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算命•五

童年对很多人而言是充满色彩的一段日子,蓝天白云漫天青草沙滩海浪,还有色彩斑谰的玩具。可是我的童年却只有黑白两色,因为同龄的院童们个个都高头大马的关系,自己的身高就相对变得像侏儒一样。也正是因为个子偏小,所以一般上扮演的就是被欺负的角色。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我从来没有怀念过在孤儿院度过的童年。

倘若不是因为有预知能力,知道自己会在某日被个陌生人接走,感觉到将会迎接另一段不同的人生,我想我早就撑不下去了。那是一个非常令人欣慰的预感,虽然只是见过了一次,但是自从第一次看到后,几乎每次发梦梦到这一段,甚至我的一些朋友都说我每次睡梦中都笑得见牙不见眼。要是每次的预感都是这么美好的事情就好了,可是每次预见一些坏事发生的时候,那种无法改变结果的痛苦还真的是可以很轻易的让人感到无奈的。

记得有一次,在吃早餐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下午会因为弄不见待会要交的学费给弄不见而被毒打。我还非常清楚记得为了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还特地找了一个别针吧口袋给紧紧夹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去上课。也不知道为什么,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发生的,我只是记得在校门紧张到快要死然后去摸口袋的时候,别针早已不见踪影,更不用说那袋子中的学费了。那种让人难受到极点的体罚,实在不是一种美好的回忆。

这种预感发生一次两次就算了,那里知道接下来还陆续应验了好几个让我刻骨铭心的预言。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能够预知未来感到开心过,也解释了为什么没事就不会随便告诉人家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刚才说的美好预感的确是发生了,还好不是太久后的事情。在一次我很兴高采烈说出自己感应到成天欺负我的小胖子会死掉后不久,这个人还真的在放学路上在孤儿院前被车撞死了。也不知道怎的,没多久裴达就通过组织的网络找到了我。接下来一切就好像在过山车快速颠簸一样,就在小胖子下葬后没多久,我就糊里糊涂的入学训练中心。

虽然不知道在搞什么,不过我还是按照通讯器上面的指示找到了裴达的人和车子。开车兜了很久后才找到一个既隐秘,而且也收不到卫星定位系统讯号的地方。接着我就小心翼翼的钻到车子后面特别准备好外面看不到的地方,就在裴达旁边躺下,接着就透过通讯器把自己的意识投射到平行世界里去。

待着装完毕后,就照着刚才在通讯器显示在街角耐心地等着,还好没多久就看到一部车子急速飞来,只是后面怎么还跟着一部重型的电单车?再看清楚一点,前面的不就是裴达吗?裴达看到我也没停下来的意思,带他门一开我就飞奔过去经过一翻折腾后才钻进车子内。钻进去的那一刹那,脑海中浮现的画面,竟然是高孟对着背朝他的裴达一枪射过去。

从车子内往后看,那拿着枪在追逐我们的,不就是高孟吗?

“你不是说你们是同学吗?”,还没等裴达回应,后面的玻璃就因为高孟的一发子弹陡然碎掉。

(第五节•完•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