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帶着希望的一道光回家

說真的,去看民聯候選人演說回家不動容是假的。一方面自然可以解讀為言說技巧高明,其實另一方面也可以看成為什麼我們可以落得如此境界?這些人,說的都是合理之極的東西,比如說民權課題,比如說醫療課題,為什麼獨立了到現在快五十六年這些卻仍然不是我們可以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甚至在前幾夜的深夜,我開個水龍頭要洗個碗碟,水卻無論開多大就是那麼小?馬來西亞人民,可以如此忍受這樣的中央政府,氣度之大舉世難得。(溫馨提示,活動長達四個小時,我沒時間分段,所以這篇文會有好幾頁)

因為每個人差不多都有半小時的時間,所以要真的要仔細記錄下來我會寫到瘋掉(19頁A5紙)。為了我的心智著想,所以文章會從個人的角度出發。一下寫的內容,都是針對他們在演講裡面說的一些很個人的回應就是。另外因為我真的沒什麼去關心,所以一些人名會搞錯就是,若有寫錯歡迎指正。以下就是事先張揚的陣容:

@ Dr Siti Mariah PAS, Dr. Ong Kian Ming n Teresa Kok DAP and a few others. Cya tonight.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Dr. Siti Maria

在這裡為民聯的政治人物劃黨派,對於我這種不打算過多瞭解的選民來說真的有點無謂。畢竟這三黨如果能夠走在一起,除了政治利益不說,之中必然有極大的共通鬥爭目標。是夜演講陣容的多元,也不斷在強調民聯三黨不斷地在異中求同。面對國陣陣營,尤其是馬華打出的恐嚇牌,她的出現顯然經過了一番算計。女性,高學歷女性,高學歷女回教徒,高學歷女回教黨員,高學歷女回教黨政治人物,層層重疊的身份,光是數出來就給了恐嚇選民說回教黨執政女性無法發揮所長的馬華很多記響亮的耳光。

顯然的,恐嚇選民說投民主行動黨便是等於投回教黨一說並沒有影響民聯支持者的信心。一次又一次的詢問怕不怕回教刑事法,換來的是一次比一次響亮的“不”。說真的,同一個問題我前幾天才跟我妹談過。先不說這些條例會不會用在非回教徒身上,回到政治的層面來看,要實行新法務必得修法修憲。目前的現實狀況是,就算回教黨大勝,而民主行動黨已經公然表態說不可能會支持,要在國會得到三分二通過的門檻真的很困難。等到哪天回教黨可以自己攻克全國222個國會選區,那才是要憂慮這個的時候。

果不其然,回教黨真的不是傻的。是,實行回教法(包括刑事法)是最終目標沒錯。但是他們也很瞭解,單憑他們目前的能力完全不能辦到。就算有那個條件,眼下連回教徒可能也搞不清楚回教刑事法實行的利與弊,更是無倉促開始的理由。有時候我會有點混淆,既然馬華反回教刑事法到如此歇斯底里的程度,為什麼前首相當年在峰會單方面宣佈馬來西亞是個回教國又做了什麼?既然默認了馬來西亞是個回教國,那麼一個回教國要實行回教刑事法有什麼好值得去吵的?

馬來西亞最弔詭的政權,而且到現在還在進行中的就是土著特權。關於這個其實我個人看法跟之前說過的一樣,有些事情在訂立的時候是成立合理的,但是人經過多年的實行就會變質。這原本是要來保障土著權益的條例,到了這個時代卻也不見利惠更需要這些特權的原住民。事實上,得利的多半都是與執政政黨有裙帶關係的一些人。套句Dr. Maria說的,利益都歸了這些UMNO-putera、MCA-putera、MIC-putera等等。

是說雖然我對宗教大致上沒什麼感覺,不過對伊斯蘭教的一些教義還是覺得頗值得作為人生的參考的。比如說平等這部份,對於他們這些教徒而言每個人都應該平等對待每個人。要評斷,也只有上蒼才能評斷人類。回到土著特權這部份,其實這政策本身並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我是覺得土著特權要保留是沒問題,但並不代表同時間就得給其他族群有差異的對待。同樣的論調,其實在這一夜不斷的重複,至於是不是中聽,505自有分曉。

回到民聯各黨的相處模式,雖然大家各自有95%的共同點(這是他們宣稱的),但是餘下5%的奮鬥目標卻是天差地遠。三黨的合作建立在共識上,三黨中沒有比較強勢的領袖,但同時間也沒有弱勢的領袖。這或許是好事,也或許不是。好事自然是說一切政策若經過三黨同意,自然推行時遇到的阻力較小。但是壞處卻會在拿捏不當的時候給人一種沒有決策能力的感覺。同時間,她也強調回教黨不會特立獨行,一切決策將會在三黨的共識之下展開。

另外提到的是肛交這部份的刑責檢討,是說回教裡面覺得是罪行的一些行為對非教徒來說可能是有點莫名其妙。比如說婚外情好了,對回教徒而言也是個莫大的罪行。可是目前的狀況是政府對這置之不理,反而試圖加重肛交這罪的刑法。說真的,從過去的經驗來看,一次又一次用這個來攻擊對手玩得不亦樂乎,國陣政府會設法對這加重刑法司馬昭之心完全路人皆知。可是婚外情這部份,不說別人就說某黨魁性愛光碟弄得街知巷聞到最後也不是官運亨通?首先我必須說我對這個事情沒有什麼太大的意見,畢竟這是他家的家務事。老實說,我有點覺得他老人家如此反對刑事法,是不是怕成為第一個給抓去祭旗的人。

說到回教的一些概念,其實回教刑事法只是一個防禦性質的法令。主要的功能,是用來凝聚社會。我對這個不知道是不是應該贊同,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理應開明反回教的國陣,卻一再的推行了許多源自回教的一些東西到體制內。首先,就是回教徒需繳付的zakat、回教金融銀行事務、依據回教法營業的當鋪等等。這一切的一切,其實說起來都有個共同點——錢。如果馬華真的如此反回教,為什麼國陣選擇性推行一些根據回教法營運的機構不發一言?

她也強調說伊斯蘭黨目前鬥爭的方向,並不是立刻實行回教刑事法。目前的鬥爭重點,事實上是放在以利惠全民的角度去詮釋回教法。打擊貪污,以及壟斷的現象是他們目前最大的目標。說到壟斷,我其實想說任何形式的壟斷,無論是好人還是壞人壟斷市場都不是什麼健康的事情。最近某富商在馬來西亞失勢,手上的企業接二連三轉手給了另一個富商。網絡上隨即開始流傳了好多以這人為主角的“傳記”,感覺是有在試圖塑造這人是民族英雄的形象。可是無論背後的動機是什麼,文章一出來得利的卻是這位失勢的富商。其實財務上他損失應該不多,畢竟如果做生意沒預料到風險是很蠢的。不過到了最後,換得了一面閃亮的民族英雄形象,那段壟斷市場的過去就這樣輕易的給遺忘忽略過去了。

話說回來,之前我也說過其實並不樂見因為政見不同社會撕裂的現況。不過在看完了陶傑先生的這篇文章卻豁然開朗。

社會的撕裂?笑話,撕裂就撕裂好了,沒什麼大驚小怪。社會本來就是撕裂的。譬如,說到「貧富縣殊」,貧和富,本來就不是一塊,而是分裂而對立的兩個階層,所以,一聽見「社會撕裂」就大驚小怪的,純屬天真無知。

民主國家一向都撕裂,所以才需要不同的政黨,英國是一個撕裂的國家,只英格蘭,就有以曼徹斯特為工業城市的工黨的英國,與以倫敦和英格蘭南部的保守黨的英國對峙。

以前修心理學老師也說過,正因為大家都不一樣,世界才美麗。可是這並不代表,政策可以加深或創造更多的撕裂。五十多年來,華人一直被認為說是掌握經濟命脈的族群。或許首富榜單上是這樣沒錯,但是實際上中產階級也不少啊。所以民族化的政策,正正是在響亮的口號之下更進一步加深種族間的縫隙。當這些政客高呼一個馬來西亞口號的時候,是不是有想過其實在他們制定的政策下,民眾是不是有這樣的感覺。不如這樣說吧,當一個活在赤貧家庭裡,成績優異的非土著學生,眼睜睜地必須看著家境更好的土族同學拿到獎學金進大學,那他該作何感想?

說到獎學金,這課題纏繞說起來纏繞了華社好多年。諷刺的是,這課題到了現在,獨立了五十多年,仍然可以有本事在每年差不多這個時候掀起話題。頒發獎學金這事情似乎從來沒有什麼準則,就算有,也似乎不是那麼的公開和透明。栽過在這個之下的人,是要如何對下一代提起這樣的經歷。在踏入政壇之前,Dr. Maria就正是在教育界內,也看過了不少這樣的事情。是以,她也提出這個制度需要改革,需要更透明更公開的程序,也需要更務實的篩選準則。

除了之前說的,回教黨也會在民聯執政後推行媒體體系、言論和集會的自由。她也再一次重申,回教黨將會跟民聯其它兩黨風雨同路,一切的決策以民為本。之後司儀(Mr. Wilfred Yeoh麼?)也說了,馬華打出投行動黨一票,就等於投回教黨一票。實際上這句話說的正是沒錯,其實我是沒覺得這有什麼問題就是。說回教黨很落後麼?可是不要忘記馬來西亞最大的臥佛就在回教黨執政的州屬,吉蘭丹也真的沒大家想象的那麼落後。從馬華攻擊回教黨的宣傳政策來看,似乎還真那麼有點狗急跳牆的味道就是。

呼……一個人就寫那麼長了,我完了……接下來第二個候選人請看第二頁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