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算命•四

和裴达不同的是,除了预见死亡,我还能预见围绕在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知道我有这个能力的人除了裴达也没有任何人了。总觉得与其说是一种老天给我的特别恩赐,还不如说这是一种诅咒来得更贴切一些。也可能是因为一直都有这样的观念的关系,关于能预见事情的能力,我从来没跟任何人提过,哪怕是只字片语。

可能会很多人认为能够预知未来是很酷的能力,可以看到什么接下来巨额累计奖金的神奇号码是什么,或者事先预知有将游戏的答案,可是这些大家认为的好事从来都未曾发生在我的身上过。除了少数先预感比较让人欣慰的画面外,大多数都是一些让我不太舒服的预感。所幸的是这种预感出现的频率尚算偏低,可能老天不想要我太早精神衰弱的关系吧?

本来想要在艾发一开门就一刀捅死他干净利落的,可是万万没想到开门迎接他的第一项事物就是一把瞄准着他的枪口。挂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那种诡异的笑容,艾发冷冷地瞪着他,然后语带疯癫地说裴达将会被追杀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还在握着口袋里的刀子,裴达想这个人大概是疯了,于是就暗暗继续思索着怎么能够快狠准地解决掉他,也不是什么难事,和平常不也一样吗?

“杀我很不容易,尤其你还没够资格。你认为跟你一样是个执行者,尤其曾经是个就算执行者界里都让人闻风丧胆的艾发是你一枪就能毙命的吗?更何况你手上一定连只水枪都没吧?我还都忘了这些大概不会在你的通讯器上显示吧……”,艾发神经质地说道。

艾发继续疯疯癫癫地继续喋喋不休说自己当年是如何如何的神勇,而同时因为过度惊讶的关系,裴达像是被下咒般整个人顿时僵了起来。看着备受惊吓的裴达,艾发先是顿了一下,然后说:“不用说你一定也是个在考上见习资格的时候父母亲就突然撞车火灾还是发生什么意外死掉的那群人之一吧?”

已经僵掉的裴达很想直接自行了断算了,还真的不是普通见鬼的准,只看到对方突然从怀中摸出一块跟平板通讯器几乎一摸一样的东西以及一串车匙出来要交给他。艾发看着裴达的眼睛,指示着他要从什么地方逃走,然后在什么地方能够找到他的车子,“你杀不了我的,去找通讯器上显示的地址,然后在街角我叫了你的徒弟在路上等你……”

语音还未曾落下,“咻”一声,一阵风就这样通过子弹的弹轨吹透了艾发的头颅。

知道自己已经莫名陷入了危机,还来不及思索,但已经在奔离现场的裴达依稀听到一阵叫骂道:“我知道你还在的,同学一场,我会让你死得很痛快的!”

那不是高孟的声音么?

(第四节•完•待续)

这段很短,不过大概不会是最短的一节……“我”这个人物也是第一次好好的介绍自己呢,值得庆祝一下。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