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算命•十

推测死亡时间的功能是这几年才加入系统的,基于好奇艾文和小迪在翻阅了系统的文档才发现这系统的触角原来在这几十年间原来已经到达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广泛程度。这死亡时间的资料一般只有组织的高层才能看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普通执行者如裴达和我全然未曾发现有这样的东西。

这推测死亡时间的运算法其实综合涵盖了每个人的生活作息,从这个人每天吃什么、做什么活动、生过什么病,甚至消费的习惯和家里所谓智能电器搜集到的所有资料都被纳入运算法内。从开始开发一直到两三年前的成熟期,这运算法的准确度也从本来的两三百分比逐渐达到了现在几乎九十八百分比的程度。

因为资料一般只有特定的几个人才能接触到,再加上资料的搜取一直都是在当事人完全不知道的状态下进行,所以从来没有人在质疑自己的隐私被受到监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因为组织掌握了那么多的资讯,他们也从中开发了另一项商机——贩卖隐私资料给其他商家,让它们为每个消费者提供更量身订造的服务。

虽然大部分的消费者还是很盲目地认为商家在这几年间很显著地提升了服务素质,纯粹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可是敏感的人还是感觉到那里似乎有点不对,于是发出了零星的抗议声音。只可惜这零星的声音并不足以对组织构成任何的威胁,尤其是这群人其实也相对的容易被利益收买。

就在运算法终于迈入成熟期后,负责开发这运算法的实验室突然一夕之间被瓦解。实验室被关闭就算了,几乎所有参与此计划的研究人员都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被处理掉了。这群人终极一生为组织赚来了大笔大笔的钞票,如果不是他们在多年前发明了能够把预言者送到平行世界的通讯器,今天的组织也不会在整个世界上呼风唤雨。

说到这个实验室,就不能不提起他们对平行世界的研究有多么的透彻。也正是因为他们太了解这平行世界的运作,所以在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实验后,组织的创始人也从中见识了平行世界可能带来的商机。就在他们成功的把预言者的意识接送于平行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后,组织就把大把大把的资金注入了这家原本名不经传的研究团队。

一面继续解释着他们这几年来的发现,小迪一面小心翼翼的把我们带回市区他的住所内。正在他泡咖啡的同时,他又继续解释更多我们在训练过程全然只字未提关于平行世界的种种。

(第十节•完•待续)

这平行世界其实是目前设想的第一版本,日后有机会应该会从这个基本想法再拓展另外写一个故事出来。其实事后回看看很像The Matrix和Inception的综合体,在当初设想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到会如此相像。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