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今天我要很(敏感)

这几天觉得整个心灵很肮脏,主要是因为老朋友觉得自己的文峰有点偏毒舌,所以为了洁净心灵,我决定要去进行一个在街上着的人的动作,简称打坐。好吧,写到这里尽管很污猥,但是我还是很小心让自己不打出那个很敏感的字出来,你晓得,在这个不是很明朗的状态下,颜色衣服出错穿出街是要吃咖喱饭的,所以请原谅我的自我审查机制。既然话都说开了,那么我们来小小谈一下可以吧,反正我不是在鼓吹什么,只是对他们的诉求站在自己是愚民的角度上的一些看法。

其实文章上星期就该写的,可是因为老天玩耶的关系(没办法,尽管马来西亚人把老天冤枉得好惨,但是我只是跟从我们很英明的领导人的思维方式),完全不是因为我很懒惰的关系(相信我,我真的很坦白,如果证明我是坏人,我可以给你喝一杯那个什么浓土厂据说无毒的废料),所以才会拖到今天才写出来。话说那天去吃饭,吃完晚饭后在前往取车的路上不小心听到一个阿伯在发表他的假设说什么几天后马来同胞会打马来同胞。天啊,老伯想法怎么会那么偏差的,明明人家侗言放火不是?

来,我们直接看第一项诉求好鸟,不然这样扯下去大炮都出来了(俗称车大炮)。第一项,主要是针对马来西亚闹鬼问题很严重,你晓得,我们这里每逢选举据说鬼影幢幢让上次错失投票机会的我完全没有去体验的机会*残念*。这⋯⋯这组织(差点把名字打出来)也太过分了,现在我要去看鬼只有去鬼屋才有机会吗?明明选举听那些候选人说很容易遇到的不是?不过长远的计划倒是很合理,尤其是针对我这种一个选民身份得跑好几轮等好几年才等到,现在整个政府不是在电子化吗?选委会虽然立场中立(你晓得,愚民如我是不会质疑你的政治取向的),但是跟政府拿点资料应该不难吧?

第二项诉求也是针对本地逢选举都会听到的一个urban myth这样,反正我们的选举流传的故事如果编辑成册格林童话集整个因为卖不出让书商亏大钱倒闭然后债台高筑老公跳楼老婆卖身儿子跳火坑这样(整个也太夸张)。反正这个诉求主要是要求在选举期间不会再有那种好像角色扮演才会出现的神明加持(想象神明通常在很远的地方过来)的状况出现,不一定是扭转整个选情(因为神的等级也有差,你晓得),但是至少⋯⋯这组织希望我们的选举不再满天神佛,人间的事人类自己解决就好。好吧,换句话说,我们不需要神明来加持,所以这组织有在补充希望参选的党派可以派出代表来监督。

接下来的诉求整个就是跟画指甲油或者是指染(我不知道确切叫什么啦,就是那种在手上画很美的花朵之类的东西那种,印族同胞间似乎比较常见)的朋友,现在用个什么不褪色墨水是怎样*翻桌*?不过看在出发点是为了一方面杜绝鬼出现(讲到都火滚,现在选民是要怎样看到鬼?),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不让那些贪小便宜的安娣安哥以为投票可以回赠买一送一而又跑回去投票,所以我也只能翻桌而不能去街上反对。当然,我不排除这些更无知的安娣安哥以为多投几次可以收集积分换支矿泉水一袋米还是什么的,其实小小声告诉你们,其实你们的认知并不是完全错,但是搜集的积分大概是换来在执法单位那边吃一餐咖喱饭这样啦。

这组织也越来越过分,以前竞选期四十二天是因为大家都没有社交网络可以滥用不是?上次八天不够咩?反正上次就算拖到一百天本少爷都是没办法投票的啦,多得那个选委会不少咯*残念*。现在拖这样长,是要害我每晚因为要赶场听拉票讲座而忙死是不是,整个居心很不良。不过我到是同意那些住在乡区的安哥安娣的确未必有机会像我一样天天赶场,尤其是那个提出打架论假设的安哥,不然大家听信他的谗言以为某候选人真的是神明下凡那还得了?所以尽管多几天的竞选期还是可以让大家好好看清楚候选人的嘴脸,不过要看私处证实是不是曾经流传的性爱光碟里面的那根⋯⋯那民众要很热心去鼓励候选人才行。

现在连大众传播更着重于报导老板或亲信的新闻他们也要管,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想太多。前阵子某数字电台辞掉几个人不是说政党并没有在背后操纵人事的事情吗?这组织整个也想太多,反正我是相信号称抓着第四权的大众传播会好好地扮演他们的角色把同等的篇幅平分给所有的候选人。而且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前阵子新闻部长不是说我们国营电台的节目有到别的国家有播映吗?在这个时候不来体现选委会的政治独立还等什么时候?

接下来这个我真的很不了解了,我们亲爱的警察有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很hopeless过说自己受到政府的牵制无法顺利执行公务。哦,刚看到了,是主要在真对选委会啦。身为一个独立的委员会,现在这组织要求他们更独立,现在是在暗示之前他们连吃饭都要看政府的脸色?尽管他们让我为了申请为选民跑了好几趟,我还是觉得他们是足够独立能够完成选民交托给他们的任务。咦,里面的列表也包括反贪局喔,好吧,我最近过得虽然谈不上快乐,但也没有很悲哀,所以还是不愿置评好了。

现在整个是在赶尽杀绝吗?我还没拿过逢选举就会出现的那个什么一个马来西亚组织的赠品耶。而且,说起来我们还没有要求过候选人在上任后拨多少多少钱给我们的的社区学校涅,我们很感恩的好不好。不过看来如果选委会采纳了这建议的话我就什么都没办法要求了,就只能盼望候选人真的能为整个选区带来更好的发展,整个好难过。我可以只要一块巧克力吗(据说上次选举有炒米粉吃耶,没吃到我整个很遗憾),你帮我满足我的嘴馋,我来让你落选,可以吗?

最后的诉求,让我重申一点,我们的政治很⋯⋯现在是要逼我说出那个很敏感的词吗?我偏偏不说,我们的政治环境明明很不•肮•脏,句号。我爸说有些政党甚至孤寒到去听个政治演讲还要呕钱的涅,所以现在是选民在贿赂候选人不是?这样选民会被告贿选吗?不好意思,我整个很选举初哥,才刚拿到选民身份不久还没有机会用过,问题很白痴是在所难免啦。

写完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支持,更说不上是不是要鼓励读者去出席这刚决定在体育馆举办的演唱会?就算是会去,我也大概会穿个X-Men的制服大摇大摆从远处走进去,这样可以吗?可以不要告诉别人我其实仰慕在电影里面的Magneto很久吗?或者我可以cosplay做那个芝麻街的Big Bird吗?不然Barney里面哪只黄黄的恐龙?再不然⋯⋯Spongebob Squarepants总可以吧?

其实⋯⋯敏感两边有括号其实是学阿恺的,呵。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