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第三篇 回忆

前接:第二篇 苏醒

一个星期后,已经康复的青年终于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同样的办公室,同样的同事们,却让他隐隐约约感到一丝丝的陌生。可能是因为久没回来吧,他安慰自己道。在走回自己的位子后,他开始翻阅这几个星期公司所做成的生意记录档案。小文说的不错,目前正开始慢慢走向淡季了,上个星期并没有做成一些比较大的生意。

花了大半天时间翻阅文件后,可能是因为午餐时间吧,所以公司内并未见很多人。这是的他开始饿了,于是他自己一个人走出办公室打算步行到不远处的小贩中心解决。在公司和小贩中心之间有一条长长的人行道,在这条长长的人行道上常常看到有流浪汉等待好心的路过人士施舍他们一餐半餐。由于这群流浪汉经常披着破烂的衣服周围走动,所以身上难免有一阵不是很令人开胃的味道。其中一个更是喝道醉醺醺疯疯癫癫地边走边唱猥亵下流的歌,经过的路人无不皱起了眉头。

青年缓缓的走向他的目的地,心中所想无不关于自己由于意外所落下的业绩。还好当时在光天化日之下治安尚算安全,不然恐怕他被再度抢劫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若有所思的青年就在这个时候把迎面而来的疯癫流浪汉撞了个满怀,虽然马上一阵攻笔的臭味传来,但是他还是眉头也不皱一下很有风度地对这该流浪汉说了声对不起。

看着他,青年突然觉得这个流浪汉很面善,似乎在那里看过。尤其是他的那双锐利而且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它会让你觉得浑身不自在,也就是因为这样,你很难将这对眼睛忘掉。可是偏偏青年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这对眼睛是在那里看来的,他只是肯定这一点,他曾经看过这双眼睛。百思不得其解下,青年只好问了这一句:“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面?”

“见面?谁会要见我这个寒酸的流浪汉?你是来开我玩笑吧……哈哈哈,大爷刚刚讨来一点钱,买酒去,睬你都不得空。”

接着,他就疯疯癫癫地一面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一面推开青年的身体离去。望着流浪汉离去的背影,青年仍然呆滞的站在那边。这时候,一连串的片断顿时间涌入青年的思绪。突然间,他捕抓到一个很模糊的片断。片断中,同样是那对锐利的眼神,只不过他脸部的表情看起来有一点恐惧,一闪而过间,眼前的一切就变成一片漆黑。

“靓仔,靓仔,你怎么了?”

回过神来的他怔怔地望着拍着他肩膀的一个阿伯,开始担心的阿伯于是更大力地摇着青年。正当青年摇摇欲坠的时候他一下子醒了过来,问道:“发生什么事?”

“年轻人,发白日梦也要找个好地方啊,还好阿伯不是坏人,不然你给人扒了钱包也不知道……”

望着喋喋不休的阿伯,刚回过神来的青年一下子不懂如何去处理这个状况,只能不断地附和阿伯的劝告。终于等到阿伯唠叨完毕,青年带着解放的心情继续走向他的目的地。走着走着,他习惯性的提起了手看了看时间……

“哇,我出来一个小时了,搞什么鬼,不吃了,还是赶回公司要紧。”

于是青年急急地奔回公司去,还因为奔得太急不小心撞到了不少路人惹来大家的埋怨。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不小心,他撞倒了一位女郎。该女郎手上拿着的一大叠文件于是就像仙女散花一般散落满地,而穿高跟鞋的她也马上失去了中心跌到地上。最厉害的是,她还不忘了要尖叫一声。一是错愕的青年于是收起了脚步,倍感抱歉地扶起了跌倒在地的女郎,然后把地上的文件一一拾上来。

“对不起啊,依依……”

说到这里,她和他顿时就像定了格一样张大着口然后手指着对方……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刚才我叫你什么?你……你是谁?”

虽然动作相若,但是脸部的表情还是有所差异的,她的怒容非常真实地显示在她的脸上,而他的恐惧则毫无保留地写在他的脸上。他手上刚刚拾上来的文件也因为他的惊讶和恐惧再度跌向地上,经过的路人们看到这样的变化也无一不停下来看看到地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该女郎怒气冲冲地一巴掌响亮地赏给了该青年,而该青年惊骇的表情仍然未见消退。

“变态色狼……”

一面咒骂着,也一面拾起地上的文件,这是的她只觉得无比的羞怒。依依,是他给她取的小名,而她的他,却在不久前死于车祸。除了变态狂之外,她想不出还有谁会知道她这个隐秘的小名。想着想着,她的眼泪开始流出来了,拾完了文件后,临走前的她还不忘了怒瞪了该青年一下。火红的巴掌印清晰地像是烙在他的脸上一般,诡异的是,这是的他,仍然带着那种惊骇的表情,只是眼神失焦地望向前方,好像前方有数不清的宝藏一般。

该女郎走了后不久,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了,这是的他突然间毫无预兆得倒下,失去了任何的知觉,也失去了任何的注意。直到大家再度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时候,也已经是十多分钟后的事情了。他被火速地送去了医院。当然很快的他因为身体并无大碍而被批准出院,只是医生劝了他身体刚复原后不要太操劳,知道这个不是原因而昏倒的他只能以苦笑代替他的回答。

在补告了半天病假后,他又回到家休息。这时脸色苍白的他只能呆坐在床头苦苦思索为什么今天遇见那两个人后自己会有那么多真实得有点虚假的回忆一直涌现。刚才浮现的片断,虽然确切地告诉他,告诉他曾经参与过这么多事情。但是他另一方面的回忆却告诉他,他没参与过。就好像两个人在争执那一方是正确的一样,他根本没有任何指南能够帮助他去相信其中的一方。

开始累了的他,看到床头那封带给他无穷希望的信件,他再度开启了信件,不厌其烦地又一遍地细细阅读隐藏在字里行间的鼓励,和她那甜甜的笑脸。

女郎怔怔地面对着她的他的照片,照片里的他英俊挺拔,自信勃勃。想着他叫自己依依的时候,她不禁开始落泪。依依啊,多么熟悉,但是却注定将会离她而去的名字。曾几何时,她也真的认为不会有人再用这样的语气叫她,直到今天下午,那个该死的青年,用同样的语气叫他。虽然认定了他是一个变态狂,但是不知道怎的,她却很渴望能够在一次听到用同样怜爱的语气叫她一声依依。或许是太想他了吧,她想。

想到几个星期前还生龙活虎的他,她的不解也再一次浮现。她不明白,一个事业是如此有成,商场上呼风唤雨的男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幸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先是他的家人不知道为什么被全被烧死,后来搞到他无心工作,而搞到自己颠沛流离,最终走上这条绝路。她当然不相信什么讨债人讨债不遂的这种鬼话,只是因为苦无证据,所以永远无法知道真正的内幕是怎样的。

青年在睡梦中也没有得到安宁,在睡梦中,同样的片段也同样的从各处不断地涌现。有些是开心的,有些是伤心的。让他最感兴趣的,就是他看见了下午赏他一巴掌的那位女郎。这时的女郎看起来有点小,大概还在求学时期吧。她紧紧地靠在他的胸膛,哭诉着在学校发生的委屈事情。他很自然的提起了手拍了拍她的背后,而该女郎也似乎得到了安慰,在他的怀中渐渐睡去。

“依依,你好好的睡吧,我得走了,下个星期我们再见……”

这时的他突然间惊醒了,看着床头的闹钟,现在才凌晨四点五十一分……

{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