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帶着希望的一道光回家

郭小姐上台的時候有約略估計現場共有三千人,但是演講完畢主持人上台預計的數字卻有差不多六千人。不過算啦,對警察來說這兩百人不成氣候*攤手*。

楊巧雙 – Hannah Yeoh

20130502 008h
朦朧

五年前,她沒有經驗,很年輕,但很乾淨;五年後,她依然年輕,但已經有經驗,卻也仍然乾淨。她是這樣介紹自己的,也就是我這區的州議員候選人——楊巧雙女士。五年可以改變的東西很多,像是她就已經是兩個小孩的媽媽。相對於郭小姐那種囂張的氣焰,我真的比較喜歡她的溫文儒雅。政治人物是要有點傲氣,要有點態度沒錯,但不代表說不可以有謙遜的一面。在她的身上我是看到了態度,也看到了謙遜的那面。再說身段,她的用詞也相對更令人舒服,至少讓人不會覺得是個大人在跟我要選票這樣的感覺。

謙遜的態度,從她表示對自己的連人有希望,但不代表是必然的(她說的是confident,但是言辭感覺卻不是直譯的“自信”)。她已自己跟發展商永遠不合來形容自己,實際上在梳邦再也這片已經快要過度開發的地方卻正正需要這種人。如她所說的,其實用偏向永續發展(pro-sustainable development)來解釋自己行政的方針是更為貼切。不說別的,就說我們家附近的一些商業區高級住宅的開發,市政府附帶的條件就是得為這一區的居民多開個出口解決交通的阻塞這樣。

另外,她也有約略交代昨天我已經寫過的診所風波。然後就提到了國陣領袖最愛的,就是給人民那根手指。隨着這跟手指,延伸出來就是無盡的商機,什麼一個馬來西亞奶粉,一個馬來西亞輪胎,一個馬來西亞診所什麼的。這些東西的共同點,都是劣質。以低價換取劣質產品真的是馬來西亞人要的嗎?剛才我也說了我喜歡她的態度,謙遜但不卑微,對於國陣濫用那根手指推銷劣質產品,她對此的意見就是——Stop selling us CHEAP products, we are not CHEAP Malaysians。

Stop looking at forms, but look at the substance這句話是饒富深意的。八百萬的預算,一個建設政府診所的預算,在那根手指下,變成了一個兩百萬,沒有醫生進駐的一個馬來西亞診所。老實說我明白也瞭解她的不滿,畢竟梳邦再也人無論貴賤,更好的醫療照顧是我們應得的。

接着她也重複了剛才那位馬來黨員說的一些話,說自己參政是為了要破除民族政治,以及與貪污對抗。其實政治人物有必要說到做到,而她是表態了,但是下場卻很讓人不悅。但是為了幫孩子報生要在種族欄目填上馬來西亞族,卻因為系統設計上的侷限不能做到。甚至當疑問拋向地方政府部長時,他說會研究憲法才決定要怎麼執行。可是兩年過去了,另一個小孩也出生了,卻沒有絲毫的改善。甚至,現在報生表格也沒有了種族欄目,系統會自己決定小孩的種族為何。對此她說請務必不要再把這部長選入國會,憲法研究了兩年這不是能力不濟是什麼?不過令人痛心的是,站出來表達態度,也必須要附上落人唇舌的代價。有時候我真的有點不瞭解,一個小孩剛出事為什麼會有人在網絡上寫難堪的文章去羞辱。

馬來西亞說起來也是時候掘棄民族政策了,試想想,她一個代議士是不是可以挑選對象來服務?是不是說有相同的膚色,才能優先服務?實際上是真的不可能的,她也說了無論上門來尋求幫助的是巫統黨員還是行動黨員,該幫的還是要幫的,不能說黨派不同你請早回。人生來本來就是平等的,蚊子咬我會痛,但咬到膚色不同的人也一樣會痛。它才不會管對象是誰,反正目的就只是要吸血。

另外她還提到了一些土地上的糾紛,也就是前朝國陣以超低價格獲得州政府撥出的一些土地。當她去追問的時候,得到的回應實在有讓我聽了不寒而慄。似乎大家都覺得這樣做並無不妥(Everything is not wrong in BN),甚至還有人說這是國陣政府當時體恤民意的關係所以獲得這些土地。實際上這些國陣領袖很多都是極富有的人士,這些土地真的不是什麼他們應得的東西。國陣議員要競選是吧,那就先吧賺來的這些錢回饋給人民再說吧。

接着她也說了郭素沁有說過的她們有多清廉,甚至競選期間也沒有動用過州政府一分一毫。另外助選的團隊也是義務幫忙的,理由是為了下一代無論如何都要過來幫忙這樣。接着她就請了這群人上台接收大家的掌聲這樣。

20130502 009h
加油!

20130502 010h
整個人強馬壯!

20130502 011h
台上都是人

接下來她說的就是前一個晚上也說過的選民人數增加的問題,也提供了一些勸告說希望大家不要輕易放棄手上的一票。這部份的細節就不說了,接下來她說的就是選民們跟更清廉的政府之間,其實就是大家手上那麼寶貴的一票。最後讓我有點有意見的是她搬出了趙明福先生的名號來拉票。我是沒有資格說什麼,畢竟內情我不清楚(其實全馬來西亞人都不知道),不過用到往生者的名號實在感覺有點不敬。對此,我只能假設他們是有交情的就是。

他也說政治領袖能幫的也就那麼多,國家未來的命運,終究還是掌握在一張又一張的選票之上。

她不做實行不了的承諾,所以她許下了會繼續乾淨的誓言。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