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暗钮 第七章

“赵老板,幸会幸会!”

看着眼前这个肥肉横生的中年胖男,赵硕心里即使再不悦,也只能堆起笑脸伸出手来紧握对方的手以示风度。眼前这服装怎么也不可能买到合身的家伙,就是前几个月让他在陈总公司的投标失败的敌手。上次的投标,尽管赵硕提出的价码已经很是优惠,可是最后还是被这本着资源雄厚的关系大打以本伤人牌的胖子给抢走。原本已经以为自己几乎已经是十拿九稳的赵硕,也因为自己提早开始部署工程的关系,在整个过程中不仅仅是付出心力,还因为添置设备花了不少冤枉钱。

“您家公司在业界颇负盛名,能够曾经同台竞争过,是我赵某人的荣幸才对,呵。不好意思,我得先行一步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下次有机会再见。”

已经忍受不了这场合的赵硕,已经没有再管这个时候离场是不是符合常理。这宴会是陈总公司设下来庆祝这单工程顺利结束而召开的,受邀的,除了刚才的对手公司,还有其它之前也参与招标公司的代表。据说这晚宴是这对手公司联合陈总召开来对业界其它公司示威的,这家公司其实成立了不多久,不过因为背后的资金很是雄厚,所以以本伤人这一招已经不是第一次出手了。在成立了短短的一两年间,它已经把好几个行家的公司给吞并下来,剩下赵硕和其他一些比较算是小有规模的公司在苦苦支撑。

赵硕带着一股闷气开车到了公司附近的醇香咖啡馆,点了杯咖啡后,他静静的坐在角落,看着自己的智能手机,才发现凌云志才在半小时前给他发了一封电邮。

小赵,

你的审判仪还好吧?你之前说你拆过来玩的经历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呢。我是没有很敢乱拆啦,不知道上次的残骸你还有在收着吗?或许找个机会我们出来见个面你让我看看那机器到底里面长什么样子?老实说,我们这样就认识了三四个月,彼此的生活圈子都围绕在几乎同一个地区,可是却还没见过面,是我们太没有缘分的关系吗?

凌凌志

他苦笑了一下,那残骸虽然未至于被他丢弃,可是当想到当天自己是怎么疏忽让整个机器给弄坏还是不禁让他感觉不太舒服。呷了一口香醇的咖啡后,他一字一字的编写给凌云志的回复

凌凌志,

这样吧,我下星期天24日生日,我的下属们会在我家弄一个生日派对,赏脸的话你可以带你的女朋友出席。你成天吹嘘你女朋友是怎么样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就乘这个机会让我这工作狂见识什么是美女吧。

P/S:其实你不见得比我小,搞不好应该是我叫你小志才对。

赵硕

他呷了最后一口咖啡,就独自个儿缓缓的离开咖啡馆。


“见鬼,第一次见面就要我亏掉礼物钱,真不愧是个老板!”,才看完电邮,凌云志就不住抱怨道。

“志,你怎么了?怎么看着电脑荧幕在自言自语?”,捧着一大叠衣物的王晓寒看着凌云志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我朋友下星期天生日,说要邀请我们去吃个饭。我只是想不到要买些什么送给他罢了,不然你有什么好提议?”

“给他带支酒还是什么的吧?”

“好贵呢,不然把你送给他好了,记得狠狠地敲他一笔,这样比较划算。“,凌云志不置可否的说。

“我没有你那么好气,这堆衣服我都给折好了,放在这里你待会自己放回去自己的衣橱里。我有些事情现在得回家了,晚点再打给你。”

凌云志这时站了起来给了王晓寒一个深深的拥抱,然后在她的额头上深深的吻了一下,才慢慢的目送着王晓寒踏入车内呼啸而去。


“嘿嘿,我还以为你不想听电话了呢。”

才踏入家门口,王晓寒的卧室的电话铃声就已经响得通天都听得到。王晓寒还不等自己把鞋子脱掉就飞也似得冲了进房间,一抓起电话,就听到这把不想听到,却不能不听的声音。

“小迪呢?”

“你不要那么嚣张,你以为自己已经稳操胜卷?不要忘记,你儿子一天还在我这里,你一天就还没胜出!至于你的儿子嘛,他在我这里活得很好,不相信?你听着吧……”,对方稍微顿了一下,接着就听见他对远方呼喊着:“嘿,小迪,快来爸爸这里听电话~”

“你这个混蛋,他什么时候变成了你的孩子,你这个人渣!你到底对我的孩子做了什么事情,你……”

“不要这么激动,待会会吓到我的小心肝,你晓得我为了我的小心肝什么事都可以做到的,嘿嘿。来,小迪,妈妈有东西要跟你说,不要扭扭捏捏的,乖,等下我叫阿姨给你弄你最喜欢吃的糖醋鱼。”

“小迪,小迪!你听到妈妈的声音吗?妈妈好想念你,叔叔有在欺负你吗?吃得好不好,睡得香吗?小迪,小迪!你怎么不说话,小迪!”

“爸爸,这个安娣怎么那么吵,我不听了,我要去玩车车”,从电话的另一端,小迪似乎已经把听筒交回了给那个男人,然后就听到“噔噔噔”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嘿嘿,都叫了你不要那么心急,有时候一时间的胜利不代表永恒。你瞧,太操之过急你儿子都嫌你烦死了。”

“你这个该死的……”

“嘿,都说了我们都是斯文人,没事不要用这么粗鲁的用词。我们还是不要再聊好了,我可不想跟你有过多的接触让自己的遣词用字变得那么粗俗,这样人家会说我家教不好。你好好的检讨自己吧,我下次播电话前会先让你知道的,先给你一点心理建设的时间,否则下次小迪又没办法跟你好好说上一些什么你又要骂我了。”

“你这个……混帐!”,已经气急败坏的王晓寒已经不顾任何仪态破口大骂道。

“我混帐?那么设下游戏规则的,佈署道具的人,难道又应该是什么背后发光的圣人?哦,我儿子又再叫我陪他去玩儿了,不跟你说了,拜拜啦~亲爱的圣人!”

这时,已经泪流满面的王晓寒,还没等到对方挂断电话,就已经愤怒的抓起电话机整个往自己面前的墙壁掷去。“哗啦”一声,整个好好的电话机已经应声破裂散落在一尘不染的白色地板上。她无力的跌坐在床上,虚弱的抓起床边桌子上摆放的小迪被抓前拍下的照片。照片里的他睁着水灵灵大大的眼睛,脸上挂着两岁小孩独有那无知可是天真无邪的笑脸。她伸手抚摸着照片里小迪的脸庞,喃喃自语道:“小迪,再忍耐一些,妈妈一定会把你救出来,还有差不多半年不到的时间,我们都要加油,我们不能输!”


那是一个天气甚好的星期天早晨,王晓寒和小迪两母子手牵手在闹市中悠闲地散步。突然间,小迪看着前面有一群小朋友在围着一个小丑。小迪看状拉了拉王晓寒的衣角,在取得王晓寒的点头同意后就带着仍然有点蹒跚的脚步欢快的奔了向前。突然间,一个青年从另一个方向奔了过来,刚好撞到了还在奔跑的小迪,小迪于是整个人跌坐了在地上。这青年头也不回的冲向了王晓寒旁边的一个小柜台,上气不接下气的对着柜台小姐说:“我是街角那家贸易公司的凌云志,我同事说你们有那个优惠券可以拿是吗……”

王晓寒正要冲前去,小迪旁边突然间多了几个人一下子一拥而上把仍然还在哭闹着的小迪给抓了起来,然后飞也似的奔离人群渐渐往小丑集中的这个街头。王晓寒想要大声呼喊,可是周遭的环境实在是太嘈杂了,她的呼喊非但没有人在留意,就连她飞奔出去想要救自己的孩子,也没有人在尾随帮忙还是什么的。


车子才停下来,王晓寒就暗暗吓到,她压根儿也想不到事情会进展到这个地步。凌云志才抓起了王晓寒的手,就发现到她的手不但感觉有点湿,连手掌的温度也有一点冰凉。再看着她的脸庞,已经是很白皙的脸色这时候更显苍白,整个人还在微微发着抖。看着王晓寒略显惊恐的脸色,他关切的问道:“是怎么了?你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先载你回家?”

“我没什么,我们进去吧,要人家久等不很好,尤其你不是说你们第一次见面吗?可能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屋子有点紧张。”,王晓寒仍然掩盖不了自己还在颤抖的嗓音,不过还是强装镇定的回答道。

凌云志见她看起来也好像没什么事,就不置可否的走向了赵硕的房子。才走到门口,就看到赵硕在跟一群人有说有笑。赵硕一整个人看起来相当容光焕发,和之前他传过来的照片看起来相当吻合。高高的个儿,挺拔的身材,清爽的短发,以及五官分明的脸蛋根本看起来就是从照片里面爬出来的一样。凌云志不声不响的交代王晓寒先暂待在一旁,然后不声不响的走到凌云志的背后,然后大喝:”小赵,生日快乐!“

赵硕身旁的人全都被凌云志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赵硕看起来仍然若无其事,在凌云志还反应不过来的时候赵硕突然间看起来像是玩心大起转过身来一下子就把矮过他近乎一个头大小的凌云志给抱了起来。这时候他们两个的身材比例上的对比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类别。赵硕人如其名长的高大魁梧,可是凌云志虽然也并非瘦弱之辈,可是在赵硕旁边看起来仍然像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宝宝,更不用说在身高上还差了一大截,所以赵硕不花吹灰之力就把凌云志整个人给抱了起来。

“嘿,你还真的来了,我还以为你一直在开玩笑呢,你一个人吗?”,说着,赵硕就把凌云志给慢慢放了下来。
仍然惊魂未定的凌云志才刚回过神来,王晓寒就走了过来跟赵硕打了个照面。王晓寒为了避开赵硕的直视侧了个身看看凌云志现在是怎样了,然后才把手上提着的礼物交了给凌云志示意他交给赵硕。

“嘿,小……老赵,生日快乐,小小敬意……”

“哈哈哈,想不到眼前这位就是让凌凌志方寸大乱的美人,美哉!还准备了礼物,需要这么见外吗?哈哈哈哈,来来,我来介绍你给我朋友认识。”,说着,就带着他们四处走走。在途中,赵硕弯下腰在凌云志的耳边轻声说:“我们等到人客都走了才把审判仪给你看。”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大家都吃完了生日蛋糕,把残局都收拾干净一一回家,赵硕才领着凌云志和王晓寒往他的工作房去。才打开房间的灯,凌云志和王晓寒就看到瘫在桌子上的审判仪,确切来说应该是审判仪的碎片。凌云志好奇的把玩着审判仪的碎片,惊呼道:“原来这东西也不过是这么简单的仪器,我还以为是什么特别的东西。”

王晓寒仍然不置可否的站在原地,赵硕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不做声。赵硕接着抛下王晓寒,然后把自己的审判仪从书橱上拿了出来,然后让凌云志看了看。

“哦,我还以为你转去了拯救模式呢?不过你的积分好像比我们的高一些。”,仍然在把玩着被拆掉的审判仪的凌云志在瞄了一眼后仍然不置可否的说着。

这时候工作台上的电子日历显示着今天已经踏入七月二十五日星期一的凌晨一点钟,赵硕的审判仪上面显示的数字是48153。王晓寒这时接腔道:“嗯,四百多万不是个小数目吧?”

几乎是同时间,赵硕和凌云志放下了手上的事情,看着仍然站在一旁的王晓寒。

(第七章——完 待续)

杰夫说:之前乘一百太大了,还有五个月才到年尾,那时候如果还是乘一百那就是天文数字了,要改一改,呵。夜深了,数学马上因为时间变差了,呵。可能是周末的关系,所以还是没有人留言,不过如果你有再看,其实你到现在感觉为何我还是很想知道你的感想,欢迎留言,谢谢。这次篇幅因为要交代的东西比较多的关系开始有点长,接下来希望长度继续维持之前的字数,故事就这么快来到第七章,有点不想让它这么早收尾,呵。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