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製作特輯之男主角与家人的关系

虽然身为独生子,但是男主角从来未从妈妈的身上得到任何的关爱。因为父亲自幼因为另行组织家庭的关系,所以备受打击的母亲一直过度担心自己的孩子。在母亲的过度关怀下,他不被允许和其他小孩玩,为了不让其他小孩接近他,母亲甚至还散布谣言说自己是个极其疯狂的小孩,于是邻居的小孩在各自家长的劝阻下都纷纷远离他。

于是,男主角从小就对自己的母亲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甚至在学校被欺负也从不跟妈妈说。他选择了一个人面对学校老师的奚落,虽然主要的原因,是他妈妈不希望自己孩子在学校表现太好锋芒毕露使得更多人注意他进而发现他来自单亲家庭然后揭发他父亲离家的事实。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因为默默无名而使得没有人注意他不来干涉他的生活,来干涉她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生活。于是在很多人面前,很多人还是以为小孩的爸爸只是因为工作关系到了很远的地方,一年也回不来一次。

注:母亲的神经质甚至延伸到小孩身上,为了掩饰自己婚姻失败的原因,她开始把过错都推到小孩身上。她说要不是小孩不听话,父亲也不会离开家门到远方工作,殊不知他们离婚的主要原因只是父亲难忍母亲的神经质不停以为自己丈夫对自己不忠心。于是小孩从小觉得自己如果不是母亲,就会流落街头,自己也是个不受欢迎的人物是个不听话的小孩,于是自信心极低。
注:早在小孩出生前,母亲就从朋友口中听到一个神明可以保佑自己婚姻美满家庭幸福,据说很灵验。可是这神明的背后其实是个魔鬼的化身,在母亲的婚姻失败后,她归咎于自己并没有全心全意奉献且心存怀疑,为了不再失去自己的儿子,而开始更投入奉献于这神明的心。
注:母亲的神经质并没有因为丈夫离开而得到任何的改善,反之更变本加厉。现在每当男主角迟回家,做母亲的会质问和怀疑他是不是跟坏学生鬼混。看到孩子搀扶老婆婆过马路,会怀疑老婆婆是不是要把自己的孩子给拐带走。功课好的时候,会怀疑他是不是作弊。留在学校太久,会怀疑是不是老师虐待他。听着自己孩子开始不断说老师的好话的时候,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快失去自己的孩子。

因为母亲的过度保护,以及不想承认自己丈夫离家的事实,这妈妈开始变得越来越神经质。因为新来的老师的关系,孩子的成绩一整个大幅度提升,其实原本还没有让她怀疑什么。可是到了后来儿子在学校的时间越来越多,成绩越来越好的时候,她开始担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自己家里的事情是不是开始有人会知道。于是她开始悄悄到学校在放学后跟踪自己的儿子,刚好这一天他看到自己的孩子因为成绩不尽理想在老师前难过得留下眼泪,也不知道怎么的,或许这段画面提醒了她丈夫离家的事实,而自己的儿子可能就从老师方面得到父爱,反正这段画面让她整个浑身不舒服。

注:事实上小孩从老师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意义,也开始了解父母亲的离异完全跟自己无关。于是他开始顶撞自己的母亲,开始反驳母亲说如果不是他不听话父亲就不会不要他,后来更直接揭穿他们离婚是因为不能忍受母亲的神经质的质问。

于是她故伎重施开始不着痕迹地开始散步新来的老师是不是个恋童癖的传闻,通常难听的传闻传得特别快,才没几天传闻就到了校长的耳中。过没多久,就听说这老师因为不想让孩子承受过多的压力,虽然是无辜的,但还是选择了转校。

才没放下心头大石不久,小孩就开始对她不闻不问。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一直到两个月过去了两母子本来就不多话,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她像是生了一个哑巴一样。开始担心的她开始更加关心孩子的生活,更加约束他的动向,一直到孩子终于爆发了,在一次争执间,已然开始懂事的小孩大声地指着她说出了闷在心里好多年的事情,包括已经知道母亲煽动别的小孩不跟他玩乐,甚至戳中了她的死穴——揭发了父亲其实不是远游,而是早已经跟别人组织家庭。指责母亲过度的神经质导致自己婚姻失败。

愤怒之极的母亲也不管手上拿的是什么,就把孩子抓着挽起了他的袖子,见到自己手上拿的是一把香就整把往小孩的手臂烧去。疼痛不已但又不屈服的小孩冷冷地咬着嘴唇看着她,一声也不发,反倒是她自己慌乱了手脚,撒下了香随手抓起旁边的一块布试图要帮他止血。

后来伤是好了,但是两母子的关系却更差了,小孩开始宁愿天天在外面闯荡到半夜都不回家,虽然难得不学坏,但母亲却急坏了。在某一天的半夜,坐在客厅等儿子回家而不敌睡意睡着的她一下惊醒,眼看已经半夜五点,却仍然不见儿子的踪影。

注:她开始不停地向神明膜拜着希望自己的孩子早点回家,甚至到了最后绝望地开始濒临崩溃打翻了神台前的所有东西冲出门。

着急的她于是失心疯的跑出家门外,就在家里附近的马路对面看到自己的孩子坐在街灯下茫然地看着开始繁忙的街道。她失心疯地试图要跑过去,一时心急起来的时候,却没看到在她奔跑越过马路时怒冲过来的车辆。小孩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被车撞飞开去,嘴角却只见微扬,在身旁一些出来晨运或在买菜路途上的人前往围观的时候,他冷静的走了开去回到学校上课。

后来父亲算是迫于无奈接了他回去住了一阵子,可是过不久到他终于升上中学的时候就把他送到寄宿学校去,一直到大学毕业,他也未曾再见过自己的父亲一眼。当然同时间,他也没有很稀罕见到这位名义上的父亲。

注:更不用说父亲那家人根本从来没给过好脸色他看。

(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