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上Intro to Psychology课

上这一课,已经成了我每个星期最期待的课了,无他的,是因为其他的课不是要做大量的运算,就是要对着硬邦邦的电脑,对得多也会死多几千几万个脑细胞。唯有到了这一课,我可以放松一下不需要去算一大堆抽象到看不到的统计学题目(今天的测验,感觉还好,只是觉得还有很多不很确定,或许在告诉我需要更加把劲儿?),不需要去算这笔钱过了一段时间后值多少的市侩问题(虽然觉得算是这么多科比较具体的题目啦),更加不需要烦恼这个软件需要怎样布局或怎样编写的问题。尤其是这几个星期,被功课压到不能透气的我,更加期待这一课的到来,无他的,是因为这几个星期讨论的topic就好像在剖析我们的一生一般……

延续上个星期的话题(后来察看原来我这一个星期才写了那么少篇哦),关于上个星期不记名的少男少女性行为调查。Sample Space为109人(其他一半人没去上课),废票既那些写了不知道/字体潦草的连医生也看不明白(我们的讲师有医生头衔)占了百分之6.4。没有进行过性行为的占64.2巴仙,而有过性行为的占了29.4个百分比。我们的讲师在总结的时候说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一句话,如果你现在预支太多性爱的快感,之后婚姻你就失去了乐趣。因为婚姻其中一个维系的factor为性行为,太早预支,并且预支过度将会大大减少日后性交的满足感。(以上言论不代表本blog立场)

接着,就开始了我们今天的课程啦。今天我们的课程说的正是我要在这三个星期内死出来的presentation topic。我快忙到连作鬼都不风流了,还好刚刚从电视上看到一个专访大概和今天讲师授课的内容有一点点的关系,不然我就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去找文章/故事来作为我presentation的材料。

今天我觉得最有意思的,除了刚刚post上的Id/Ego/SuperEgo之外,还有就是我们讲师说的一些小故事。其中一个比较短的,就是一位公司总裁吧(CEO)在临终前的三个月才发现自己最爱的是什么,而为什么会爱上他们。要这样吗?事业成功如他,竟然要到癌症末期剩下的最后三个月才发觉自己最爱的人的可爱。就是这个噩耗,让他的人生在最后的三个月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我相信,他最后三个月的时间搞不好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讲师补充了一句,你临终的时候最关心的往往不是或许你生前最在意的事业,而是最爱的人有没有在身边、过得好不好。

还有一个和我们“塞翁失马”的故事有点雷同的小故事:

从前有一个农夫,他拥有一个孩子和一匹马。有一天他的马走失了,于是邻居对他说:“真不幸”。他只说了:“谁知道会不会带来好事呢?”,就这样他很平淡地继续了他的生活。后来失马回来了,幸运的事,这匹马还带了20匹马回来呢。于是邻居们就来和他一起庆祝,恭喜他的喜从天降。农夫却仍然不温不火地说:“幸运?还说不定呢”。有一天,农夫的小孩因为骑了一匹野马不慎摔马。于是邻居又对农夫说:“噢,好可怜……”。农夫仍然是那种很平淡的语气:“谁晓得之后会发生什么事?”。结果过了几天军队到了这个村子要招收新兵,结果因为农夫的孩子摔伤了腿不能上战场所以免除兵役。邻居们又来道贺:“噢,好幸运!”

这个故事不是要说天意弄人,只是一件事情永远有超过一面,视乎你怎么去解读。前几个星期我们在讲堂“讨论”了关于记忆的过程,这个故事其实有一部分和记忆有关系。就和上面的故事一样,你可以把一次又一次的灾难解读成天大的不幸,或者是乐观点,是一个生活的必然过程。当然我会鼓励大家往好的方面看,毕竟生活就算再不如意还是得过啊!

除了故事,我们的讲师还常常挑战本地华人比较传统的思想框框(她本身也是华人)。比如上次说的kiasi vs humble,今天也谈了一些,有机会来大家交流一下啦。我得去继续我的功课进度了……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