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噩•夢(續)

『我已經控制了你那一帶的電話系統,現在我會把這段通話轉換成是你打給我的。』

就在同時間,公共電話顯示了還有半分鐘的通話時間。由於之前對方已經警告過不能斷線,所以祇得趕快從口袋挖出今早吃早餐找回來的零錢。可是挖了半天,卻只能挖到兩角錢。上一次使用公共電話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這點零錢誰知道可以換多少時間。只是此刻多做考慮已是奢侈,光是在找零錢的這段時間就已經輕易讓二十來秒過去了。

還剩下不到十秒鐘。

「咚」一聲,顯示器上的秒數根本沒有增加。目前僅僅剩下了那七秒,原來那該死的硬幣給電話機拒收。現在還有六秒鐘,可是臨時根本找不到別的了。倒數還有五秒,只能再試一次了。多四秒就快要斷線了,怎麼硬幣就是塞不進去。剩餘秒數顯示為三了,顫抖手仍然在努力把硬幣丟進去。這麼快就來到兩秒鐘,這幾年儘管覺得時間過很快卻從未如此快過。

「剩餘時間:0:01」

硬幣終於投進去,且不再遭拒收了。對方在這段時間根本沒有停止說話,而且說的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可是一來現場依然吵雜,而來剛才爆炸導致的耳鳴根本還沒完全恢復。在這樣的狀態下要聽清楚,還記得投錢已份屬難得。就在剩餘時間更新後,這人才終於大大呼了一口氣。電話另一端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傢伙,聽到了這一聲長呼停頓了一下。過了好一陣子,才像是如夢初醒般發出了一種像是在說「哦,我忘了」的冷笑。

眼看時間現在剩下快一分半鐘,聽覺漸漸恢復的這人也逼著自己趕快冷靜下來。這一分半鐘很快就過去,如果不先準備恐怕⋯⋯或許是感覺到不能再有下次,所以他的思緒也僅此為止。此時爆炸現場前聚集的人潮越來越多,遠處已經開始聽到警笛的聲音。看樣子警方、消防以及醫院很快就會派車過來。或許對方也聽到了,所以言談間明顯感覺更為輕佻了一些。

「剩餘時間:1:08」

找了老半天,才終於從錢包內挖出了剛才遍尋不獲的另外三角錢。照剛才的情況,這些錢大概夠三分鐘的通話費。可是現在沒時間想太多,所以就一股腦兒全都投進去。萬幸的是,這次不再出現拒收的情況。一面要應付跟這傢伙的談話,另一方面還要煩惱零錢的事情。這五分鐘內發生那麼多的事情,但願這一生不再有下一次。不過這點錢只夠不到五分鐘的通話時間,天曉得這變態還要硬聊到什麼時候。

說到這傢伙,也不知道是不是獨來獨往太久需要找人聊話宣泄。可是搞到如此大規模,實在很難不讓人為之咋舌。如果說的事情還有點趣味也就罷了,可是兩分多鐘過去了說來說去都是雞毛蒜皮的事情。先是媽媽吩咐說出門多穿兩件衣服,後來的話題卻轉成自己熬粥最喜歡什麼調味。若不是主動權一直在對方手上,他其實還真想把電話掛掉。

對嘛,為甚麼不掛掉電話。殘酷點說這些受災的都不是自己的什麼親人,自己也不過是一時不開心才在夜深時分下街頭溜達至此。現在這地方叫什麼名字,有什麼樣的特色還真叫他一時說不起呢。想到這的時候,這人才下意識看了一下時間。沒想到這一出走,這麼快就到了半夜的兩點。時間過得之快,真叫人不禁覺得有點措手不及。平時就算隔天是假日,此刻也該睡得醜態百出才是。

「剩餘時間:0:45」

聽著對方一面數著自己中學時期遭到排擠的事情,顯示器上的時間不斷一秒一秒的過去。想到了自己柔軟的床鋪,這人才突然覺得自己疲憊異常。有多少天沒睡好了,有多少天因為生活上的事情吃不好睡不飽。如今還要忍受電話裡的這傢伙不斷嘮叨,老天這是怎麼了。若換作是平日呼風喚雨的他,這傢伙早就給罵得狗吃屎了。誰管你屢屢向女生表白都遭到拒絕?

電話那頭的傢伙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也隨之馬上提醒第二顆要引爆的炸彈正正就在電話亭前。雖然剛才依稀聽到,但是在聽覺恢復後再聽一次卻讓他猛然驚醒。本來濃濃的睡意,也在瞬間全然消退。剛剛停止的冷汗,又再一滴滴從背脊滑過。一身的冷汗加上凌晨陣陣的涼風,更是叫人倍感冰寒刺骨。

「剩餘時間:0:15」

又是該找零錢的時候,可是身上所有的零錢都投了進去。說向人借吧,可是四周的人都在前方聚集想要看熱鬧。警察什麼的這時候也過來維持秩序,根本沒有人有空留意電話亭內的這人。儘管他不住得揮手,可是喧鬧間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透過眼神接觸的人。要是這時候有人可以轉過身子來就好了。可是要用什麼方式好呢?想來想去,也只好這麼辦了。

就在電話另一頭的傢伙跳針似地敘述自己考試時遭逮作弊的時候,聚集的人群中的一人背後突然感到一陣痛。轉過身只看到身後多了一部螢幕給摔壞的手機。下意識往回一看的這位路人,只看到電話亭方向有個男人不住在揮手。看樣子這人似乎想要些什麼的樣子,可是距離有點遠加上四周的吵雜根本沒辦法聽到對方說話。由於實在太痛,又不想錯過現場的任何狀況,所以只是憤怒的比出了中指的粗口手勢就再度轉身了。

剩下不到九秒鐘,這人眼睜睜手機擊中的傢伙只是轉了個身比了個粗口手勢就徑自回去看熱鬧。還有八秒鐘,明明比得很清楚說是要零錢不是嗎?時間顯示七秒,但怎麼對方會給這樣的反應,難道剛才使力過猛嗎?只有六秒了,可是那段距離不用力些,就達不到效果。五秒,慢著,旁邊那個人也轉了過來。怎麼那麼快四秒鐘,總算有人看懂自己要零錢的手勢了。這麼快三秒,還有不到十步的距離快一點啊。糟了兩秒鐘,我該離開嗎?一秒鐘,始終好像還是太遲了。

「剩餘時間:0:00」

來人還來不及遞上零錢,電話亭內的人已經不斷擺手說不要。可是這一切都太遲了,對方身後的店鋪不知道怎麼的炸開了。頓時間,不遠處的人潮也給衝擊波擊得一個推一個摔倒在地。現場馬上陷入了一陣的混亂,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電話亭附近的兩個人早就給火球給吞噬。更加沒有人知道的是,始作俑者此刻只是輕輕談了一口氣想著還是沒有人想聽自己說話。

他從床上跳了起來,然後下意識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頰。怎麼連在做夢,也找不到人可以好好聊一聊。就算夢境中的自己提出了性命的威脅,對方始終還是要把電話掛斷?這一切根本就是不可理喻到了極點,只是之中的解答卻似乎沒有浮現的一天。

(全文•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