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樂觀地腳踏七色彩雲出門去

我總覺得我們馬來西亞人好樂觀,好天真,好傻。某日報章頭條四單劫案,我們還要強顏歡笑說:『哎呀,幻覺嚟嘅啫』。出門還要左顧右盼顧好自己的包包,也只能說:『哎呀,訓練警覺嘛』。跟友人在街邊吃飯喝茶背包還要抱在身前,『哎呀,當作運動咯』。女生夜晚不敢,喔現在男生隻身一人也不敢獨自走在街上,『哎呀,提醒我們要珍惜友人啊』。獨自開車上路,連背包也要放在外人伸手不易接觸之地,『哎呀,怕曬到落色咯』。

不是喔,連達官貴人的家都接二連三傳出爆竊的新聞咧。沒事的,警察首長都說了只是個案,各大商家還不是馬照跳舞照跑(咦?)。

或許我真的應該更融入這個社會,以一個更正面的角度看待大家的舉措才是。所以以後看到小孩走失的新聞,要努力催眠自己說原來這個小孩日常生活太枯燥所以有個天使般的叔叔帶他出去玩。然後幫忙湊仔當然是要算錢德啦,總不能叫人免費工作的事吧。人說母愛很偉大,所以這種陪小孩的事情那麼偉大收費自然不能是三五百塊。沒收個百萬傳出去搞不好天使般的叔叔會給全同行嫌棄,你說是吧。什麼,你說這叔叔不是應召而是不請自來的?啊,就人家特別熱心不好麼?

人說人生如戰場,所以出門在外哪怕是逛街也得保持戰爭狀態要時刻保持雞精機警,方能佔盡先機咯。不然一個冷不防,就真的不慌有「驚喜」有快樂咯。要不是武器不能隨便上街,我倒還想扛個什麼自動步槍什麼的,沒派上用場至少可以當健身用不是嗎? 什麼,你說好多騎摩托車的都有待巴冷刀很兇的喔。啊沒有啦,人家是看太多古代戰爭片啦,妳沒看過關公騎馬耍關刀很威的咩?

老師說財不可露眼,所以東西不能隨便放在車子那些一眼就看到的地方。可是這些東西又不能不帶,不然滅糖果的戰績是要怎樣跟朋友炫耀?還有去悶出個鳥的聚會時,是要怎樣跟遠在他鄉的故知新雨抱怨?好吧,車子裡總有一些陰暗的角落的,雖然時還看得到,但是至少摸不到吧。哎呀,你說還是有人會在紅綠燈前敲破鏡子要搶包。這怎麼可能,人家只是用行動好心提醒說這包舊了要幫忙汰舊迎新一下,說轉角那邊可以買到新的設計。

半夜本來就不適合出街,長輩都會說這時候陰氣特別重沒事不要亂晃。那不亂晃,我亂走可以吧?最多如果真的怕,就帶點茅山師傅的鬼畫符好咯。那些靈異節目不是都是這樣做的麼?再說嘛,我又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之事。人家說沒有做虧心事,就不用怕鬼不是麼?好啦,那個在電梯裡面偷偷放屁算嗎?什麼,你說要防的不是鬼?不是鬼就好啦,就當作在寂寥的夜晚多交個朋友咯。咦,你是說下場會身首異處喔,你是看太多聊齋了吧?人民保姆會保護我的,你看扣留所死了那麼多人就知道他們有在辦事啦。

真的,說起來沒什麼好怕的。學會了警察首長那種令人心安的催眠術,我覺得這個世界又飄滿彩虹惹。我要騎著我的獨角獸,乘著漫天彩雲出去跟龍約會了。治安敗壞,別傻了我們這裡歌舞昇平沒什麼好擔心的。你看我們首相的家不是都牢不可破咩?才一個小部長,還要是個要過氣不過氣的政客不值一曬啦。不要打擾我跟龍約會了,我要去騰雲了,唷呼!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