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復忘

“復國的希望,眼下看來也只能落在公主身上了。”

眼看魔軍即將來襲,一眾皇族人等聚集在祭壇上思考着接下來要怎麼做。祭司突而起來的這句話,使得所有原本焦慮的目光,頓時間變得熾熱,然後一起投向不知所措的公主身上。面對着整群人那種滿懷希望的眼光,這時的公主卻只能不由自主得往後退了幾步。誰知一個踉蹌,卻撞上了身後守護着祭壇的侍衛。可能是撞擊衝擊過大的關係,結果兩人就一起跌倒了。怎麼會是我呢?公主還來不及細想,眾人就在祭祀的指示下扶起了二人,然後送到祭壇上。

“公主,你醒醒……”

侍衛使勁地搖着公主的肩膀,拼命想要帶她逃離這黑暗的山洞。魔君的力量源自於無窮盡的黑暗,這些年它所佔據的領土都因此蒙上了一層黑壓壓的塵土,使得活在裡頭的人都伸手不見五指。這黑漆漆的山洞,恰恰正是魔君力量觸及之地,實在不宜久留。另外,根據剛才祭司說的,公主現在還身負復國大任,更是一刻不容延緩。隨着時間的過去,眼看着洞口那道光漸漸逝去,六神無主的他只好抱起了公主,就向著那微弱的光源奔去。

本來奔走這活,倒也不是什麼難題。可是現在剛經歷了傳送大法,腦袋仍然混混沌沌,還沒完全清醒過來。加上懷裡還抱着仍然昏迷中的公主,使得每一個腳步都得花上吃奶的力氣才能邁出去。才甫奔出洞口,只聽到遠處傳來一聲悶悶像是爆炸的聲音。侍衛應聲望去,只見遠處有個城正在逐步被一片黑塵矇蔽,速度之快城裡的人根本沒有逃出生天的可能。不消多時,那魔塵也吞噬了那座曾經熟悉的城堡。

在見證了國土的淪陷後,侍衛只得繼續往逐漸消逝的光源逃去。唯有繼續跟着光源奔跑,才能保住性命。復國的重則大任此時已經是不容有失了,儘管身心依然因為穿越之術還未全然甦醒,但也之得拼了。還有不到兩個小時太陽就要下山了,到時候黑暗將會全然吞噬這片大地。他已經不敢再去想之後會發生的事情,目前能做的,就是期待前方會遇到一處人家可以收留他倆。

“一路上侍衛會貼身保護你,直到復國大任完成為止。”,國王抓住了仍然顫抖不已那雙玉手,一面嘗試著撫慰公主。

走出了山洞,迎面而來的就是一條長長的峽谷。眼看着這一望無際的鬼地方,那點光芒消逝的速度來得更快了。面對老天如此的考驗,這是能做的,也唯有使出僅存的力氣向前奔去。一路上儘管顛簸,但是懷裡的公主卻怎麼也沒有甦醒的蹟象。難道是在通過穿行之術的時候除了什麼差錯,使得她的魂魄滯留在了什麼虛無地帶麼?一失神,左腳陡然踢到了一塊大石,兩人就順勢向前滾了好幾圈。所幸這段路沙子頗多,除了輕微擦傷外,卻也並無大礙。

不過也拜跌了這麼一跤所賜,公主總算因為痛楚的刺激醒了過來。看着眼前筋疲力盡已經快爬不起來的這個男人,雖然看起來很面善,但卻一時想不起來是什麼人。由於是剛醒來的關係,所以一時間也搞不清楚現在自己落到了什麼所在。此外,也不知怎麼搞的,雖然覺得自己似乎是為了什麼而到了這個地方,可是腦子裡卻無從查考。甚至,連想要記起自己是誰,也不得要領。

花了不少心力栽培,又正值含苞待放之齡,試問國王又怎麼捨得放手呢。可是國難當前,若不想永遠國民和自己成為魔君的奴隸,再多的不捨,也只能拋諸腦後。身為一國之君,區區這點兒女私情自然是要放在國民的利益之後的,尤其是公主這時還背負著復國的希望。身後傳來的驚呼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靠近。雖然這時正當中午,可是一團烏雲卻從四面八方開始聚集了起來。這厚厚堆積的雲層,使得陽光幾乎無法透過,進而造成這露天的祭壇越來越昏暗。

“父王這就把舉國上下的安危,都放在公主身上了。”,時間已經越來越緊迫,若烏雲全然遮蓋了陽光穿行之術將會失效。

好不容易,在掙扎中侍衛終於找回了剩餘的力氣站了起來。可是這時已經全部籠罩在黑暗當中的他們,卻發現在黑暗中似乎突然間冒出了幾個人出來。那全身散發出來的黑暗氣息,壓迫得讓人幾乎無法呼吸。像是着了魔一樣,公主此時只能用着怔呆的眼神看着這些人。眼看情形不妙,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的人就隨着手被拽走了。接着就不停向前方不遠處,那片還有陽光照射的地方奔去。

這些都是魔君的手下,都總是在黑暗中現身,去追捕斗膽在黑暗裡行事的人。這些人常常躲在暗處,不斷地找尋機會出擊,在黑暗的領域裡來去幾乎如風。更恐怖的是,這群人似乎沒有既定的形體,若用刀劍全然無法傷他們分毫。可是換過來對方只需要吹灰之力,就能輕易取人性命。過去魔君還未對人間大規模肆虐之時,已有不少在夜裡趕路的人就這樣一去不復返了。這時大權在握,想必這群黑暗軍團的規模該是擴充了不少。

拉着自己的這個陌生人一面跑着,就一面解釋着後方追兵的來歷。說來這時才發現,這些人真的很像看起來沒有既定的形體,輕飄飄的煞是詭異。就在其中一個快抓到公主的時候,她倆終於奔到了陽光照射之下的土地。那剛好在千鈞一髮間抓到自己的那隻黑手,一碰觸到陽光馬上化作一縷黑煙幻滅了,留下的只是一陣冰涼。總算逃脫了,兩人卻也無法高興得太早,因為距離太陽下山的時間越來越靠近。若還無能及時走出這峽谷,成為魔軍追兵的俘虜也只是彈指之間的事情。

“切記避開暗處,也不要碰不見日光之水。”,有太多的東西來不及囑咐,所以在施行法術前祭司只能挑最重要的事來說。

停停走走了許久,兩人總算走出了陰暗的峽谷。可是迎面而來的,卻是更為陰森的森林。儘管還有些許陽光透過樹葉透射在地上,可是隨着日落也逐漸暗淡了起來。這時兩人又累又渴的,看到眼前突然出現一條小川自然高興得不得了。就在公主蹲下喝水的當兒,侍衛急急地在四處趕忙蒐集柴木,準備生火。好不容易張羅好一切後,太陽也經已西下。無邊無際的黑暗,就這樣籠罩了整個大地。

奔波了一個晚上,侍衛想說先儲好一點水,以供第二天飲用。可是就在儲水的袋子一碰到水時,本應無形的水卻突然冒出了一隻水塑的手。這手像是突然間有靈性的一般,一下子就僅僅抓住了他的手。看來是被水魔軍給纏上了,跟之前遇到的魅影魔軍不同的是,水魔軍雖然也是沒有形體的,但卻只能依靠在沒有光源的水裡存活。沒想到這一時的大意,會為自己這樣招來殺身之禍。

公主此時躲在篝火前抱着頭,努力回想着自己到底正在遭遇什麼事情。可是越想要記起,頭就越痛。痛悼最後,也只能 縮緊了身子發抖。雖然旁邊的這個人一路上都對自己很是尊敬,想必也是一場相識,但卻就是說什麼也想不起這人是誰。可是,跟在他的身邊,卻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就在這時,在小川旁汲水的侍衛大聲驚呼着。眼見情勢甚是緊急,她也顧不得那麼多抓起了火把就往前奔去。

“相信你的直覺,它會引領你走到光明之路的。”,穿越之時,公主耳邊只聽到了祭司的這句話。

換上了便於行動服裝的兩人,呆呆地站在了祭祀的後方。只聽見祭司口裡唸唸有詞,然後公主眼前就出現了一道刺眼之極的光芒,將兩人一併吞沒其中。就在眼前的一切都消失無蹤前,仍然還在驚慌失措的她看到了父王那張滿臉淚痕的臉。穿越法陣發功之時,大約就是魔軍已然襲擊王國的時候。本來一切都很平靜,但是就在那道光吞併了自己的那剎那,腳下傳來了一陣顛簸。在抵達目的地時,一個沒站穩兩人就狠狠地跌落在地上。

侍衛畢竟曾經征戰沙場,這一跌自然相比之下自然是微不足道。但是對於嬌生慣養的公主,卻又不是這麼一回事了。由於這一跌使得腦袋受到猛烈的撞擊,她馬上陷入了昏迷的狀態。是以一開始儘管再用力去搖,卻也不見甦醒。在逃亡的路上,那一次又猛烈地撞擊,雖然是從昏迷中喚醒了知覺。可是接二連三的腦部撞擊始終還是留下了後遺症,這也是為什麼一直到了現在每當試圖回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會頭痛不已。

奔波勞碌了一整天,也該是時候休息了。為了避免魔軍的偷襲,疲倦不已的兩人肩並肩的平躺在篝火的旁邊。經過了與魔軍連串驚心動魄的交手,侍衛很快的就睡着了。可是公主此刻儘管也是非常疲倦,可也卻完全沒有睡意。經過了這一整天的相處,這人儘管言辭中頗為木納,卻也對自己很是尊敬。逃離魔軍追捕之時,那緊握的手心傳來的溫度,是多麼的陌生,有多麼的令人安心。

既然想不起到底為了什麼會在這裡,至少眼前還有這個人相伴。看着對方熟睡的臉龐,公主越看越是動心。畢竟也正值情竇初開之齡,碰見異性難免會有一絲仰慕之情。加上記憶因為種種創傷而殘缺不全,更加也就沒有介意階級之分之說。輕輕地,就這麼一次輕輕地一吻好了。本來是想說這樣應該不會驚醒對方,可是當一碰到對方的嘴唇,眼前這人先是突然間錯愕了一下,但也隨即回應了這麼一個吻。

隨着這一吻,公主殘缺不全的回憶突然間像是各自找到了回家的路一般,所有的碎片開始逐一回歸原位。在傳送法陣那道光芒吞併自己的時候,祭壇同時也傳來了一陣熙攘。這時天地黯然失色,黑壓壓的雲霧也越來越濃厚了。就在這時,無形無影的魔軍也隨着攻來了。只可惜還沒來得及大叫,在法陣中的兩人就已經在一道光後抵達目的地了。想起這種種的淵源,依然在熱吻中的她流下了兩行熱淚。

“復國之路,我會陪你一起走的”,侍衛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公主。

沒有睡意的,又何嘗只有公主一個。面對魔軍的四面埋伏,在此刻入眠根本與送死無異。是以,仍然保持高度警覺的他只是閤眼養神,然後回想着這一整天經歷的所有事。雖然升等為侍衛後見到公主的次數大大增加,但是卻也從未動心過。反倒是經過了這一整天的相處,眼前這背負了復國重擔的芊弱女子展示出來求生的韌力叫人不禁大為驚嘆。尤其是剛才自己身處困境時那及時的救援,更是在心裡暗自加了好幾分這樣。

所以,當對方的嘴唇一貼了上來,侍衛就情不自禁地也回應了這一吻。只是不知怎的,此時的兩人似乎是啟動了什麼魔法機關一樣。不僅全身灌滿了力氣,仔細一看還散發出微弱的光芒。在遠方窺探伺機出擊的魔軍,看到了這一幕也頗為大驚。在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前,就被眼前這越來越刺眼的光芒摧毀了。連遠在征戰途中的魔君,似乎也感受到一股全新力量的威脅。這股力量雖然現時及其微弱,但是卻有種不願服輸且越來越猛烈的趨勢。

公主牽起了侍衛的手,眼神透露出堅定的訊息。接着,兩人就攜手,一步步地往層層魔塵的中心走去。四處埋伏的魔軍儘管一次次想要埋身伏擊,但是每次碰到這兩人,尤其是公主就馬上落得煙消雲散的下場。每當後人提到這段往事,都會說在魔君實力如日中天之時,有兩人挾著光芒為世人捎來了久違的希望。而它花了半輩子的盤算和征戰得來的土地,裡面執勤的魔軍,也在一夕之間被這股神光逼退。

復國有成的公主自然備受擁戴成了女王,而護主有功的侍衛也如願和女王成親,一併統領從瓦礫中重新建造的光之國。

Spies
演唱/詞曲:Coldplay
I awake to find no peace of mind
I said how do you live as a fugitive
Down here where I cannot see so clear
I said, what do I know
Show me the right way to go

And the spies came out of the water
But you’re feeling so bad ’cause you know
But the spies hide out in every corner
You can’t touch them no, ’cause they’re all spies
They’re all spies

I awake to see that no one is free
We’re all fugitives
Look at the way we live
Down here, I cannot sleep from fear no
I said, which way do I turn
Oh I forget everything I learn

But the spies came out of the water
But you’re feeling so bad ’cause you know
The spies hide out in every corner
But you can’t touch them no
‘Cause they’re all spies
They’re all spies

And if we all hide here
They’re going to find us
If we don’t hide now
They’re going to catch us where we sleep
And if we don’t hide here
They’re going to find us

And spies came out of the water
But you’re feeling so good ’cause you know
Though spies hide out in every corner
They can’t touch you no
‘Cause they’re just spies
They’re just spies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shan 這是思念系列的姐妹系列,但是換了個呈現的形式 🙂
至於劇情的一些錯漏……限於篇幅倒是有點無可奈何,就當作是小時候常常聽見的童話之延續吧?!

author
Choon-Siang Lai
date
2013-03-23
time
19:43:13

我觉得,第一段的“怎么会是我呢?”视角转换得很突然和模糊。“我”是侍卫还是公主?
公主失忆也处理得比较僵硬。为什么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还会跟一个陌生人不断逃跑?
结局有点奇怪。公主会主动吻一个陌生人比较欠说服力。为什么这一吻威力如此巨大?这是个很好的悬念,只可惜小说没有足够的长度继续发展下去。
不过,我想整篇小说还是蛮合逻辑的。尤其情节的流畅和结构的安排,可以看出来是有经过思考的。

author
shan
date
2013-03-23
time
10: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