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她的付出,应该写进历史课本里大肆赞扬

但在之前,我不得不先为在前两天和平情愿而丧失性命的这位仁兄默哀,同时间也为自己的自私选择不出席而感到无比的羞愧。老实说,在当天尽管并没有出席,但是在社交网络上看到的消息是有点让人一方面为同胞们的勇气而感到光荣,另一方面也为本该领着纳税人支付出来的薪水的执法人员,用着纳税人有份支付的公费买回来的镇暴工具,来对付仅仅要求公平选举而不是推翻政权的纳税人。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悲的,你来告诉我?

尽管前文末端我发现自己忘了打个大大的*sarcasm* tag,也没有明确说明自己出席的意愿,老实说,那几天看到整个请愿事件的发展,我是愤怒和羞愧的。愤怒在于我们有个出尔反尔只会高喊毫无疑义的团结口号(事实证明口号只是口号而已)的领导人,一个执政了五十多年对国家几乎毫无建树但是仍然乞求选民给与机会下次能再执政的饭桶领导人,当然我无法知道他是不是踩着人家被炸到解体的尸体上位,但是我想大家大概都在这段时间都领教了他是一个相当精于算计,或者应该说老奸巨猾的一个勉强大概可以称为人的一介生物。至于羞愧,我想大概就是我们竟然间接地用我们的选票(是的,他并不是因为直接得到选民的委托而上任的,而是前代那更混沌的老人在完全没问过选民之下一厢情愿交棒的)允许这样的人来引领我们迈向未来。

另一方面,让我觉得整个国家并没有因为这奸臣而陷入一片黑暗的,就是这位被媒体不断抹黑的Ambiga Sreenevasan。其实这阵子我并没有过多的接触传统的大众媒体,包括电视新闻之类的,也没有主动去看新闻网站发布的视频采访。但是从接触的文字报导看来,她甚至整个团队都表现出了一种令人钦佩的风度,没有侗言去烧别人总部,也没有侗言要保护自己整个团队的诉求而拿出什么短剑去刺杀反对者。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也让别人有表达自己意见上街头,完全不管是不是和自己的诉求有所冲突的风度。而这样的一个人,我们的政府是怎么评价的,看看传统媒体的报导大概就心里有数了。

为什么才那八项诉求,政府却没有勇气正面回应?为什么好端端一个卑微到极点要求干净选举环境的诉求,变成了推翻政府的阴谋?就仅仅是在野党在背后支持的原因吗?还是不褪色墨水原来根本是个有毒,用了会即死的东西政府为了保护人民而不得不出此下策?为什么明明针对选委会的一份诉求政府要把那么多肮脏的手给插进去?现在选委会是为了政府办事?还是为政党办事?又或者是为人民办事?为什么每次选举我们都要不厌其烦再听一次几乎是同一个模子倒出来的鬼故事?

好,皇室被牵扯进来了,虽然不是最好的一步棋,但是元首也走了很漂亮的一步狠狠地刮了本该置身事外的这位领导人一记耳光。可惜陛下的御词却仍然被显然别有用心的媒体一厢情愿的赋予真正当权的领导人所希望的内容,这不是厚脸皮不要脸的行径的话,那么应该是我要重新去上道德课好好训练我的演技。好吧,净选盟接招拜见元首虽然不见得是最漂亮的一着,但是却毋庸置疑是个合情的选择,有异议的朋友请重温第二句的国家原则。

好啦,是见面了,这领导人也看起来有点悻悻然假意遵从陛下的旨意说允许在体育馆举行的。说实在当时虽然很诧异,但是看起来我似乎可以有机会不用在本该是人民保姆的这群暴民的刁难下准时到家,当时我是开心的。可是事实证明我开心的太早,证明了我已经遗忘我们的政府是多么的没有公信力。我忘了我们的政府是可以一方面拍胸膛保证油价不起的同时策划明天来个大涨价的一个机构,我还真的不是普通的天真。无赖我看得很多,但是相比之下出自于一个应该是带领人民走向更好的明天的一个领导人口中,我有点以为出尔反尔是道德教育里面老师忘了告诉我们的其中一个价值观。是的,那刻我是生气的(其实到现在气还没消),不是因为我因此和这场游行渐行渐远,而是我们怎么可以由一个这样的人领导我们?

一场从一开始就是个很和平的请愿的一场游行,因为政府的不断煽动而天天见报。见报不是因为政府肯定这群人的努力,而是接二连三的好几群人对之发起的挑衅,一群人要号召烧表态支持净选盟的在野党总部,一群人高举着短剑在领导人的见证下誓言要用重手段来保卫首都,然后又有一群人又说华人应该是时候囤积粮食。为什么只是因为穿个黄衫传个传单就要吃官司,而这些说出重话威胁人民安全的人却可以每天在媒体上大放厥词?是,我了解这是言论自由的社会,但是为什么这样的自由却不能包容人家发传单穿黄衣?

好吧,到最后在整个立场节节败退的政府退无可退狠下心来要跟所有仅仅要求干净选举的纳税人对着干。于是就在这官方号称六千人出席的街头游行执法单位的高效率倒是抓了千多人快要20%的示威者,既然那么高效率,为什么危害市民的镪水狂徒到现在仍然逍遥法外?还是当天街头上游行的都是阿飘人民都集体中邪要去驱魔?可是照片中每个出席者都有下巴的不是吗?还是真正中邪的,是吃着纳税人支付薪水的执法人员?不然的话,我无法说服自己为什么这群本该是人民保姆的暴民会对接生院发射催泪弹还是水炮这些更该拿来对他们自己发射的东西。

另外,又是谁人给你们那么的大的权利在大半夜去搜查人家入住的饭店?又是谁人在大白天盯着人家叫人家关铺不营业?是为了印证那只会叫人穿性感睡衣喷香水魅惑老公的部长的话,还是纯粹只是为了倒米?是谁说游行破坏社会安宁?那又是谁对着手无寸铁的人民发射催泪弹?会说出游行破坏社会安宁的那位博士也不想想别的国家是怎么对待上街游行表达意见的民众的,亏你还是负责教育英才的部长。至于郁郁不得志的那群政棍,你们就只会怜悯拿着催泪弹水炮的执法人员,那么手无寸铁的纳税人就活该被催泪弹打中,活该在街上被踢打,活该被执法人员当做老鼠在街上仆抓?

神圣的学府本来应该是免于任何政治力量的介入,是什么人允许大批执法人员暂时趁着大学生放假而入住的我不知道,但是这是不是合理难道身为大学的老大没有办法大方承认?而且永远都在嚷着人手不够的你们又怎么能够在对付平民动员了几乎来自全国各地的资源和人手?我长得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整个城可以说封就封,然后被重点提防的那几个人却仍在在整个城市被锁起来的当儿可以在酒店内安然召开记者会。我也第一次听到身边的不止一人说执法人员可以在设立了路障却冷静地坐在旁边一边看车子到底是什么型号过一边喝热茶,简单来说,为设路障而设路障。

至于那些以为会上演马来同胞对垒马来同胞的安哥们,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大游行这天至少我听到的消息,都是各族人群相互扶持的故事。然后那些只会哀怨好好的一个星期六又无法出门购物的朋友,少出一天是不会死的,或许你要买的什么限量版产品会错过了,或许你又搭不上什么大减价的尾班车,但是请把你的埋怨发给对的人,发给无理取闹掌握权利的政府,而不是由始至终不断呼吁和乞求当权者给予合作的净选盟。尽管你不珍惜你手上的那票,或者你根本不了解到底为了什么要去投票,投不投也无所谓,但请记住你同样也没有立场去指责你的代仪士没有体恤你和你的家人。

是的,本文是特地只点出一个人的名字,因为她的名字,是需要被写在历史课本里被我们下一代人赞颂的。至于其他的闲杂人等(不包括在本文开头提到的因大游行丧命的那位英雄),无需急着对号入座,因为已经很厚的历史课本不需要浪费篇幅去记载人渣的事迹。

最后,我乞求没什么心胸的人原谅我在愤怒情绪的支配下写出过重的用词和谴责。

我爱马来西亚,因为我尊敬黄色被授予的新意义,更因为我不暴力。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