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致命秘密 阶段一

“啪”一声,忙碌的街上立刻就传来了令人闻之丧胆的尖叫声,然后在走动的人群就很有默契的围绕着刚才发出巨响的事发地点。在闹市街角的这个地方,车子仍然熙熙攘攘的驶过,可是围绕的行人,却开始越来越多了。大伙儿都在争相想要看刚才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才发生这样的巨响,可是就在他们看到一个男人躺在血泊中却整个兴奋不起来。刚赶到的执法人员已经在开始维持现场的秩序,同时间,警车和救伤车的警笛声已经在远处缓缓传了过来。


什么是秘密?如果一件事情,从一个人知道,变成了两个人知道,那么还是秘密吗?如果两个人,各自再分享了这个事情给自己的密友,那么从两个变四个,那么秘密这两个字,还是成立的吗?可是,当这个秘密,一直只会有三十个人知道,那么还是秘密吗?海文看着电邮里面美其名说是邀请他加入这个游戏,可是看看手机显示相关的软件已经突然安装完毕,他就知道这个游戏,已经默默的开始了。


“我竟然会败给一次的突击检查……”

城市的夜晚其实和白天相较并没有显得比较空荡,反之,从大楼的顶端看下去,车子仍然盲目的穿梭在路上,路上的行人仍然是密密麻麻的占据了整个人行道。或许是还早的原因吧,他想着。抬头望着夜空,今晚的夜色还真是相当的迷人,可惜因为这个城市太繁忙了,又或许是今天的满月太亮了,夜空中尽管云朵也不多见,可是星星的数量却显得零散。在这么美丽的夜色度过最后一天,我也死而无憾了,他想。看着手机上还在进行中的倒数,显示着他还有一小时的寿命,他咬了咬牙,就闭着眼睛作势要跳下去了。


就在知道自己已经被选中的第二天清晨,不知道自己将会被卷入什么样的风暴的海文仍然如常的起了身去附近的公园慢跑。慢跑是一个经过多年养成的习惯,因为只有在清晨,他才能在空气相对比较清新的时候好好的让自己的脑袋好好的放空,再想想手上的案件是不是有什么破绽可以追查。就在慢跑了一段路后,突然间前面看到一个最近很常看到的一个人坐在地上像是不小心受伤还是什么的。

海文跑前去看到,原来是对方可能是热身做的不足够导致其中一只脚有点抽筋。他连忙伸出援手搀扶着对方到附近的凳子,然后从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些冰块和急救用品以疏解抽筋所带来的疼痛。

“小心会痛……你是本地人?之前也很少见你在这里慢跑的……还是最近才培养起来的兴趣?哦,还没介绍……我叫海文。”,一面替对方急救,海文一面不经意的问道。

“嗯,我是刚从外地搬过来的,上星期才入住这个社区。慢跑是多年的习惯,只是今天大概热身没做好,所以有点抽筋。我叫林阳,太阳的阳,真不好意思,要劳烦你了。”,一面忍着痛,林阳一面缓缓的说道。

“好了,现在大概没刚才那么痛了吧?”,海文看了看手表,然后道:“你应该还好吧?我要去上班了,以后有机会出来吃个饭吧,我就住在对面的排屋,很高兴认识你。”,说完,海文就急急的走了。

林阳怔怔的看着海文远去的背影,冷笑道:“说不定再次见面不是好事也说不定。”


就在双脚快要悬空的时候,突然整个身子被人狠狠的一拉,就从建筑物的边缘被拉走了。他开始挣扎,开始怪叫着,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可是就是挣不脱身后这个人的怀抱。突然间,身后的男人松了手,自己也突然间再次跌坐了在地上。再次跌坐在地上的痛还没散去,他看着自己手机上的倒数,赌气的扔掉了,然后就再次爬上建筑物的围栏准备再跳下去。

仍然喘息着的海文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人,可是脚下却丝毫没有慢下来。同时间,海文的同事杜锋带着几个其他的警员也赶到了现场,可是这男人寻死的意志实在太强,就在海文抱了一个空的同时,他就跳下了建筑物,过了半响,就是“啪”一声巨响,和一阵随之传来的尖叫声。一行人飞奔到了围栏向下一看,庆幸的是这男人跳下去的时候没有砸到什么人,一些在下面执勤的警员也在开始慢慢疏散围观的人群等待着救伤车和支援的到来。

“黐线的,他是疯了吗?有这么样大的打击非死不可吗?”,一脸不解的杜锋问道。

海文缓缓的走向刚才陌生男留下的手机,然后从自己的外套里抓出了一双手套,然后就抓起了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倒数。这时候,上面显示的,大概还有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同时间,在对面基本同样高的建筑物埋伏的林阳,看着海文一群人,开始慢慢撤退,并且回了一个讯息给总部,说目标已经自己终结了性命,任务失败。就在海文要开口通知杜锋的时候,倒数仪的画面突然间就消失了。


海文回到警局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杜锋马上找出上星期看到那陌生男汪清坠楼的相关文件。

“你有头绪?”,杜锋疑惑的问道。其实也难怪他这么问,这叫汪清的男人在经过调查后,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理由可以让他有轻生的念头,家庭生活美满不在话下,就连在工作上也刚刚升了职。资料也显示他并没有不良的嗜好,生活上跟周遭的人物相处甚为融洽,更加是排除了是有跟什么人结怨,或是欠了什么债。

“我觉得他会跳楼,跟我昨天刚收到的电邮有点关系,你看看这个。”,海文指着自己的电脑荧幕,然后看着杜锋的嘴巴越张越大。


清晨四点,看着自己手机上显示不到五小时的倒数,海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轻轻的跑到新建起的摩天楼去。 他一面跑,一面看着顶楼还在亮着灯的那个空间,心想着那大概是解开这一切谜团的关键地点,秘密中的秘密,大概就在这里了。


“这里说游戏分成六段,所以每阶段五天会发生什么事?”,看完游戏规则后的杜锋一脸不解的问道。

海文摇了摇头,一脸苦笑的看着杜锋。就在杜锋去找汪清的档案的时候,海文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着画面上显示“突击检查”,按了相应的指令表示自己还在游戏中后,杜锋就拿着文件回来了。


所谓的突击检查,对游戏的参与者来说,是一个相当关键而且必须通过的考验。在每天的任意一个时候,被强制安装的手机软件将会响起提醒游戏参与者,这个时候,他们就得按照指示输入一组号码表示自己仍然在游戏中。要是在铃声结束前参与者无法及时回应,那么这位倒霉的参与者,手机上的画面将会进入失败者的模式。

当软件画面上面显示了失败者模式的时候,游戏参与者会看到一个长达24小时的倒数。当这个倒数结束后的任何时间,除非躲在很隐秘的角落,否则一旦被主宰游戏的一方寻获,失败者将会被杀害。当失败者被杀害后,游戏将会任意从失败者的通讯录选择下一个参赛者,然后这位新的倒霉鬼将会被告知这个秘密,再以同样的模式参与这个游戏。


海文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一堆文件,想要从中找到一点什么蛛丝马迹可是却不得要领。今天已经是参与游戏后的第四天了,这几天除了追查汪清的事情,同时间也在查找自己到底有什么相识是突然死掉,而造成自己被卷入这个游戏里面。可是问了好几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身边的朋友个个都安然无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异样。可是因为这是相当致命的秘密的关系,所以要再深入点询问也陡然变了一件难事。

“出去跑跑把。”,仍然不得要领的海文,看着时间已经是差不多清晨五点了,就稍作热身,换上了运动装,就出门慢跑了。

“嘿,林阳,早啊!”,跑了大概半小时后,海文就看到林阳从公园的另一个方向跑了过来。

“早啊,哪天你走得那么急,我都还没有机会谢谢你呢。这两天都没看到你,工作想必是很忙吧?”,林阳一边跑,一面说道。

他们俩就一面跑,一面聊着这社区内的一些近况。海文也借此机会向林阳稍微介绍了这一区大概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地方。一直到了差不多清晨六点的时候,海文就离开了准备待会要去上班。道别了林阳后,就在自己的家门前,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个突击检查。


“哇,你昨晚又睡不好?昨天不是早了一些回家休息的吗?”,看着海文的黑眼圈,杜锋好奇的问道,然后就递了一份文件给海文,道:“这是汪清手机里通讯录所有人的资料,全部仍然在世,不过不知道他们其中哪个被卷入这个游戏。”

“今天的突击检查安排在半夜的两点半,我才睡到一半就被吵醒了。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会有人通过这个游戏,见鬼的。”,海文一面抱怨道,一面接过了杜锋的资料,他一面翻,一面问道:“有顺便查通话记录内的人吗?”

“啊,我倒是没想到,我先去找找。”,说完,杜锋就离开准备去找相关的资料了。


林阳从对面的建筑物走了出来,看着救伤车和警车刚刚赶到现场,冷笑了一下,就慢慢的离开了。这时,总部也回了一个讯息,说任务已经结束,他已经可以离开现场了。他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晚上的九点钟了。

“去吃个饭吧,难得不用自己动手对方就跳下来了,真省事。”

(致命秘密——阶段一过关。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