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帶着希望的一道光回家

沒想到上一位還是吐了這麼多字,接下來這位就是是夜的神秘嘉賓。

Azruh Aswah

(同樣也是拼錯的感覺,還請各位指正)

20130502 005h
經濟專才

其實他是來分享自己前陣子被吊銷職務的過程,嚴格來說其實也不是主要來為民聯助選的就是。簡單來說就是他在一個學術的金融會議發表了一段演講,裡面的內容有觸及到國陣跟民聯在這次選舉的勝算。可是這段講詞卻似乎挑動了某方面的敏感神經,所以在層層壓力下,他服務的金融機構只能暫時吊銷他的職務。可是過了一陣子後,或許有關方面還在不高興,所以這人身上背負着兩個案子就是。

另外他還有約略提到前陣子馬大發佈的調查,說安華比納吉更受落的那份民調。雖然他是說在學術界的研究不一定要太大量的數據,但是其實這不一定準確就是。若想要確切反映實情,訪問的對象和數量甚至比例其實是還蠻重要的。不過民調只是民調,加上我也相信身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學府,馬大這份報告應該由相當的公信力就是。其實這段故事的重點不是報告的準確度,其實更加是學術界需要更多的自由才能促進學問的發展。

不過弔詭的就是,儘管身上有兩個案子,但是警察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採取任何行動。所以他寄望民聯政府如果執政,可以還學術界一個更不受政治干擾的未來這樣。

郭素沁,Teresa Kok

20130502 007h
是很有自信沒錯,但我不喜歡她的狂傲

這是我第一次出席政治演說活動,自然也是我第一次親身看她演講。其實我必須說,雖然我也認同她說的一些事情,但我不喜歡這個人。政治人物畢竟站出來是個領袖,用字遣詞需得表達自己的修養。可是是夜,不好聽也要說一句,她很粗俗感覺很驕傲(speaking about being ARROGANT, not PRIDE)。當然我沒有說喜歡一個滿口漂亮辭藻的政客,因為說實在這也很噁心。可是要表達自己親民,並不代表用字也要粗俗。另外,是夜她也提到自己不喜歡魏家祥,雖然這是基於公事,但是她粗俗的用詞有點讓人覺得兩人之間是不是有其他的私人恩怨就是。

老實說我很慶幸她不是在我這區上陣。

人民是老闆,這句老話每到選舉期間政客就會拿出來騙人民一次。可是他們是不是這樣想的,有時候看他們遣詞就知道是不是真心這麼想的。郭小姐是這樣喊說自己在這幾天馬不停蹄競選演講見選民沒錯,甚至還自貶說自己每次的行程都像是在應徵議員這份工作。但是,在講到自己上任後用的詞卻是“管理”,管理帳目,管理人民,管理這個管理那個。是說如果人民是老闆,豈有員工“管理”老闆這回事情?所以人民是老闆這種話聽了開心就好,認真你就真的輸了。

安妮威,她一上台,不知道是PA特地調高音量還是什麼的,那高亢的嗓音馬上就震得我耳膜有點不舒服。不過換個角度,想多前幾個,她確實有表現得比較有朝氣。尤其要考慮到的,是她這一整天下來不說,接下來還有幾個行程要趕。雖然不喜歡她的態度,但在這點上還是很欽佩就是。

她上台說的第一件大事情,就是是日下午收到的消息說一群外勞已經殺到了KLIA準備灌票。我是不知道消息的真偽,但是據她說,也據她在回教黨的消息人士說這是真的。是說這群回教黨員還真的相當有耐心就是,據說這群人已經埋伏在機場好幾天,就是在等着群天外來客登陸就是。詳細的細節就不說了,因為已經開過了記者會,我想今天的報章應該會有更詳細的報道就是。不過她說了一句話比較有問題的是,我們好像沒有權利檢查人家身分證,所以倒是排隊遇到外勞好像不能要求先看人家的身分證就是。不過閒聊訪問倒是無妨,所以大家在當日廣結善緣吧。

另外她也有說如果自己的機構有外勞工作,那麼當日就讓他們工作不給他們機會出去投票吧。就算代價是雙倍的薪水,為了國家的未來也值得這樣做。這種話,由我們這種小民來說其實問題不大,可是換成了政治人物來說她真的覺得沒問題麼?如果對方陣營不按照遊戲規則玩遊戲,是不是就等於說給了自己一個不服從的理由呢?國會議員指責是立法,是關懷人民,可是這樣的言論卻沒有達到這樣的效果不是嗎?是,她的粉絲可以說喜歡她的真性情,我是無理取鬧。但是站出來說要領導我們的人,不是應該以更高的道德標準去衡量麼,不然我叫隔壁老王也去選選看好麼?

其實她的講詞真的也沒什麼好值得我再次重述的就是,大部份都是說前朝官員如何飯桶,現任代理大臣當初上任如何轉虧為盈之類的故事。然後也提到說很多地方掛的都是納吉的肖像,確實上陣的國陣候選人到底是誰很多時候都找不到照片。這段我是還蠻同意的就是,除了知道國會議員候選人是誰外,州議員人選是我上網搜了半天才找到是什麼人。

另外老調重彈的就是標誌風波,然後就是媒體永無止境的三兩個月就爆一單不利民聯州政府的新聞。另外提到的也有其他人也說了無數次的民聯會帶來更公平的馬來西亞,沒有族群的政策,也致力於回饋所有的國民。至於三黨之間屢傳不合,她也用了個很傳神的例子來說明。是說小兩口在結婚前也是要談條件的。三黨就算有再多的共同點,還是要坐下來好好商討各自的一些目標,必須找到共識才能更好地“管理”/“統治”國家。還說這跟國陣巫統獨大的感覺,完全就是截然不同這樣(是說同樣的論調同一個晚上迴轉了很多次)。

接下來,就是宣揚回教黨並不是什麼壞東西洪水猛獸的部份。我其實也同意她說的一句話——為什麼回教黨員不能做州務大臣?她還解釋說上屆失勢的尼查實際上多得霹靂人的愛戴,甚至還撥地起獨中什麼的。另外還說道在吉蘭丹當地人是多麼敬仰Nik Aziz云云。是說其實我對誰領導真的沒什麼意見,就算是印度人要去做首相我也沒有問題。畢竟政策如果是公正的話,領導的位子誰坐,什麼膚色真的一點也不重要。就算要計較,不如去計較整個團隊到底民族的分佈是怎樣會更實際就是。畢竟政治如果是一個人玩的遊戲的話,那就是獨裁了不是嗎?

另外也提到的就是國陣陣營抄襲民聯的競選宣言啦,還有跟魏家祥在撥地建校的一些過節這樣。另外也提到的就是,定居在外國的人會集體回來投票的事情。是說原來自獨立以來已經有兩百萬人移民外國,這數字確實還蠻驚人的就是。不過比較叫人感動的,是一個在中國大陸定居的商人贊助了七萬塊錢出來給一群留學生回來投票。也有一群在外國經商的朋友也說若民聯執政會把資金注入馬來西亞。可是,股票行會關閉哦,馬華說的。

之前我也說過了,現在馬來西亞的前景已經暗淡到不能更糟糕的地步,其實競選到現在兩黨感覺都不是太良好就是。一邊民聯賣的是希望,另一邊國陣賣的又是那套穩定牌。之前國陣也指摘說如果民聯上台執政,國家會很快破產。可是照現在納吉政府花錢的態度,似乎感覺若交由他們繼續領導政府的話破產的速度會更快。現在的國債,已經高到一個不能再高的地步,對於資源豐富的馬來西亞來說這真的很荒謬。

最後她呼籲大家在選舉當天幫忙接送人民去投票,有意者可以在車子掛上候選人的海報什麼的。但是從我之前去聽Pemantau的簡報,其實他們也有說有政黨旗幟的東西不能在投票站方圓五十公尺內出現。另外掛着候選人的海報提供接送服務真的妥當嗎?

把騙子們從布城丟出去吧,她就這樣豪邁地結束了是次的演講就是。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