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帶着希望的一道光回家

寫到這裡,節奏突然快了起來,現在再來看第四位的演講聽後感這樣。

Normiswari Namek

(名字很明顯拼錯,有人幫忙改正麼?)

20130502 004h
他很有趣

說起這人其實大大打破了行動黨這種單一族群的印象,根據他自己的介紹這人是在巫統黨員世家長大的。當提到土權會領袖的時候,他說了個趣事。是說某日這領袖造訪他家,因為他家父跟這領袖頗有淵源就是。言談間這父親就提到說自己兒子成了行動黨員,據說當時候這領袖有反問為什麼這樣。結果父親就說:因為你的關係咯,先生。主講人宣稱當時候這領袖有在抖啦,不知道那是害怕,還是生氣但不好發作。

說起這人其實頗幽默,言談中重點不太多,但很懂得掌握演講的節奏就是。其實會安排他來,我在像是不是行動黨是在想要凸顯自己是個全民政黨的關係。說起來其實這麼多人輪番上台演說,其實說實在大家的講詞都圍繞在幾個關鍵字上。其中一個,就是拒絕民族政治。當然說到民族政治,首當其衝中箭的自然就是巫統跟土權會那種這麼近那麼遠,親密下但又感覺有點疏離這樣。如他所說,說實在我真的有點厭倦報紙上每天都是一堆人為了自己族群得不到利益而吵就是。

是夜各民聯,尤其是行動黨代表們描繪的,都是一個很美好的畫面。可是仔細一想,這些畫面其實說起來並不是什麼我們不該看到的事情。現在這個政治環境看不到這樣美好的畫面,主要是因為現有的機制太久沒有人去撼動。甚至獨立到現在已經五十多年了,族群分而治之的政策仍然盛行不衰。不然的話,你告訴我,重用社會顯達不是應該發生的嗎?為什麼到了現在,卻成了投給民聯的一大原因,重新審視下不覺得很諷刺嗎?經過了12次大選,管理政府引領人民的,真的都是一群飯桶嗎?(某程度來說,顯然是的)

這陣子有在看電視的朋友,大概都會覺得廣告時間從來沒這麼煩過。國陣的精選廣告一個又一個地播,可是卻從來沒什麼機會看到民聯這邊的。馬華大肆在散播回教黨要關掉股票行的廣告熱播的時候,民聯代表卻只有國營電視台給於那區區的十分鐘跟選民傳達自己的政見。這樣是那門的平等瀑光?選舉法令裡候選人需得相等瀑光機會,是不是真的等如虛設。說實在的,我還真的很希望看到若民聯他朝入主布城後,是真的可以在競選期間給各候選人一個平等的瀑光機會。

說到免費高教,其實前陣子Occupy Dataran的學生們已經鬧了一陣子。老實說我個人是相當樂見其成,畢竟如果官員們出個國考察可以花費天文數字,如果一介部長可以覺得在吉隆坡這地方一百五十塊吃頓晚餐也不覺貴的話,如果有那筆閒錢為什麼不投資在培育人才之上?一個國家想要進步,民智始終得先進步。可是對一個政權來說,民智開化的群體也是個很難取悅的社會。三言兩語,隨便投點糖果,是不可能滿足有智慧的人民的。

跟回教黨面對的處境一樣,其實我也相信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人民公正黨這一邊,行動黨,沒有其他兩黨的支持想要贏得這次的選舉可說是天方夜譚。代理副首相其實說得沒錯,民聯各黨都渴望勝利,因為希望可以為腐敗的政府換上新血。可是換個角度國陣又何嘗不是,若不是狗急跳牆,又怎麼會把選舉旗幟掛得滿天滿谷?如果不是逼急了,報紙上怎麼又會天天出現污衊民聯的廣告?如果不是選情告急輸不得,電視上怎麼會出現關閉股票行的廣告?

主講人是馬來人,在馬來西亞這個環境下他自然也是個回教徒。是夜他說了一句話很令人動容,不過說真的政客如果說話不能令人動容,那真的很悲哀。這句話是說回教徒之間,是親屬間的關係,但回教徒跟非教徒的關係,卻是有人性的親屬關係(saudara kemanusiaan)。當時候,他是尾隨楊女士加入行動黨。如果行動當只是個華基政黨,相信她也不會加入。這也表示說,行動黨從一開始就是個全民的政黨,對於憲法裡關於馬來特權的條文也給予尊重就是。

行動黨是不是個全民政黨,從標誌風波就能看出端倪。說實在,當時候事件爆發的時候我整個傻了,然後覺得這一步棋下得有夠蠢的。首先,行動黨馬上就得到了鋪天蓋地的報導。這對於他們長期瀑光不足的窘況,有了瞬間的改善。另外,同時間這也使得其它兩黨也一起得益。再加上這樣,也就給了行動黨一個大打悲情牌的機會。這步棋一錯,接下來滿盤皆落索,收回禁令的時候真的也太遲了。民聯兩黨同時間伸出的援手,正是凸顯了國陣這邊完全看不出的手足之情。

馬來西亞的立國史,可說是創造了還蠻多世界級的記錄。說世界級,不是那種雙峰塔有多高這種級別,而是獨立以來這片土地從來沒有迎接過政權的轉變。也就是說,同一個位子國陣霸佔了超過半個世紀,其實說實在跟獨裁君主沒什麼兩樣。權力老樹盤根的後果,就是腐爛不堪的官場文化。甚至該是站在黨團之上的選委會,一個理應國民委派去監督和舉辦選舉的中立單位,在臨選舉期間還爆出了不少風波(本來想說不褪色墨水的事情,但前幾天有人說這不可以質疑就算了)。希望當天選舉官記得晃一下,其實晃多幾下也沒關係。

上次以一萬三千張的多數票勝利,主講人期待在接下來的選舉楊女士可以再下一城。同時間他也希望民聯可以終於入主布城,為更美好的馬來西亞努力。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