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致命秘密 阶段三

“怎么会这样!你……”,睁着斗大的眼睛,满脸是肥肉的暴发户赵发看着面前他甚是信赖堪称能保他平安的“风水大师”,在眼下最后一口气前,用尽了最后一口气问道。眼看着赵发断了气后,谭丁利落的拔出插在对方心窝的匕首,再用布给抹干净后,就抓起手机传送任务完成的讯息。然后,他拿出准备好的遥控炸弹结实的绑在赵发的身上,接着在临走前还不忘开启厨房内的煤气拴。


“照目前的搜查方式,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什么。而且不要忘了,有时候我们并不能完全掌握谁有我们的电话号码。”,杜锋看着海文泄气的道。

海文继续默默不作声的翻着面前越堆越厚的资料,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查出真相的确仍然是个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十二天过去了,这几天更是发生了好几起市民被残杀的事情,而且状况跟汪清也相当相似,就是背景基本良好,而且没有跟人结怨的迹象。不过庆幸的是,街头上还没有太多人在谈论这几起看起来并没有太多共同点的凶杀案。不过,主要负责这几起凶杀案的几个调查小组就没有那么悠闲了,这几天海文进出警局看到他们都像是几天没有睡觉的样子。

“要不,我故意不要通过其中一次突击检查,然后你没日没夜在我身边,看我会发生什么事?”,说时迟,那时快,杜锋的突击检查就在他说完后不久后来了。

“先过了这个再说吧!”,海文没好气的说道。


“我就快死了,我给你一千万,你可以告诉我怎样才能不死吗?”,满脸是汗的赵发在街上见人就栏,然后把自己的手机荧幕上显示的倒数表让对方看,巴不得会遇到一个可以真的帮到他的人。

这时,离开赵发被杀的时间大概还剩下20小时。自从四小时前他在晚餐看到自己的手机显示了倒数模式后,就把自己关了在房间里恐惧的等待着。然后他突发奇想,想说如果挖出一笔钱到街头找找,一来,要他死的人不会那么招摇,二来说不定还能找到救命恩人也说不定。

手机荧幕上显示目标就在不远处溜达,在走动的谭丁顿了下来,思考着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个倒霉鬼给带走。


“赵发的案子你怎么看,这里是他的通讯录资料,你真的觉得他和我们一样是在游戏里面?”,杜锋一面把一堆的资料赌气的往海文的桌子上一丢,一面问道。

海文安静的不发一语,毕竟,当晚自己也没有机会去证实,更不用说去查找到底是谁杀了赵发。今天算起来已经是第十四天了,无惊无险,他已经过了两个阶段了。可是能查的都已经查过了,可是怎么样查就是找不到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现在除了找到了一大堆仍在在健在的,而且可能曾经在游戏中的人,可是因为无法证实他们是不是曾经或仍然是参赛者,整个查证工作根本无法继续下去。


海文手机上的倒数表现实的时间,继续一秒一秒的减少。

“站着!”,海文的背后,传来了一把相当沉稳男人的声音。

此刻海文的手心开始在慢慢地沁出汗来,他想要转过头去可是却深怕自己一转头身份就曝了光会陷入更危险的境界。在不知道自己到底陷入了什么状况之下,以不变应万变大概还是最好的方法。突然间,对方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看起来对方可能还没有知道自己的身份。还不等这倒霉鬼反应过来,海文一转身从背后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就在对方还在挣扎的当儿,海文就拔出了配枪把他给毙了。

“身手不错,可惜快要死了,你要下去看看他吗?”,张君看着此刻冷汗直流的吴凡,缓缓的说道。


就在忙碌的街道上,海文继续漫无目的的闲逛着,脑海中想着的依然是近来这些离奇身亡案的事情。突然间,前面有个看起来很面善的男人在一直栏人来问是不是能救他的问题,他就有预感自己可能接近真相不远了。正要走前去,突然间身边有个看起来不太高不太显眼的中年汉把他拉开,并且说道:“他最多也只有24小时的时间,不用太过大费周章,我看过很多跟他有同样命运的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会因为有人帮他而改变这样的宿命。”

海文惊讶的看着他,一时间就忘了刚才那男人四处寻找帮助的事情了。他拿出证件,展示了给面前的这个陌生人,说道:“我是警察,你刚才说你看过类似的个案,能详尽点说说吗?”


眼前张君交代要见那看起来像个流氓的人,就是叫谭丁的那个家伙吗?望着在对着老乞丐拳打脚踢的白衣年轻人,吴凡皱着眉头想着。

“原来大名鼎鼎的谭丁只不过是个流氓,真不晓得张君怎么会找到你这个人的。”,吴凡不解的看着眼前吊儿郎当的谭丁,这个以浮夸手法完成任务而在杀手界闻名的怪胎,可是在这时候看起来也只不过是个小混混。

谭丁瞟了他一眼,把还被抓到半空中的老乞丐重重的一摔,哼了一声,就转过身来面对着吴凡。在这样昏暗的小巷里,一身笔挺黑色西装的吴凡,跟身穿一身白色皮质衣料的谭丁,就这样面对面的打量着对方的装扮。谭丁扔掉刚才还在口中叼着的那根烟,坏笑的看着眼前的吴凡,然后从口袋拿出了一张照片就掷向对方的脚下。老乞丐见大事不妙,就抄起了家当,不管自己身上是不是还是在剧痛着,就蹒跚的跑开了。

“堂堂一个警官原来是个淫虫,我这等草民不好好学学这样高尚的行为可真说不过去了,你说是吧。”,才说完,谭丁就作势要走了。

吴凡慌张的拾起了自己和小安在性交中被偷拍下来照片,还不等将之放在口袋,就赶命似的追了上去。在一阵纠缠打斗后,从笔挺西装变成衣衫褴楼的吴凡被谭丁重重的压在身下。看着衣衫仍然完整无缺的谭丁,一身因打斗而红肿的吴凡在求饶的同时,也从快被撕裂的西装外套中的口袋拿出了一张纸条给谭丁,“好了,不打了,你把上面这个电话号码交给张君,她知道要怎么做……”。

接过纸条后的谭丁,不忘了再向吴凡虽然已迈入中年,却仍然不见岁月痕迹的脸挥了重重的一拳。只见吴凡的脸上也在这一拳现出了一道血迹,吴凡看着开始渐渐走远的谭丁,竟然开始流下了为被偷拍事情的第一滴眼泪。


“你真的能救我么?”,六神无主的赵发看到身穿一身白的陌生人像是抓到了救命的妙方一样紧紧把他的手臂给抓着。

“先回家吧,在大街上更危险。”,白衣人佯装警戒的望了望四周,就跟着赵发走向他自己的车子,然后扬长而去。


“什么?你通关了?”,海文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长相既不出众,个子还要比一般人矮上好一大截的钱强。

钱强瞪了海文一眼,继续描述着自己是怎么通过这个游戏,然后是怎么忍了一个月不跟外界谈起这个事情。虽然海文听出里面不少是杜撰的成分,可是大体上还是听出了个所以然来。他暗暗想着钱强到底是不是在混淆自己视线不要再追踪下去,还是真的还有知道些什么故意隐瞒。

“我虽然没有举报任何人,可是的确知道几个被举报的参赛者是怎么真的如电邮中写的一样在二十四小时后完蛋,可能有几个迟了一些,但都不会超过一小时的,除非是真的特地隐藏起来。可是也没用,最后还是死了,还死得不清不楚……”,钱强叹了一声道。

说到这里,海文才想起刚才神色慌张的那个人好像是最近常常在报章上看到的赵发,再转头一看,刚才还慌张四处求救的他已经不见踪影。海文于是抛下了钱强,想要再去找找赵发的下落,临走前,飘过耳边的,是钱强的那句话:“只要是失败者,都没有幸存者。”


“大师,这里是我的卧室,你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埋伏?”,时日不多的赵发一脸汗的看着谭丁,期望他真的能让自己逃过一劫。

谭丁透过风水大师的身份冷静的打量着赵发的这个度假屋,在找不到任何隐藏的闭路电视后,再问:“这里好像没有闭路电视,所以对方应该不可能知道你的行踪才是……”

着急的赵发解释着这度假屋是他刚买入的产业,还没有太多时间去布置一些闭路电视之类的装置,也间接让谭丁确定了自己要如何布置自己的任务。随着赵发回到客厅的路上,在前面带路的赵发一面喋喋不休的介绍自己的房子,一面恐慌的问着谭丁自己是不是会没事。突然间赵发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上面的倒数已经归零,脸色发白的他看着谭丁,却只见谭丁杀气腾腾的一张脸。


“嘿,你们俩怎么无精打采的样子?”,在前往午餐的路途上,吴凡看着海文和杜锋这两面苍白的脸孔问道。

海文苦笑的看了吴凡一下,就推说自己先去洗手间一下就默默的离开了。也难怪,已经差不多第十五天了,类似的案件根本不见有停止的迹象,海文的落寞,的确是正常的表现。吴凡不解的看着这两个人,还以为他们是最近太多案子要办,才想安慰几句,杜锋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突击检查。

“该死的!”,杜锋诅咒到,不管旁边是不是站着吃惊不已的吴凡,就机械化的输入了荧幕上的一组数字。


走出了赵发家门口,谭丁警戒的看着四周分布颇为零散的房屋,据赵发刚才说的,这社区因为刚建成的关系其实还没有人在住,而四周也的确是没有人的迹象。谭丁看了看手表上的计时仪,感到时间也大概差不多了,就在他发动车子准备离去的那一刹那,他按下了手机上显示引爆的按钮,还没等车子驶远,整个华丽的豪华房子就这样一刹那成为了废墟。

(致命秘密——阶段三过关。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