四面都是反光的墙壁,所以整个房间一下子看起来到处都是我的倒影。倒影中的我不仅看起来很疲倦,而且还在一直流泪,仿佛整个人正在承受着不为人知而又强烈到极点的委屈。

在我开始差不多要失去意识沉沉睡去的时候,我的新手机突然响起……

(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

Comments

@夏娃 还好吧?没有鬼涅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8-03-17
time
18:02:17

為什麼越來越恐怖=_________=

author
夏娃
date
2008-03-17
time
00:14:16

已阅。
感觉上写得比之前好,再看看后续吧。
如果有灵感就快写吧,不然哪种感觉很快就会走味的,写过小说的你应该能了解。
还有,虽然叫你小JEFF子,不过不要太监掉。

author
Exdeath
date
2008-03-13
time
18:00:29

@ET 没有什么lame不lame的,要看你的blog的读者面向什么人。我的blog的主要读者是我自己,所以我喜欢写什么就写什么,你们的留言对我而言就是一个bonus。

第二个问题请参考上面的那几行。

只是我的两分钱意见~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8-03-12
time
18:29:47

因为新怡,因为你,所以也学人家写长长的故事。朋友的爱情故事,应该分几天或几个星期就可以搞掂。这个题材会不会很 lame 呢?

喂,是不是要写到好像连续剧那样才过瘾的?这样读者才会期待,酱会不会提高点击率呢?嘿嘿~ 心机好重的外星人。

玩博就要脸皮厚,最近才领悟到的真理。

author
ET
date
2008-03-12
time
18:20:57

@jasmine 没办法,我还没写完,也不晓得能不能给写完?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8-03-12
time
18:18:02

为什么一定要像八点半电视连续剧酱吊人隐!
*还是等*

author
jasmine
date
2008-03-12
time
17:5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