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七章 (下)

就在療程結束後,博士才解釋這種挫敗感是特意營造的。如果不是這樣,一味過度塑造美好感覺會讓受催眠者的世界觀受到不必要的扭曲。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絕對美好又完美的,畢竟不是童話。更成熟地對待這個世界,甚至是挫敗感說起來也是療程的一部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老者一面心理盤算著什麼,臉上卻一臉殷切地對著眼前的年輕人安慰道。

儘管已經知道了剛才的經歷本來就是設定好的,可是走在回家路上的小月卻怎麼都無法釋懷。那種揮拳但迎接的只是空氣那種無力感,早就已經深深烙印在記憶的最深處。這種感覺說起來也不是全然的陌生,只是距離上次似乎已經有一段時日了。經過了這段時間再度感受的時候,那種沖擊也似乎變得更加深刻了。儘管現在人已經脫離了催眠狀態是清醒了,但是那感覺仍然還在。

終於回到家的時候,只見一開門迎接的只有一片漆黑。想必女朋友又是得到三更半夜才能回來了,如果這時可以有個人可以抱一抱就好了。有多久沒在家裡一起晚餐了,算起來似乎也已經過了好幾個星期了。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他總覺得特別想念對方依靠在自己身上的感覺。那殘留在身上的體溫,暖暖的甚是舒服。

只是此刻躺在床上看著身旁空蕩蕩的床位,那種空虛的感覺真叫人難受。他深深的猛然一嗅,可是卻連一個人的氣息都沒有,更遑論懷中的溫度了。

第二天一早,在睜開眼睛之際,那叫人牽掛不已的她總算出現了。看著已經洗好澡換好衣服的女朋友,他張開了自己的雙臂,示意著對方跳進來。只是這調皮的動作,換來的卻只有一句:『今天要等上司載我一起去客戶那邊開會,我快要趕不及了。今晚應該沒這麼早可以回家了,想你哦!』

在應了對方的飛吻後,男人祇得悶悶地目送她出了房門。過不了多久,就聽到大門關上的「砰」一聲。真的是有這麼忙碌嗎?還要是跟上司一起去見客戶,最好是那個人有那麼需要有人結伴一起去。本來應該跟今天天氣一樣漂亮的心情,就這樣瞬間整個崩潰了。心不甘情不願地盥洗完畢後,他就從架上拿起了谷糧麻木地倒出一些入碗內。再來轉身到冰箱拿出了冰凍的鮮奶也一並倒入碗內,反正心情都沒了早餐就索性從簡吧。

一面咬著谷糧,男生一面看著電腦螢幕上的新聞。同樣又是無趣的新聞,又是同一堆在睜眼說瞎話的政客。看來昨天並沒發生什麼重大的事情,就懶懶地關掉了新聞站點。才吃了沒多兩口,整個胃口也沒了。反正都是了,就去找本書看看吧。於是他放下了碗,就緩緩地走到了書桌前看看有什麼書是買了但還沒來得及看的。

跟顧客開完了早會後,小雨回到辦公室的時候甚是愉快。這股愉快的心情,由於今天工作的進展順利而變得更加美麗。本來還以為沒時間回家跟男朋友吃晚餐的,但是看來這時候回去要一起煮個大餐時間也綽綽有餘了。說起來還得謝謝這傳說中難搞的客戶,在上司三兩下的功夫就給哄得服服帖帖。

提早收工到家一起煮晚餐的當兒,仍然還在興頭上的女友還在喋喋不休地說著早上跟客戶開會的過程。不置可否的男朋友一面心不在焉地聽著,一面注意著對方鍋裡的魚是不是快煎焦了。食物的香氣漸漸地彌漫了整個廚房,香噴噴的叫人聞之大流口水。試著味道的當兒,她仍然自顧自的說著上司的好話。又是這個人,所以現在事無大小都必須牽扯到這個人嗎?

心事重重的男人在整個晚餐中保持著少有的沈默,任由仍然在興頭上的她不住說著這陣子工作上遇到的趣事。其實說來也難怪,畢竟也真的好一陣子沒好好坐下來吃頓飯說說話了。這樣有說不完的話,也是應該的。只是昨天去復診後的困擾一直到今天也無法完全釋懷,自然相比之下沒話好說。再說女朋友說的都是自己不願意聽到的事情,更是使得他無從答腔起。

等到終於把家事忙完一起躺到床上後,已然疲憊不已的女朋友馬上就沈沈入睡了。在旁的男生,此刻才能夠好好的端倪這枕邊人的面容。要是自己神經也如她大條就好了,或許一開始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其實她也不是沒有察覺到男朋友的異狀,只是覺得自己如果多說些開心的事情或許可以多少讓對方感染一下那種喜悅。

已經說不上來是第幾次了,反正好像連續幾次都不見兩個人一起出現復診。在研究所裡看著又是隻身前來的小月心理暗笑著,但表面上看起來仍然很落力為對方進行所謂的療程。幾乎每次都是同樣的內容,但是近期接連幾次那種山雨欲來的緊張感缺不知怎的越來越甚。本來的無力感,也漸漸隨著催眠的內容慢慢演變成強烈的挫敗感。

雖然說是比較容易與現實世界接軌,但是真的有必要一直讓自己處在這麼可怕的境界嗎?上次被怪物被追到懸崖,一不小心失足掉下。這次在船上發生船難掉入了海裡的漩渦中,要掙扎卻無能抵擋。可是博士卻像是早就預料了會有此一問,每次總會提出一堆有力的論點讓人無法招架。到最後也只能同意這樣做其實也不無好處,只是到現在似乎還無法顯現的樣子。

走在回家的路上,腦海中所回想的都是這幾次催眠過程中感受到的種種災難。才打開了大門,讓人招架不住的疲憊就陡然發難。雖然時間到了,但晚餐也沒胃口去吃了。懶洋洋地把鑰匙,錢包和手機丟到茶几上後,他就跟著在沙發上睡著了。那種疲累,仿佛像是幾天幾夜都是白睡的感覺一樣。

小雨回到家的時候,一如往常已經是大半夜了。開門後的那剎那,看到自己男朋友已然在沙發上沈睡自然心疼得不得了。草草收拾好東西後,就到了房間拿起了被單小心翼翼地幫他蓋上。只是這次她很小心,沒有絆倒沒有嚇醒人家。

【意念致殲 第七章(完)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