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十四章 (上)

『大家好,我是月•戾坎拓普,大家可以叫我小月。我之前是住在城裡,請多指教。』

人格的塑造,其實換個角度來看,有點像是很漫長的接力賽。拿起第一棒的父母親,是一個人打從娘胎開始接觸得最多的人。是以言行,自然就以他們為標準。過後就越來越多人走入了生活之時,接棒負起責任的,就換成了老師。當老師功成身退,同樣一根棒子就傳了給身邊的朋友。

升到了中學,男孩變成男人的距離也越來越短了。同時間,老師甚至長輩們說話的分量也越趨式微。在這個時候,朋友們扮演的角色也日漸增長。父親選到的這家中學,是坐落在偏僻的郊區。由於這地方的人口其實也不多,所以收留的學生大多數都是離鄉背井慕名前來求學的。不說不知道,這座落在沒什麼人煙地方的學校可是全國成績數一數二的。所以好大一部分的學生,都是背負著父母親極大的期望入學的。

開學的第一天,難不免就是大家一次又一次在不同的課裡自我介紹。聽見各個同學都來自不同的地方,這簡直就是跟以前小學大家都是住在學校周邊的情況有著天淵之別。這種震撼,對剛步入青年期的小月來說實在不小。

由於是寄宿學校,所以規矩也自然多了一些。可是儘管是比較嚴格,但相對於以前在父親家裡近乎軍訓的非人生活還是相對比較輕鬆。樂得脫離家裡束縛的小月,自然很快的就適應了這裡的生活。看著那幅輕鬆自在的樣子,若不曉得還道是學校校規很寬鬆。可是對他而言,只要哪個地方沒有人時刻盯著自己,那麼這地方就已經如天堂一樣美好。也就因為這樣,所以儘管校規甚多,但畢竟沒有人時刻盯住。這樣一來,生活自然也比較好過。

父親那邊從來沒有傳來任何消息。看著大家每隔幾個星期就有家人過來探望,他卻永遠孤獨的在校園裡自由走動。反正也沒有人在管自己的死活,甚至連成績也沒有人關心。想著時間空著也是空著,就趁著這機會瘋狂參與了盡可能多的課外活動來塞滿課餘時間。雖然成績是因此受了些微的影響,但若只是追求及格但也綽綽有餘。不過從豐富的校園生活裡,小月倒是從中獲得不一樣的快樂和滿足感。

隨著年歲的成長,小月的課業也變得越來越繁重。可是另外一方面,課外活動參與的程度也越來越深。每日課餘的時間,已經給活動佔據了好大一部分。這樣一來,本來已經有限的溫習時間更是大幅度縮短。但可喜的是,或許是天資聰敏的關係,所以成績也沒有因此退下來。更叫人不解的是,他課餘活動參與得越多,成績卻只有變得更好。

家裡持續沒有傳來任何的音訊,日漸年長的小月只是知道父親有在定期繳付自己的學費。至於零花錢,也總是定時匯入了固定一個數目過來。在這家中學就讀了這麼些年,家裡從來就沒有捎過任何信,甚至那麼一點只字片語。哪怕是個電話,也是欠奉。或許沒有音訊也不是壞事,反正生命走到了這個階段的時候,父親也不再是一個少年的榜樣。既然在以前沒說兩句就會吵起來,那倒還不如不見。

音訊沒有就算了,父親這家人在自己升學了的這段年間也從來不過來探訪。想著回家也沒好日子過,就只好在每次的長假都四處拜訪同學家。今天或許還在國境的南部,後天就飄到了家住北部另一個同學的家裡。這樣的旅行一年總要來個好幾次,可是那家人卻從來沒關心過。那種冷漠的態度,就仿佛自己本來就是個外面撿回來的孩子一樣。

還有童年那慘痛的經歷也使得他不忍回憶。那自從遭燙傷就包紮起來的傷口,儘管早已經愈合卻還在天天更換繃帶。這當年給香支燙傷的傷口,仿佛就好像變成了一個永遠無法痊愈的過去。儘管身邊的同儕都很想知道是甚麼傷要包紮這麼久,但是這同學硬是不說也拿他沒辦法。就這樣,童年的回憶就一點點一點點這樣漸漸流逝了。

中學畢業後,手上也多了一張無論學業或課外活動都同等優越的成績單。這是往男人這稱號更進一步的他,也開始收到了不少各家學院的邀請信函。好幾家都是慕名而來,還在不用面試的情況下提供獎學金助圓升學之夢。選了好幾個晚上後,小月決定了到這家位於偏遠地帶的大學。由於成績相當優秀的關係,所以這家大學除了提供獎學金外,還額外贊助了一定數額的生活費。

『大家好,我是月•戾坎拓普,大家可以叫我小月。我之前是住在城外的一家小小孤兒院,請多指教。』

到底是遺忘了,還是也不在乎是不是這樣,反正到了大學自我介紹的開場白就換了這句。其實這樣說也不無不可,過去幾年的生活其實家人也不曾參與。不過來到了大學的這個階段,是不是真的孤兒也不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情。是以大家聽到了,都只不過是揚了一下眉毛。下課後大家就完全不當一回事,也沒有人繼續追問詳情。

或許這樣會讓父親長期不聞不問的小月感到比較釋懷吧。對比這次的不聞不問,上次安排中學入學的時候真的算是極度熱心了。其實是不是還在關心他也無所謂了,眼下過得開心說來還真的比較重要一點。朋友的角色,在大學時期也變得比以往深刻。過去滿檔的課外活動說來已經沒有那個熱誠了,所以現在每次放學後都是跟朋友一起到處逛街。

就在這個時候,在朋友的影響下認識了搖滾樂。雖然還是沒有太喜歡很重金屬的搖滾,但是每次大學只要有搖滾演唱會時,他總是會第一時間跟朋友沖去排隊領票。聽著樂隊主唱時而吟唱,時而吶喊總會令人感覺無比的舒暢。一切生活和課業的壓力,似乎也隨著熱鬧的音樂煙消雲散。漸漸地,小月開始愛上了搖滾樂。

意念致殲 第十四章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