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致命秘密 阶段二

“吴凡,如果你帮我这个忙,你过去欠我的,就一笔勾销!”,望着鱼缸里一直不停在游动的小鲨鱼,她从饲料盆拿出了一块饲料丢了进去。很快的,这一块饲料就被解决掉了。吴凡的脸色马上转绿,像是这个决定会影响着他下半生一样的沉重。背对着吴凡的女人脸上露出了一股冷笑,继续道:“放心,我不是求你帮忙,以你这么高的职位,要你帮忙实在是太委屈你了,我这个小女子何德何能要求吴警官帮忙为非作歹,你说是吧。”,说着,张君她按了手上的遥控器,荧幕上现出的,正是吴凡两个星期前上宾馆和不知名的女人翻云覆雨的画面。


才刚踏入办公室,海文就已经看到杜锋整个神采飞扬的样子,像是临出门前看到天上掉了一大袋金钱在他面前的样子。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杜锋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扬手示意海文过去看看,那焦急的程度,像是这笔钱他一定要和海文共分一样。于是,不知就里的海文就走了过去想看看杜锋到底是怎么了,可是还没等靠近杜锋的办公台前,他就看到了杜锋的显示屏上那熟悉的电邮标题——杜锋被选择加入秘密游戏了。

海文连忙跑了过去,然后趁着还没有其他人发现异状之前,就把该邮件的视窗给关掉,并且低声问:“多久的事情了?”

仍然还在兴奋的杜锋于是就把今早抵达办公室的时候是怎么发现这则电邮会在自己的邮箱里面,然后自己是怎么发现相关的手机软件已经被强制性安装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通报了给海文知道。可是,相较于杜锋的雀跃,海文这个时候的脸色看起来像是吞了好几堆的黄连整个脸皱成了一团。

“查了自己的通讯录和电话来往记录吗?”,过了半响,海文冷静的问道。

杜锋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还没等海文指示,他就赶忙去调相关的资料出来。海文无精打采的走回自己的座位,深思着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不但什么都没查到,现在连杜锋也突然间被卷入了这样的怪游戏里面。这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这段期间的第六次的突击检查,看着手机荧幕,海文不禁长叹了一声。


“怎么样,没钱不要在大爷的地方讨钱!”,一脸坏痞样的青年一脚踢开了年迈乞丐用来讨钱的塑胶杯子,一面嚣张的骂道。

“谭丁大哥行行好吧,我这个老骨头已经好几天没吃顿饭了,明天,明天我一定会筹到钱给你的……”,老乞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道。

“明天?”,还没等老乞丐说完,谭丁的一脚就狠狠的踹了下去,“我给你明天!”,接着就是一顿捶打,“上星期你说这星期一定交出来,结果本大爷还要等你明天!”,就在老乞丐抱着头求饶的时候,谭丁一把抓起了老乞丐,并把他抓到自己面前,狠狠的说道:“要是明天本大爷还是什么都拿不到,那你的老命就在这街上完蛋!”,在放下老乞丐前,谭丁还不忘了狠狠的用膝盖撞了他一下。


“我需要制造一个看不见的恐慌。”,张君张着水灵灵的眼神看着吴凡,然后不急不缓而语气坚定的说道。

张君注视着吴凡脸上的疑惑,接着就解释道:“我要在这个城市开始一个秘密游戏,三十天内,被选中的人就要时时刻刻确认自己还在游戏中,要不然我们旗下的杀手是怎么的有效率,想必吴警官你也很清楚。”,张君仍然看着吴凡脸上浮现不自然的神色,冷冷的笑了一下。

“在这段期间,为了抱持这个秘密不被泄漏,我们也设定了一个机制。要是有人可以把自己是参赛者的身份公开,那么其他隐藏的参赛者都可以举报他,并且将会获得一些积分。”,无视着吴凡开始抖动的身躯,张君继续慵懒的坐在她的位子上,缓缓的解释道。


两天过去了,海文和杜锋的调查仍然毫无起色,尽管已经查了所有的通讯录,可是每个人都依然健在。

“难不成,真的可能会有人通过这个游戏的考验?”,海文懊恼问道。


倒数剩下大概还有四小时多小时,潜入了摩天轮后,里面竟然是亮堂的难以令人置信这是一个最近造成多人秘密身亡的指挥所。海文躲在走道的一角,听着远处慢慢传来的脚步声,从步伐声来判断,向这个方向走来的只有一个人,而且不象是已经察觉到有陌生人潜入的感觉。他默默的盘算着应该怎样制伏这个慢慢走过来的人,才刚决定好,这人就过来了。

这看起来像是保安,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才看到映入眼帘的海文,就下意识的准备拔枪了。可是身手不凡的海文已经在西装男还没来得及完成动作之前就将之一脚绊倒,再一拳重击后脑勺。眼看西装男已经失去意识了,海文就从容的把他拖到附近看起来像是洗手间的地方,在换上对方的衣装后,海文就把西装男给反锁了在厕所内。

张君看着闭路电视海文攻击西装男的片段,对着刚好来访的吴凡说:“看来你的同事身手相当敏捷呢,果然是训练有方!”


“干什么!快放手!”,刚好路过的海文喝止着还在抓着老乞丐的谭丁。

原本被谭丁举得腾空的老乞丐因为他一松手马上跌了个狗吃屎,仍然在或头上的谭丁原本还想要把随身的枪拔出来让这陌生人好看,可是在察觉对方似乎是个警察就罢了。海文推开了谭丁,再扶起了唉唉叫痛的老乞丐,问道:“是这个人刚才在打你吗?你不要告诉我你们在闹着玩啊!”,接着,就瞪了谭丁一眼。

“现在你是警察还是怎样?我也只不过在跟阿伯玩摔跤,人家阿伯以前可是摔跤教练呢,哼!”,仍然一脸嚣张的谭丁正眼也不看海文一眼。

“老伯,我带你去福利部登记,这样就不会被人任意……”,海文本想安排交通把老乞丐送去福利部还是什么的,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谭丁抢白道:“老鬼,你走了谁跟你来摔跤,嘿嘿。本少爷有事得走了,不象有人有贵人相助喔,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回记得你刚才的承诺的,这点你老人家请放心。”

“这位先生,你可以把我放开了,你可给把我害惨了,走开!”,突然间这老乞丐不知为何发起了脾气,他挣脱了海文的双手,拾起了仅有的家当,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一面走还一面咒骂海文多生事端让他不得安宁之类。


“可是万一参赛者举发的不是另一个参赛者……”,试图忍着不要继续抖动的吴凡艰难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很简单,举报错人,或举报了另一个参赛者,按照游戏条例,举报人将会成为失败者。每个失败者将会有24小时的活命时间。这个24小时后,我们的杀手将会找出失败者的下落然后……”,这时候的张君用手指对着吴凡比了一个开枪的手势,然后用她极具诱惑的双唇作势吹了吹那“枪”,再继续道:“一枪毙命!”

吴凡这时候已经不管自己是不是还在抖动了,他用着已经在颤抖不已的声音小声地问:“那么……我……我会扮演……扮演什么角色?”


今天已经是第二阶段的第四天了,海文看着自己面前成堆的人物资料,却仍然一点头绪都没有。他看了看书桌上放着的桌钟,又是出门晨跑的时间了。反正仍然没有线索可循,不妨出去跑跑吧,于是他稍作收拾,就出门去了。

一如往常跑了一段距离后,他就看到林阳在前头了。他们并排着一面在社区的公园内跑步,一面谈论着社区内最近发生的一些琐碎事。不知怎的,话题突然一转就聊到各自的职业。

“我?我是在附近的商场做保安主任。”,林阳从容的说着自己的职业。

“呵,我是个小警员,每天的工作都很乏味。不说这个了,过几天是休假,要不大家一起吃个饭也好。”,不想过度讨论这个话题的海文急急的把话题带过。

听到海文是个警察林阳小小的惊了一下,不过惊讶的感觉并没有写在脸上。他仍然漫不经心的回应着海文的邀约,过了大概十分钟,林阳推说自己有些事情得提早走,就拜别海文了。不疑有它的海文在和林阳告别后,思绪又回到连接汪清、自己和杜锋的那个秘密游戏上。


刚离开老乞丐,谭丁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把电话抓了起来一看,只见到是个任务讯息,他警戒的看了看四周,然后躲在了一个阴暗的角落看一看这次的任务是什么人。手机荧幕上面显示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有富态的人,这张脸似乎最近在报章很常看到。谭丁再看了看下面的名字,原来是最近报章新闻的宠儿——暴发户赵发。


“嘿,吴老大!下班啦?”,海文对着刚从警局出来的吴凡说道。

“嗯,今晚有事得先走了,你这么晚?杜锋呢?”,仍然热情的吴凡问道。

于是俩人在警局外寒暄了一会,然后就各自离开了警局。这天已经是第二阶段的最后一天了,对这个秘密游戏仍然毫无头绪的海文决定了今晚暂时放自己一天假期到市区走走疏解一下压力。车子才停好,他就看到对街有个街头流氓举起了一个老乞丐狠狠的踢撞。

“干什么!快放手!”


吴凡看着荧幕上的自己那副欲火焚身的嘴脸不禁感到有点恶心,事后回看,那女郎也不是什么标致,也不见的风情万种,当时后自己也不知道是瞎了那一颗眼睛跟她去了旅馆。

“很勇猛呢!小安最近弄来了这张光碟,说要我帮忙分发,不过念在我们交情一场,我买下了她所有的存货……”,看着越来越尴尬的吴凡,张君带着一脸坏笑的说。

“我答应你就是了,这光碟……”

“光碟我自然会处理,你要做的只是帮我留意警局内有没有人在特别调查这些倒霉鬼被杀的事情。至于后续要怎么做,你应该比我清楚。”,说着,张君又丢了一块饲料进鱼缸内,语带双关的道:“人说鲨鱼只要一天不死,一天都得游个不停,要是停下来了,就是说它要死了,想必吴警官很了解这个道理吧!”

(致命秘密——阶段二过关。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