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第三章 笑容

这一吓,倘若不是三魂,那恐怕就是我的六魄都快要给吓到破掉。本来差不多昏昏欲睡的我,也因为这个手机铃声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手机不住地响着,我迟疑地,缓缓地走向那手机。一直到手机拿在手上,看到原来是妈打来的电话,我才狠狠地把憋了甚久的气一下子狠狠地呼出来,收拾好心情后,我按下了接听键,并望了望墙上的时钟,啊,凌晨一点了。

“衰仔,你搞什么的,听一个电话有这么辛苦咩?欸,刚才没有出现在车站真不好意思,我刚从车站下车就被阿花给拉着去她家说这么久没见面,好歹也住上个三两天叙旧叙旧一番。盛情难却之下你妈我就这样跟去了,刚才是有打给你但是电话没人接听,你要不要把电话拿去修一修?去到她家我就忙收拾旅行后的物事到现在就所以一直不记得要给你打个电话。还有,我应该两三天后才回来,到时候再播电话给你然后你来载我啦,就这样,我要睡了,你也不要太夜啊。嘟……”

就这样,在我还没来得及插嘴的情况妈就三下五除二地把电话给盖掉。我还能怎么办,也就只好叹气。还好今天妈心血来潮要去朋友家过夜,不然我这个忘记她今天从外地旅行回来的事情的儿子铁定中骂。应该怎么形容这个时候的心情呢?就虽然感觉有点侥幸说还好妈自己还有节目,但是另一方面我却感觉很惆怅,感觉似乎如果妈回来了我就会把我十五岁的秘密和盘托出然后说一说今天遭遇的事情。

当然就算我真的愿意把那个时候的事情都抖出来,但是现在毕竟我信任的妈不在家已经是事实了,就无谓再想太多了吧,我安慰着自己。我重新走回自己的房间,侧躺在床上,很快地,就感到昏昏入睡,但是入睡前我不晓得那是不是一个梦还是什么幻觉,我看到镜子中的我脸上浮现着一种令我感到很不舒服的笑容。当然因为当时是差不多要闭上眼睡着了,就没有看得很清楚,但是那感觉事后回想真的有一点毛骨悚然。

第二天一早,我说服着自己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噩梦,并没有什么神秘人的烂事情,甚至临睡前的那一抹诡异的笑容我都抛到九霄云外。以我的记忆力,我想信这些事情很快将会被忘记。但是当我临出门看到放在桌上的那只手机,之前做的心理建设突然间一下子瓦解,或者应该说是马上崩溃。很迟疑地,我用着我颤抖不已的手抓起了那只手机,继续地让自己不要想起昨天的事情至少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把它放入口袋眼不见为净。收拾好后,就出门上班去了。

当我还在半路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今天起身我好像没有注意端倪镜中的自己。然后连带我记起了那一抹诡异的笑容,让我在开车的时候就差那么一点和前面的车子撞在一起。前面的司机也在突然间放缓车速然后驶到旁边的备用车道旁就下车来跟我挥手,当然一下子还适应不过来的我不可能一眼就看得出来是什么人,而且之前快撞到她让我还惊魂未定。不知道她挥手是什么用意的我也就驶到她的车子前面,也下了车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喂,你不认得我了?比比啊!”

终于定下神来的我终于看清楚面前的女孩是谁了,两年多了,她一去就是两年多了。这次回来站在我面前的比比远比当时我认识的比比更动人些,也更黝黑了些,头发剪短了也挑染了一点深褐色。但是不变的,还是那炯炯有神且动人的眼眸。

“哦,我从来不记得我认识过如此漂亮的……小白!”

比比作状着要打我,小白是她当年的绰号,绰号的由来其一是因为她那嫩滑白皙的肌肤,二来得拜她常不经大脑说出很多不着边缘的话得来的。当然面对着目前晒得一身古铜色肌肤的她,小白这个名字,也因为我是有意调侃她,所以听起来当然让她大小姐动了动小气。

“什么嘛,人家现在是甜心巧克力了,还小白吼……倒是你看起来有点苍白,小白这个绰号也应该拱手让给你吧,两年不见还好吧?呵呵呵呵,喏,这是我的名片,今天下午有空吗?你还在那家公司工作吧,下班一起去吃个饭吧?我介绍阿Ben给你认识。”

说着我们交换了名片,原来这两年多改变的不仅只是外表,而且可能是浸过洋水的关系,她的职务也随着三级跳了。我的说起来还真叫人惭愧啊,不过她刚才提到的阿Ben是什么人呢?会是她的男朋友吗?当然当下我并没有问,反正下午就知道是谁了,眼下我们就快要迟到了就匆匆别过继续上路了。

今天的工作说多不多,于是我就三下五除二把他们给办好。手上的工作全数都在中午下班前给做好了,正当同事们都在商量等下要去那里玩的时候,我已经把东西收拾好准备走人了。

“喂,满面春风,去霖女啊?记得做好安全措施~”

脸带欠打微笑的傻强冲着我道,我接着就是一记重捶嘻笑着挥了过去。傻强随便就闪了过去,看来最近他的泰拳班不是白上的。话别同事们后,我就离开办公室开车前往今早跟比比约定的餐厅,当然我这么急切的原因是为了要八卦到底那个阿Ben是何方神圣?

车子才刚刚熄火,我的新手机就响了,是讯息。我还以为是比比比我先到催促我快一点,就拿出来看一看。可是一看心就开始寒了,是个透过加密号码传送过来的简讯。我开始神经质地看了看左右,在光线璀璨到似乎这个地下室停车场已经没办法隐藏任何秘密的程度,我旁边和四周都安静得让我耳朵开始听到一些有的没的的声响。这么安静的环境,甚至如老外说的一支针掉下来发出来的声响都会变得铿锵有力。

我继续凝望着手机的新讯息提示,在犹豫着是不是要开来看看。这时候一连串我以为我已经全部遗忘的所有事情都一次过在我的面前重演,从第一则阅读的电邮,到我之前手机接收到的最后一则短信,到那张便条所带来的冲击和恐惧也因此一次过地重新袭击着已经几乎不堪如此打击的我。我用颤抖的身子用尽最后仅有的力气按下了“开启”的命令键,结果显示的讯息再次让我想起我每次照镜子的那张脸孔,包括那一抹诡异的笑容。

第一次和镜子中的我产生一种好感,那得回溯到我大概八岁的时候。那是我小学二年级发考试成绩单的日子,那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考获全班第一名。那时候的我高兴得不得了,甚至有点迫不及待想要翘课回家和妈享受我的喜悦。可能是我对于大人的事情不敏感吧,我的喜悦让我忘记了当时候妈其实已经和爸离开了接近一个月。我跟爸的关系不是很密切,可能是因为他长期外出出差的缘故吧。因为爸搬走了,只是单独依靠爸交付的赡养费是有点抓紧见肘的,所以当时妈在日间在附近的幼儿园教小朋友读书写字。

当时妈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起爸的坏话,也不阻止我在爸出差回来的时候跟他住个两三天,所以虽然跟爸有点疏离感,但是还不至于怨恨。刚才说到发成绩单的事情,当时候我虽然有翘课的冲动但是我还是忍着直到放学时间才像个疯子冲回家,一面死命奔跑,一面好像电影里开心到发疯的傻瓜喊着“妈,我得o左啦!”。结果回到家迎接我的,却只有充斥着寂寞的空气。这么冷清的氛围让我的兴奋陡然间像个被充满氢气的气球一针戳破,原本装着气体上升中的气球就这样无情的掉落。

当时,客厅的桌上放着一面镜子,我永远记得那面镜子是个镶在一个雕工精细的木块里。那木块上还刻着我和我爸的名字,那是我六岁的生日礼物。当然,一个小男孩不会无端把一块镜子当作是心里的宝贝好好给收藏好的,所以我常把这块镜子落在家力的任何角落。这个时候的我望着镜中的我,经过了好一阵子后,我开始靶心里面的兴奋和苦闷一一地说了出来。我永远忘不了当时我脸上挂着的那种微笑,似乎世界上再多的苦闷也不过是微笑能化解的小事情。从那间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联想到我临睡前看到的那一抹笑容,虽然有点诡异,但是仔细一想,却又有那么一点点熟悉,那一抹笑容,似乎没有见到甚久,但是我怎么也想不起在那里看过。

你今天照镜子了吗?

附件:我六岁的生日礼物照片。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

Comments

@Exdeath 可能现在还没有,谢谢

@ET 倪老的卫斯理曾是小弟崇拜的对象,这次用第一人称写小说不多不少也是受倪老的写作风格影响。最后那一段嘛,其实是为了最后的那两句而铺陈的,基本上我是一面写才一面想要写什么。没办法,我只是个业余的爱好者,嘿嘿。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8-03-17
time
18:01:11

不知道为什么这篇让外星人很感伤…… 尤其是最后那一段。好像一个自闭儿的内心告白。

很紧张,好像看倪匡。我不敢在夜里读你写的东西……

author
ET
date
2008-03-15
time
16:26:01

并没有你说的那种肥皂感,即使我是以先入为主的方式去读,所以说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感觉上剧情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等待后面的章节。

author
Exdeath
date
2008-03-15
time
03:4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