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Ultimate,不仅仅是个丧跑的运动(复健记二)

首先得先澄清,经过再次的诊断后,医生确认了我的问题不是之前说的Anterior Compartment Syndrone,所以先喘个气。可是这并不代表是完全的好事,因为在上两个星期的比赛前医生打的那好几千下的 extracorporeal shock wave therapy几乎每个都打在疼点上,整个完全就是呈现刺激到极点的画面。医生是说脚骨那边是有一点发炎的现象啦,至于实际上的症结为何我是没有细问啦,不过大概就是这个吧,据说再持续丧跑就会演变成stress fracture了。

尽管症结不一样,但是医生交代的那几样运动倒还是得继续进行。虽然这两个星期是有点点松懈(真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又在断断续续的进行着的。由于还是觉得在水里奔跑是很笨的事情,所以上星期迫于无奈下还是去报名游泳课。所以在这段undergraduate都不在的当儿,我的运动量和(弱弱的)体能大概还是会维持在差不多一样的水平这样。

算起来,从今年三月开始玩Ultimate到现在,因伤吐了不少钱不说,另一方面是应该庆幸自己也因此过上比较健康的生活吗?回到医生交代的功课,因为觉得在水中跑步实在太蠢了,于是在医生说我是可以游泳后,我几乎是立刻安排去报名上游泳课的。于是,就在上星期,在朋友的介绍下我报名了一个游泳课程。因为时间上安排失误,所以第一堂课变成了是这个星期五开始,请帮我向老天讲数让祂不要把我溺毙。

至于什么时候可以再次自由自在地在草地上丧跑(把丧字改去奔字就会有卫生棉广告的feel吗?),我是没有多想啦,但是康复的进度似乎是良好。不过想到上次一复跑同样的痛楚很快又回来,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怕怕,虽然这阵子有在断断续续小跑一点点也没有复发的状况。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得感谢所有很低调的朋友们在私底下的慰问,小弟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大家的关注,容许我在这里用痛哭流涕来报答大家的关心。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