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候選人吃飯去了•記第一次出席候選人對話會

之前也說過了,雖然現在不是Pemantau身份,但是還是會盡量讓自己投下的一票是個informed choice。為了確保自己投下的一票不止是情緒化的結果,所以還是決定盡量去各候選人的政治演說。其實說每個有點心虛,因為我一直都沒有打算把機會給獨立人士(不好意思)。無論如何,話說回來結論就是我會盡量在這個星期出席國陣和民聯兩大陣營候選人的公開言說活動就是。其實昨天州議員有一場因為真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而且看地址似乎不是什麼公開的場合就沒去。

前言•牢騷

說到國陣的兩個候選人就一肚子氣,先說州議員候選人好了。星期天我在看行程的時候(現在已經更新了),看到光是一個星期,就有兩個晚上是吃飯的行程。是說選民想看的,是要知道你老大上任後會怎麼解決民生問題,不是要去吃你家的飯。先不論這是不是誘請選民吃飯,我為什麼要到吃東西的場合聽你說正經的事情?後來今天去查詢發現行程已經有所更新,現在明晚應該會在雙威有個演講。可惜時間我已經預留給了民聯的候選人,所以只好期望星期五或星期六會有多一個演講的行程。

國會議員就更僕街,個人官方網站是有,但是卻形如虛設。要找競選行程,選民還要每天盯緊他個人的社交網站去看當日行程。是說誰會有那個美國時間去每天等是不是跟自己的時間有相衝?最讓我火大的,就是也就剩下那麼多天了,你還把時間浪費在吃飯上面?這樣是要選民們如何指望之後你在國會如何為民請命?現在想要見你們門檻已經這麼多了,那以後如果有事情要找你們那是要多麼耗費時間和精力?光是這個,說起來真的也已經足夠讓人決定票該投給什麼人了不是嗎?

換個方向,來說說民聯的候選人。首先這兩個人的行程一早就已經定了下來(另見),要預留時間也相對更方便。時間表之詳細,連當日是什麼樣的活動也很一目瞭然仔細列出。不過今天出席對話會有個小問題,因為我一直都是以這個為主要的參考,所以今天臨時更改了地點我並不知道。還好後來還是看到政黨有推說今天更改了地址,才結束了我近半小時的盲目摸索。可是總的來說,光是比誠意,民聯候選人已經贏了八條街(最後一條街輸了給沒能及時更新行程表讓我撲了個空)。國陣那邊不清不楚,又永遠不確定的行程表真的叫人無所適從。

民意代表,不是選來吃飯的。

民聯候選人討論會

首先要介紹的,是在要我一票的Subang Jaya的州議員候選人Hannah Yeoh楊巧雙,和Kelana Jaya國會議員候選人Wong Chen黃基全。我抵達的時候其實已經遲了半個小時多,現場更是已經站滿了人。整個露天的羽球場整個擠滿了人,不過也沒有到水泄不通的程度就是。

20130501 002h
人山人海,候選人坐在台上接受提問並提供解答

由於是問答環節的關係,所以現場大家都很冷靜,完全不見印象中的喧譁。大致上大家都很守秩序,都很安靜(剩下一群小屁孩在後面的公園奔奔跳跳)。由於時間緊迫的關係,所以每個人只得發問一個問題。另外要一題的是,是夜也是兩人在這次的競選期最後一次的對談會。

首先我到的時候,黃叔叔已經在講解健康部份的事情。後來楊姐姐就開始解釋政府其實已經撥了一筆預算,打算在梳邦再也弄意見政府診所。可是因為種種原因未能成事,最後這間政府診所就變成了一家一個馬來西亞診所。可是問題就出在兩者之間有個很大的差別,那就是一馬診所是沒有醫生在駐的。

@ : the sad truth about mys healthcare industry - equipments from abroad are supplied to public hospitals with a markup price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 a piece of land in usj 1 has been given by mpsj to the government clinic but mys health minister denies the plot of land.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 : a 1Malaysia clinic is different than a government's clinic; 1Malaysia clinics have no doctors.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再來就是在這無年間,梳邦再也的選民已經激升一萬七千人。情理上大家都期待選委會會增加多幾個投票室,可是實際上發生的卻是相反。現在的狀況就是多達600人必須共用同一個投票室,未免沒辦法投票請大家務必早到。楊姐姐也呼籲年輕的朋友不要看到長長的人龍就放棄投票,畢竟每一張選票對候選人來說都極其重要。至於年長的朋友則受勸帶個摺椅什麼的,畢竟等候的時間可能會很長。另外則是希望大家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若你前面的人暫時去了廁所,請允許他們之後可以回到自己的位子等投票。

其實另外有觸及不褪色墨汁的事情,不過我集結起來放在之後就是。

Cleanest election in the world? Subang jaya has 60k + voters whereas putrajaya has only 15k + voters. Gerrymandering much?

再來就是關於房價過高的事情,在場有個快畢業的大學生正在表達自己對高房價買不起的憂慮。這題黃叔叔回答得相當詳細,由於自己不太清楚一些事情所以略過了一些。不過主要是有在解釋說房價高攀是一個全球的趨勢,然後也有提到是個最佳印鈔的投機工具。他說到最後還是得依賴國家銀行推行相應的政策,以讓外來的投機客少了些甜頭設法遏制炒作。另外他也提到銀行的現況是擁有過多的儲備,然後也不知道該投資什麼東西。於是與其把錢借于工業發展用途(more productive use of fund),他們把錢借給了炒作房價的投機客和發放信用卡。

另外會上也有人提到媒體的自由,有人問一旦民聯政府上任會不會濫用媒體宣傳自己的豐功偉績。然後黃叔叔就解釋對媒體的控制,跟要求媒體必須每年更新執照的出版法令這部份開始講起。他的願景,則是希望可以效法英國的現況,無論是有什麼樣的政治理念,都可以找到一份適合自己的報紙。是說在這裡不得不說,這些年來自己發現要求媒體中立是個很荒謬的要求。畢竟媒體是人辦的,所以無論如何都會有自己在政治上的一個立場。

黃叔叔也補充說,希望在民聯政府成功奪取中央政權後可以解放媒體。自此各家媒體都可以有個公平競爭的機會,也給人民有個選擇的機會。這並不意味一些媒體,如馬來西亞前鋒報會在民聯當選後馬上得關閉,而是希望讓市場定奪這些報紙的生存空間。

@ : PR is not fighting for power but to create a two-parties nation where ppl argue on policies, not below-belt tactics.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 : we should liberalise media; ppl choose the type of media they like to listen, not a media controlled by the gov.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再來就是棕油部份的詢問,不過由於對這個完全不熟,所以記錄有限。不過這部份黃叔叔的回答有部份提到外勞的問題值得一記。是說他也知道外勞在園丘的工作能力到什麼程度,不過外勞人數他還是希望可以在民聯執政後下調至兩百五十萬人左右。為此政府有必要鼓勵相關企業加速推動油棕種植業的科技發展,以減少對人力的依賴。

另外他還說了一段可敬的話,那就是外勞應該受到良好的對待。為此還舉例說自己離鄉背井出外公幹兩三天就已經開始思念家人,外勞也是人更何嘗不是。這些人搞不好典當了所有的一切為的只是來到我們這塊土地上來,是為了賺錢而不是為了犯案。當然這不是說他們都不會犯案,不過這群人有好大一群是被騙或遭遇僱主的欺壓。所以他呼籲大家應更好的對待這些人,而且若民聯政府成立的話會開設特別部門來處理外勞的問題。畢竟這群外勞的遭遇,與馬來西亞和印尼的關係息息相關。

楊姐姐則另外提出了一個讓我有點震驚的事情,就是說原來雙威鎮是個人口買賣的中心。

@ : we should create a special bureau where foreigners can complaint about mistreatments by employers.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 : by creating a special bureau, we took a moral high ground& prevent foreigners from becoming desperate &get involved in crimes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接下來的,就是說到生活費日漸高昂的問題。對此黃叔叔提到說就算民聯政府可以上台執政,但人民也不能指望第二天就會有所改變。今年的財政預算早就已經過了,所以無論如何經濟上的政策也要到明年才能開始見效。一經上任其實當務之急,就是設法改善人民的一些權利,比如說剛才也提到的媒體自主權。至於經濟,國內目前的主要經濟動脈都掌握在了新糖枉賽莫達手上,所以要改善人民的生活務必需要與之對談。

另外黃叔叔也提到說油價下降是可行的,不過這也意味着國油公司雖然還會有盈利但就不會那麼多就是。另外也提到說一些公共交通的規劃,將會把權力從中央下放給各州政府或市政府承擔,畢竟只有市政府才能更準確掌握各區的交通狀況。他也舉例說美國紐約市也是自己有自己的公共交通規劃。另外也有提到一些輕快鐵規劃的問題,和巴士公司的津貼問題,不過是來不及抄下就是。

@ : public transport should be de-centralized - handled by local council, not federal gov.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關於地方政府選舉的事情。對此黃叔叔表示這需要中央政府政策的配合,方能推行。事實上要推行地方選舉是個很耗費資金的事情,是以他打趣說公正黨是因為資金短缺暫時沒有把這個列為當務之急,但是相對資金比較充裕的行動黨就顯得對此比較熱心。不過楊姐姐也很正經地補充說希望在接下來若掌權可以效法檳城迫使選委會推行就是。另外,她也有解釋自上次大選後,市政府議會的結構也跟着有所改變。24名的市議員,從本來全部都是政客,到目前30%為個非政府組織的代表這樣。她也希望在日後恢復地方政府選舉後,可以不再為溝渠堵塞問題,甚至樹木的問題感到煩惱(畢竟這不是州議員的工作)。

@ : we want to push selangor to be like Penang - to have local elections but SPR is reluctant to organise it.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然後就是隱私保護法令的部份,提問者整個問出了我的心聲。是說這陣子很多人都透過不同的管道收到無論是民聯或是國陣的信件,甚至短訊。另外,她也提出民聯政府是不是可以在上任後可以公開說網絡上是不是有在進行什麼監視的活動。恰好我在寫文章的當兒有人跳出來舉報說一些網絡服務供應商已經開始審查網絡資料,然後有些站點現在是遭阻止點閱這樣。

對此黃叔叔的回答其實也很長,我忙着聽但忘了記下來。不過她也有提到說若上任會檢討現有的資訊保護法令,讓一些敏感的機密檔案在20年內開放給大眾翻閱這樣。另外他也在現場做了個簡單的調查問說與會者有多少人收到雙方陣營的短信。從數量上看來,很明顯的是雖然各有“受害人”,但是國陣顯然有更多的預算就是。另外他也提到了一個現實狀況,也就是這些審查的機制,甚至是審視的舉動雖然表面上是為了國家的安全,但實際上也有控制資訊的流量這個意圖。畢竟掌握資訊,就是掌握權力。

最後的最後,其實現場很多人有再問不褪色墨汁的事情。楊姐姐有說了要小心注意的是這墨汁不是拿來畫選票用的,所以要小心不要沾到選票。另外也有人問說可不可以塗好了戴個透明的手套上去以免弄髒選票,幽默的黃叔叔則反建議使用塑膠袋比較省錢。不過總的來說,就如楊姐姐講的,說實在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就是。

另外與會者也透過問題在質疑選委會的一些決定,比如說為什麼不能在投票後才塗墨汁之類的。對此黃叔叔和楊姐姐皆表示無奈,畢竟選委會是個獨立的團體決定不應受外界影響。不過黃叔叔倒是分享了個有趣的小事情,就是說他招到了足夠的監票員。但是為了登記這500個監票員,卻使得他必須來回選委會10次。在這忙碌的競選期,為了能更多的接觸選民他已經疲於奔命了,但是選委會還要提出一次只能領取50張登記表格的刁鑽要求。

@ : one of the nonsense done by SPR - Paca names can only be submitted 50 at a time. We have 500, so we have to give 10 times?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最後的最後,也就是這個阿伯浪費了最後一個問題的時間。

20130501 004h
可惜我站太遠真的拍不到他本人,連熒幕上也拍不清楚。

是說這高齡七十多歲阿伯主要是感謝楊姐姐在這五年來的付出,說到最後激動處號召全場站起來拍手。接下來大家就一呼百應站起來感謝她這五年為這地區的付出,以掌聲肯定她在這五年交出來的成績單這樣。

Standing ovation for @'s effort for the last five years! http://t.co/jdIDEIlrME
@DAPsubangjaya
DAPSubangJaya

後記

好吧,老實說這兩個人給我的印象真的還不錯。其實這不是我第一次出席類似的對談會,上一次是在楊姐姐中選後服務一段期間過來我們社區開了個Town Hall Meeting。其實在當時,已經領教過了這人對政策上相對務實的態度。另一位相對陌生的黃叔叔,在這次第一次看到他在大眾面前說話是有感覺到他的誠懇就是。嗯,對着兩個人的評價,關鍵字就是誠懇。該做的,可以做的,他們都允諾會做。至於做不得,不能做的,除了不開空頭支票外,也有在解釋為什麼不可行。甚至在這整段的會談,也沒有出現敷衍的態度,從頭到尾每個問題都做了詳盡的解釋就是。

接下來今天晚上,在離我家只有幾步之遙的地方會有他們的演講大會,若無意外我應該會出席去感受。至於馬華那兩位候選人,其實州議員候選人明天有演說,但是因為他們的行程定得太遲,所以我早就把時間挪給了民聯候選人。希望在星期五和星期六剩下的兩天他們可以爭氣點不要再揪人吃飯了。不然的話,我大概只能上網看他們說什麼了就是。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