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一章 (下)

今天在公司裡,難得上司體卹員工這陣子超時工作的辛勞,而特地讓大家早點下班。興高采烈的她盤算著不先告訴同居已有一段時日的男友,想說要給她一個意外的驚喜。去那家餐廳吃飯好呢?還是難得早放工索性一起去看場電影好了?不然還是去租一片影碟,在家裡的沙發,他的懷內安安靜靜看一部電影,再相擁而睡?

帶著雀躍的心情回家,步伐自然比較輕快。不知道是不是時間尚早的關係,路上的車子顯得稀疏了一些。心情暢快果然什麼都看起來都比較漂亮,平時也不多留意的路人甚至路邊的大樹在此刻都顯得好美。踩著輕快的腳步,她心裡愉快的盤算著今晚的節目。

算起來也好像很久沒有依偎在男朋友的懷抱了,也難怪他近日一直埋怨自己的不體貼了。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這陣子連吃飯的時間都不太夠了。不單是這樣,因為每次超時工作連睡覺的時間也得犧牲掉。有好幾天,還是清晨回到家梳洗完畢草草吃了早餐又回公司繼續。這種拼命的程度,實在堪稱隨時備戰狀態也不為過。

同日的午後,他在家裡如常看著之前視頻的新留言。在一個相對寂寞的工作環境,偶爾閱讀這些旁人留下的隻字片語會有一種自己依然活在人群中的感覺。雖然說迴響未必都是正面的,但是大部分都是很中肯的意見。說起來,每天查看留言的習慣,已經漸漸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若不是這些人在當初的加油打氣,下個月慶祝的大概不是什麼相識五週年了。不知不覺,我們這麼快就五年了啊,時間過得可真快。

音響這時播放的,是他最愛樂團的歌曲。在沉醉在音樂的同時,腦海裡映現的盡是兩人相處的種種趣事。想不到過了這些年,這仍然是最愛的專輯那白色的封面也已見泛黃。聽著熟悉的樂團主音那高亢的聲音,回憶裡她那一張張帶著笑意的臉也隨著一起牽動著思緒。只可惜今晚看來又是要一個人吃飯了,誰叫人家這陣子忙得連飯都吃不上呢。

還是快些把留言看完好了。陶醉在音樂中的他,同時間也在隨意地看著這幾天聽眾網友們的留言。今天可真是個美好的一天,窗外的陽光在此刻顯得那麼溫和。這麼美麗的一天,就獨缺心愛的她在身邊。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搖了搖頭再伸展了一下肢體後這人也只能把剩下不多的留言給看完。

只是這天再怎麼美好,都給這歹毒的留言給破壞了。不知道這匿名的傢伙是怎麼了,老子是怎樣得罪了你嗎?配不配得上無論如何都論不著外人說三道四吧,每次寫成這樣是什麼意思。人家都會說要勸合不勸離,哪有人因為眼紅四處要人家分手的。如果只是這些那也就算了,可是刻意的忽略似乎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這人還越來越變本加厲。今天這則更是露骨的令人髮指,說是什麼只要他一出馬,沒有女人不變蕩婦。

千萬要克制住,可是他也知道這樣的念頭根本不管用。還沒來得及反應,本來還在電腦旁的杯子就在自己的眼前經由右手擲向面前的牆壁。就在水杯碰撞牆壁發出那清脆的「砰」一聲後,散落的水杯碎片跟水花也隨著一起散落一地。這時已經失去了控制的雙腳,也拖著視線一起到了不遠處的廚房。只見眼前的雙手瘋狂的抓起了東西,下一步就是將之摔向剛買的鏡子前。

就在鏡子給摔破前,那映出來的倒影叫他看了感到無比的熟悉,但同時間卻又如此的陌生。可是就在那麼一剎那,這面鏡子因為物事的撞擊應聲碎裂。剛才還看得到的倒影此時已經變成了千千萬萬的殘影,任憑怎麼拼湊也無法恢復原狀。這時候,耳裡聽到的還有那怎麼聽就怎麼不堪入耳的詛咒話語。可是更多的,卻是無意義猶如野獸般的怒吼。頓時間整個房子都充斥著碗碟破碎,以及夾雜在其中的嘶吼聲。

就在這個當兒,門毫無預兆的就這樣開了。

仍然抱著雀躍的心情,在快到家門前的她已經約略決定好今晚的行程。只是這美麗的心情在抵達家門前就差那幾步路,就給裡面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響給陡然打破。原本輕快的步伐,剎那間也因為急躁變成了疾奔。本來哼著的那輕快歌謠,也在同時間嘎然而止。還有那隨著歌謠歡快擺動的雙手,這時也變得是那麼的顫抖。開門就那麼簡單的事,在此刻就怎麼變得那麼困難了呢?

門好不容易打開來了,可是眼前看到的卻不是別人。這個男人不知怎的突然變得如此可怖,一面狂吼著就一面把手邊能抓到的任何東西往地上摔。碗碟碎裂的乒乓聲,像是為了那可怕的嘶吼打著拍子。隨著這吼聲的越趨淒厲,物品碎裂所發出的聲響也變得更頻密。

眼前的亂象簡直是太可怕了,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還是那我認識的人?她慌了,這人看起來的確是自己認識的人沒錯,可是臉上呈現出來的表情卻變得如此的陌生。

是看到我了嗎?這時她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反應了,腳也像是灌了鉛一樣動撣不得。看著對方緩緩地走來,心理的寒意也隨著腳步的逼近開始漸漸加劇。還沒等到反應過來,臉上就這樣毫無預兆的吃了一拳。

這一拳來得全然沒有預兆,一時失去重心的她也只能順勢跌坐在地上。面對那有如雨點般的拳打腳踢,無助的女生此刻也只能捲縮成了一團哭叫著。

眼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怎麼了?透過抱著頭那雙手間的縫隙,她看到了對方的神情。雖然臉色漲得猩紅滿是殺氣,但是那雙眼睛怎麼看起來反倒有些悲哀。不光是悲哀,這人眼神裡透露出來的訊息卻是那麼無奈甚至還帶有一絲的無助。這滴在自己身上的,是淚水麼?那眼眶,什麼時候泛起了眼淚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發洩完了所有的力氣,過了一會對方倒是放下了拳頭。本來漲紅的臉色,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間變成一片蒼白。接著就這樣一個踉蹌軟倒在地上。仍然還在驚恐中的她頓時更是不知所措,過了好半晌才想到是不是要先呼叫救護車。看著滿地的玻璃碎片,那三兩天就要換一次的碗碟的疑團似乎就這樣解答了。

【意念致殲 第一章(完)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cornguo
*扭捏*
實在太不好意思了
感謝指教
(顯示為感動到痛哭流涕)

author
Choon-Siang Lai
date
2013-07-4
time
03:53:51

半晌

author
CornGuo
date
2013-07-4
time
03:3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