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約·痴

“風⋯⋯遠遠地吹著我的臉我的手我的髮我的心我的眼⋯⋯睛”

老伯今天特地起了個一大早,彷彿今天是個什麼大日子一樣。今天可不許遲到,別的日子可以賴床到午後但今天就是不行。本來嘛,活到了這個年歲也沒什麼事需要特地趕著辦了。只是這畢竟還是一年一度的事情,年老手腳畢竟比較慢還是早點預備的好。連隔壁起了個一大早的學童,看到平時睡到午後的老爺爺那麼早起也詫異地像是發現新大陸般向母親報道。就這樣,在門口等著校車的兩母女就自顧自的嘀咕著,揣測著老人到底怎麼了。

“哎唷,這水怎麼這麼冷”

老伯不愛清晨沖澡,說怕水太涼。沒想到久久不洗,這水龍頭一扭開冰冷的水就這樣順著花灑淋了下來。他怪叫了一聲,但是還是忍受著寒澈骨的冰水徹底將自己刷乾淨。多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感覺好像當年情竇初開後就沒有這樣過了。還記得那時候每次約會前,都會從頭到腳把自己徹底刷乾淨。耳朵後面,手肘,脖子這些難洗的部位也都在這些日子特地刷得清清爽爽。

“這西裝也太久沒穿了,你說是吧。”

“你知道我最討厭熨衣服,這次特地為了你燙得直挺挺的有沒有。”

好在平時有在注意養身之道,傍晚還有出去走走運動運動身軀。這身西裝穿上身倒也不覺身材走樣,反倒看起來還頗為英挺。若是叫那早就把女兒送上校車的媽媽看到,她大概會以為鄰居今天意氣風發定是準備約會去了。當然在忙碌準備的老伯根本無暇去想別的,只是自顧自把一件件的衣服穿上身。先是裡面的背心,再來就是昨晚就燙得筆直的襯衫,接著就是領帶大衣跟長褲。任誰看到這個時候的他,大概都聯想不到這就是平日頹廢示人的老人。

畢竟年紀也大了,老伯為了隆重起見還是拿起了自己鮮少帶出門的拐杖。這難得的日子,還是不要讓人擔心的好。才剛拎起早就預備好的便當,外頭的計程車司機也在這時恰好抵達。你看,時間都掌控得好好的吧。按照這進度看來,要準時大概不是難事。

“你看吧,我都說不會遲到。”

打著呵欠的司機,想是也很少這麼早就收到載客請求。若不是這老伯這些年都靠他代步,說不定還不願意接呢。不過這客人一向孤僻,所以一路上大家都是各懷心事沒有交談。不過說是不好奇,倒也是假的。難怪這老頭今天穿得西裝筆挺,是要嫁女兒不成?可是如果這是真的,那目的地也太詭異了一點。

“啊,忘了買點鮮花。司機帥哥你在前面花店等我一下好嗎?”

好在人家花店開得早,不然這臨時起意大概又要撲空。真是的,總是這麼善忘。老伯這時也已經在想像對方帶著淘氣的笑臉,敲自己腦袋瓜的畫面。

“每次也都不敲小力一些,都不知道人家會痛嗎?”

“還是這束百合好了,老闆娘多少錢?”

接下來的路程還是一如往常的漫長,但是在花香瀰漫的車子內倒是為這個無趣的路程添加了一點甜蜜的感覺。總算在大半個小時後,老伯終於抵達了目的地。謝過計程車司機,也約好等下再見的時間後雙方就各自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今天天氣倒也不錯,風和日麗但又不太曬。”

“不過要把你曬黑倒是綽綽有餘啊,嘿嘿。”

雖然也不致步伐蹣跚,但是這上坡路對一位老人家來說還是個小小的折磨。尤其是老伯身上除了那一身厚重的西裝,還有一著拐杖、便當,還有一束鮮花。

“終於到了,你還是沒有機會說我遲到。又讓你失望不好意思。”

距離上次都快一年了吧,這裡倒是沒什麼變化。四周環境種種跡象顯示,這塊地方一直都有專人打理。舉目所見雖然一片青蔥,但是卻也不見雜草叢生。那邊在角落摘種的花朵,也因為這樣看起來也綻放得格外豔麗。或許也是位於深山的關係,遠處偶爾還會聽到一點微弱的鳥叫聲。若是真的要用一句話形容這個所在,較為貼切的大概也是所謂人間天堂了吧。

“風⋯⋯遠遠地吹著我的臉我的手我的髮我的心我的眼⋯⋯睛”

老伯興致一起,就一面放下了花朵就一面唱起歌來。好在現在四下無人,唱再難聽也該不會有人過來說什麼。就算有,這首歌算起來也好幾十年聽過的也不多吧。應該也不會有人因為老人唱歌不好聽過來制止吧。

“哎喲哎唷哎唷哎唷⋯⋯哎唷,你說你說我們要不要在⋯⋯一起”

說是定情曲也不為過,老伯當然也說不上真的只是因為這首歌墜入愛河。但是這首《我要我們在一起》的確是意義非凡的,有時候聽著心愛的人唱同一首歌感覺分外不同。

“總是沒你唱好聽啦,算了。”

“說起來也好久沒聽過這首歌了。”

雖然說今天陽光不算毒辣,但中午的陽光還是會叫人吃不消的,更不用說一身西裝的老人。本來汗就很多的他也終於投降,先是把外套脫下,然後也解開了領帶和襯衫的幾顆扣子。

“好在你有先見之明,有種了棵樹不然真的好熱啊。”

“都是你啦,人家難得穿到帥帥的弄到我那麼狼狽。”

嘴巴一面碎唸著,老伯手上倒也沒閒著。他先是坐在西裝上,然後拿出了便當。今天菜色異常豐富,都是對方最愛吃的滷肉啦,炸雞啦之類的油膩食物。

若換作是以往,老伯大概會一面念著這個煎炸不好,那個太油膩。但是此時他只是看著攤放在自己面前的飯盒,默默的流淚。這些食物是很不健康沒錯,但是跟一個逝去的人計較這些有點太蠢。

雖然眼前墓碑上的肖像,那眼神仍然是那麼生動。

“一個人吃飯,無聊吧?”

“今天我陪你吃。”

“都是你愛吃的,不要再冤枉我管你吃什麼了”

像是很善解人意一般,這時天不知怎的陡然變陰天。但是老伯卻無瑕兼顧這一些,腦海裡浮現的都是一年前今天的事。

只見到眼前病床上年齡相若的老伯氣息急促,彷彿每口氣都是地球上僅存的氧氣。焦急的他在旁也沒能做些什麼,只得不斷疾按著鈴要求醫護人員過來幫忙。可是床上的這個人卻只是不住微弱的搖手,像是示意自己不要再浪費力氣了一般。結果就在醫護人員趕來沒多久,對方也在堅持多一陣子後宣告死亡。

還記得那也是個陰天,老伯在那時也只能抓住對方逐漸冰冷的手跌坐在地上。除了呼天搶地的哭,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這種畫面叫人看了於心不忍,但是若不及時把這人拉開若是等下哭暈了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你知道我從那之後就睡不好”

“突然很掛念你以前的打呼聲”

那看著最親愛的人漸漸從眼前推走的這個畫面,老伯也不懂在夢裡複習了多少次。

可是夢再多次又能如何呢?餐桌上從此永遠少一個人、臨睡再也沒有熟悉的鼻鼾聲、忘記事情也沒有人再敲自己的額頭、連想聽個歌那個唱的人也都不在了。每天在家陪伴的,除了空氣,就是空氣。無聲無息,無影無蹤,無形無題,想抱沒有,想耍個賴對方沒形體沒表情也沒意思。若是勉強要具體舉出什麼可以投射思念的物事,大概也只剩下小小的一張相片。相中人笑得很燦爛沒錯,但那表情也就只有設下身影的那個當下。沒有變化,沒有起伏,沒有開始更沒有結束。照片是拍得很生動,但同時也是那麼不真實。

“不像現在⋯⋯只能遙遠的⋯⋯唱著你”

是時候回家了,老伯抖落了沾在衣服上的草葉再度穿上去。知道你最喜歡看我帥帥穿西裝的模樣啦,可是這樣會很熱啊真是的。話雖如此,昨晚熨衣服心裡還是甜蜜得不得了。就在迎著夕陽走向計程車司機的當兒,他暗自為自己定下了,明年這個時候,一定會按時與會。還要記得早點到,省得又有人說自己永遠沒辦法在早晨的約會準時。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